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的最爱——杜塞尔多夫

中国手机巨头VIVO和小米既OPPO落户杜塞尔多夫后也分别计划在北威州首府设立欧洲总部。

德国北海风电场花落中国三峡集团

中国三峡集团将收购黑石集团所持有的WindMW GmbH公司80%的股权。美国投资巨头之前通过其子公司Blackstone Energy Partners以及私募基金控股Meerwind海上风力发电场。本周一,中德两国总理李克强、默克尔共同见证了该项合作协议的签署。截至目前,合同细 节尚未披露,但据路透社消息,专家预计交易金额将达16亿欧元。

戴姆勒参股Momenta

戴姆勒股份公司对中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Momenta进行创业投资。德国汽车商戴姆勒作为跟投方为中国专业的汽车软件在B轮融资中投资超过4600万美元。戴姆勒希望通过此次行动进一步增强在中国汽车市场上的未来自动驾车领域它的地位。这个话题也被中国政府在战略发展计划“中国制造 2025“下进行推广。具体交易详情,暂未披露。
WE Solutions übernimmt Ideenion

力世纪有限公司收购Ideenion德国汽车零部件设计开发公司

力世纪有限公司收购Ideenion德国汽车零部件设计开发公司。这家注册于开曼群岛的公司实际上是一家中国公司,并于2017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Evergrande

Evergrande: Immobilienkonzern vor dem Kollaps

Der Immobilienriese Evergrande steht in China kurz vor dem Aus. Der Aktienkurs des Unternehmens brach erneut über zehn Prozent ein. So haben mehrere Ratingagenturen die...

MAX Automation 持有易森多数股份

MAX Automation股份公司在一项资产交易中获得上海易森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多数股权。杜塞尔多夫的MAX集团第一步首先确保取得易森的51% 股权。之后通过协商,在接下来几年将会收购剩余份额。之后,易森将会首先被引入在一个新的公司进行商业运营。易森创立人和总裁Roger Lee 将会暂时持有49% 的股份。交易金额约为几千万欧元。此次交易将会于2017年第四季度完成。
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

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

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以下简称“《出口管制法》”)于2020年12月1日生效。该法已于2020年10月17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通过。《出口管制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针对出口管制出台的全面法律规则——对中国的出口贸易具有重大影响。 截至目前,中国已对“两用”(如密码技术或人工智能领域产品)或“核”领域的各类物项及诸如生物或化学物项的出口管制,以及对有关物项清单均有所规定。新《出口管制法》现将出口管制并入一部法律,同时极大地拓展了其范围,并强化了管制与实施机关的地位。建议与中国有联系的企业,深入考察自身作为中国出口管制物项的出口商、进口商或最终用户可能会受到的影响,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作出必要调整。 涵盖的出口业务 该法不仅规定了从中国境内出口相关物项,其还包括向外国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供应这些物项,以及这些物项的过境、转运和再出口。同时,只有在出口商事先获得相应出口许可的情况下,出口管制物项的出口业务才被允许进行。作为出口许可申请的一部分,出口商等有义务提交关于受管制物项的预期最终用途和最终用户的文件。 出口管制物项 出口管制物项首先是指所有属于《出口管制法》第2条所列类别之一的物项(包括技术资料和其他数据)。除军事、核和“两用物项”(既用于民事,又用于军事)等外,还包括所有“与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相关”的货物、技术和服务。 “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这两个不确定的法律概念给了主管机关很大的裁量权。由于《出口管制法》本身未就所提及的物项清单作出(除一般定义以外)进一步的具体规定,如果公司想在具体的出口交易中评估是否遵守了《出口管制法》的规定,遇到的情况则更加复杂。特别是,该法并未对参见的出口管制物项目录作出具体规定。 相反,《出口管制法》第4条笼统地提及出口管制物项清单和目录。对于《出口管制法》生效后特定物项的出口管制规定(如针对两用物项)是否会继续适用,以及《出口管制法》和现有的特定物项出口管制清单是否重合的问题,只有主管机关的应用实践和公布的实施细则才能予以明确。但是,或许可以认为,至少在过渡时期,此前针对个别出口管制物项目录的特别规定仍会继续适用,而这将进一步增加中国出口管制制度的复杂性。 根据《出口管制法》第12条,除《出口管制法》第2条界定的普遍受出口管制的物项外,根据《出口管制法》第9条的规定仅受临时出口管制的物项(不超过两年)也需获得出口许可(例如为实施针对特定国家的禁运)。更让公司头痛的是《出口管制法》第12条的额外规定,根据该条,出口商知道或应当知道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或国家利益的物项,也应当视为出口管制物项。因此,即使公司在出口交易中因疏忽而未认识到安全风险或对中国利益的潜在损害,也将面临被制裁的风险。  域外效力 新《出口管制法》的核心要素是其域外效力范围。对此很多人认为,中国希望在出口管制领域也能与美国比肩。违反出口许可规定、改变出口管制物项最终用途或未经主管机关同意向第三方转售的最终用户(和间接进口商),将被列入“管控名单”。如果最终用户和进口商一般性地“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或国家利益”,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出口商和出口代理商因而不得与列入这份“管控名单”的进口商和最终用户交易。只有在存在正当理由的个别情况下,才能受到豁免。 此外,《出口管制法》第44条还包含一条其范围至今尚难以评估的域外效力条款。根据该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任何组织或个人,违反《出口管制法》的规定,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妨碍履行与个别武器制度相关的防扩散义务及其他国际义务的,将承担法律责任,但该等责任尚未明确。 管制权限与制裁 《出口管制法》赋予主管机关广泛的管制和调查权限,以发现、制止和制裁(潜在的)违反出口管制行为。其措施包括营业场所检查和对涉事公司雇员进行询问,对有关商业文件进行检查和复印,以及扣押出口货物。 一旦发现违法行为,涉事的出口交易企业将面临重罚,罚款金额可高达出口营业额的十倍。此外,涉事的出口企业今后将被普遍禁止从事出口贸易。最后,如果出口企业与此前因违反《出口管制法》而被列入“管控名单”的最终用户和进口商进行出口交易,则其将面临重罚。借此,中国任何类型产品的最终用户和进口商将被事实上切断。 对实践的影响 新《出口管制法》扩大了中国的出口管制,并通过“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这类模糊的法律概念赋予主管机关在适用法律时以广泛的裁量权。这给出口商、进口商及最终用户引发了相当程度的法的不确定性。他们都面临着潜在的严重制裁。希望《出口管制法》能够在主管机关的实践及由此公布的更详细的实施细则中得以清晰化。在此之前,建议公司最好考虑《出口管制法》对其与中国有关的进出口交易的潜在影响,并相应调整其合规措施。

大自然家居收购德国橱柜品牌威尔曼

大自然家居收购了德国知名橱柜制造商Alno 集团旗下的高端橱柜品牌威尔曼。作为Alno 集团破产程序的一部分,威尔曼的员工于去年10月份离职,随后出售其固定资产。目前,双方均未对威尔曼品牌收购价和其他交易细节作出表态。这两家公司其实已经合作多年。2015年以来,大自然家居还持有Alno的少数股权。自佛山家装领域专家大自然家居收购威尔曼之后,短短几个月之内,另一家德国橱柜品牌被一位中国的战略投资者收购。

海航增持瑞士免税零售商股份

五月初,海航集团将其在瑞士免税巨头Dufry公司的股份增持至20.92%,成为第一大股东。根据此前Dufry公司4月26日的公告,海航已对其16.79%的股份实施收购。而继海航增持后,瑞士奢侈品巨头Richemont也宣布收购 Dufry 公司 5%的股权。

华住收购德国最大酒店集团Deutsche Hospitality

来自上海的酒店集团华住宣布,通过其新加披旗下全资子公司China Loding Singapore 收购德意志酒店集团(Deutsche Hospotality)的全部股权。

博格纳感受到了中国的魅力?

家族企业Willy Bogner(威利·博格纳)不久就将出售公司。中国的私募基金公司复星国际(Fosun)对此表现出最大兴趣。商业新闻报道称,投资者Bernd Beetz也可能是一位潜在的买家。这两个投资者都会和为博格纳提供出售咨询的投资银行Goldman Sachs (高盛)进行最后的谈判。

海航将奥地利资产管理公司收入囊中

在海航集团近期以资产管理公司C-Quadrat为媒介参股德意志银行后,近日,C-Quadrat自己也成为了这家来自海南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的标的公司。跟据C-Quadrat的公告,海航将通过伦敦Cubic公司收购C-Quadrat大股东的股权,此举将间接获得其98%的股份。海航也在考虑,随后对持有C-Quadrat公司剩余1.54%股份的少数股东启动强制排除程序。C-Quadrat日前市值约合2.6亿欧元。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