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没有人信任我们”

上工申贝公司于 2005 年对 Dürkopp Adler 公司的收购是在德国与中国战略投资者最早的第一并购之一。今年,上工申贝收购了另外两家德国公司 Pfaff 和 KSLFR。上工申贝首席执行官张敏解释了隆重德国情节的原因。

大自然家居收购德国橱柜品牌威尔曼

大自然家居收购了德国知名橱柜制造商Alno 集团旗下的高端橱柜品牌威尔曼。作为Alno 集团破产程序的一部分,威尔曼的员工于去年10月份离职,随后出售其固定资产。目前,双方均未对威尔曼品牌收购价和其他交易细节作出表态。这两家公司其实已经合作多年。2015年以来,大自然家居还持有Alno的少数股权。自佛山家装领域专家大自然家居收购威尔曼之后,短短几个月之内,另一家德国橱柜品牌被一位中国的战略投资者收购。

均胜电子收购TechniSat公司汽车电子业务

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和其子公司普瑞控股有限公司各收购了TechniSat Digital 有限公司汽车电子业务TechniSat Automotive50%的股份。收购协议签订于2016年1月29日。算上本次收购,这家来自中国东南部省份浙江的私企已经先后五次在德国进行并购活动。在均胜集团内部,本次目标企业将除普瑞公司以外作为新的Preh TechniSat Car Connect有限公司被纳入到均胜汽车电子业务旗下。最终交割完成还在等待有关部门的审核和批准。对于并购价格和其它相关细节,买卖双方保持一致均不对外公开。
格拉默第一季度在亚太地区表现强劲

格拉默第一季度在亚太地区表现强劲

格拉默这一年在亚太区域的销售额几乎翻了一番。同时,该公司宣布与一汽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并在中国设立新的格拉默总部。 据格拉默股份公司(Grammer AG)今日宣布,其2021年第一季度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84.9%。然而,和中国创纪录的GDP增长一个道理,该数值主要是由新冠疫情和疫情所导致的2020年年初的经济滑坡所造成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它地区并没有得益于这一低值的初始值。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至少保持了4.8%的增长,但美洲地区的销售额甚至下降了5.2%。这说明,格拉默产品再次对亚太地区的原始设备制造商有吸引力了。相反,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以及美洲似乎仍在遭受疫情的影响。 “在新的一年,我们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并能够继续维持在2020年下半年就已经展现出的积极趋势。我们的同比增长得归功于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良好发展,且尤其要归功于在中国的巨大增长。” 格拉默首席执行官Thorsten Seehars对最新数据如此点评道。 格拉默加强在华业务 尽管就销售额而言,亚太地区仍然是格拉默报表中最小的地区,但其重要性正在稳步增长。正如这家总部位于巴伐利亚州乌森索伦的公司今天所宣布的,它将进一步扩大其在中国市场的业务。为此,格拉默在中国与一汽集团成立了又一家合资企业。这家格拉默持有60%股份的公司将为一汽解放生产卡车座椅。 此外,格拉默还宣布在中国设立一个新总部。总部将设在安徽省会合肥。该总部旨在维护与现有客户以及潜在客户的交流,特别是在电动汽车领域。理想的合作伙伴自然应该有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除了在中国的第三家电动汽车工厂外,这家大众的合资企业正在安徽建设自己的研发中心。大众和一汽还为格拉默提供了与奥迪在中国合作的机会。毕竟,奥迪和一汽的合资企业将从2024年开始为中国市场生产电动汽车。

哈工智能收购德国家族集团NIMAK

江苏哈工智能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HGZN)收购德国家族企业Nimak, 对价8800万欧元。Nimak集团由Nimak GmbH, Nimak KG及Nickel GmbH组成,分别在德国,美国及墨西哥设立分部。此次该集团包含子公司在内100%的股份和权益被哈工智能收购,其中合资企业Nimak China 持股60%。但本次交易仍需要有关部门批准,预计2019年5月完成收购。本次收购协议提供了位置保障的同时,Nimak GmbH 总经理 Niels Hammer带领的管理团队将继续留任,现任董事长 Paul Nickel 在公司收购后担任顾问。

库卡业务迅猛增长

在被美的收购之后,库卡宣布2016年订单量达到新高峰。据库卡统计,34亿欧元价值的订单量超出去年约21%。汽车行业需求量最高,新订单量增长达30%。紧接其后的是工业(19%)和服务业(14%)。机器人业务部门的订单量增加了22%,达10.89亿欧元,迈入了十亿欧元俱乐部。两年前收购的瑞仕格更是增长了35%的订单量,合计7.43亿欧元。总销售额达到29亿欧元,与15年持平,息税前利润(EBIT)则有所下降。

浩物机电汽车贸易公司入股Feuer Powertrain

隶属于天津物产集团的浩物机电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物股份”)持有Feuer Powertrain GmbH & Co. KG(以下简称 “ Feuer Powertrain ” )百分之五十股权。诺德豪森(德国图林根州)汽车供应商的报道里声称,通过此次交易双方将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形成一个新的全球领先曲轴制造商。天津浩物与Feuer Powertrain同意下一步在中国设立一家合资公司,此次协议不排除中方增股的可能性,目前双方暂未披露双方交易细节。

德国境外收购: 中方企业间的交易

香港投资公司REFD收购了来自波鸿的一家水处理公司EKOF Mining & Water Solution (以下简称EKOF) 100%的股份。卖家是德国公司KHD Humboldt Wedag International (以下简称KHD),同时KHD也是一家中国国企的子公司。REFD是由一个中国家族建立的投资公司,迄今为止该家族在收购交易中未曾公开透露姓名。此次收购这家来自化学领域的中型企业也是其在德国完成的第一笔并购交易。
Zwang zur Zweigstellengründung in China?

中国强制设立分支机构?

几乎所有在中国大陆的企业都雇佣了外勤人员。对于需要大量实地工作人员的经营模式,正式注册的销售或服务分支机构的投资及维护成本也随之增加。企业需要通过这些分支机构才能在外省雇佣当地的工作人员。因此企业一般都会尽量降低这笔费用,或者让员工在家办公。然而,2021年8月24日出台的一项新法规要求企业原则上都要设立一个分支机构。 原则上,所有在中国的企业都需要营业执照,这样才能在中国各地从事其注册经营范围内的经营活动。然而,企业只被允许在其正式注册的企业地址开展业务。 如果企业在中国只有一个注册地址,那么无论经营活动是否应该或必须在外地进行,包括外勤员工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必须在该注册地工作。员工禁止在注册地以外的地方从事永久性或长期性的经营活动。因此,以租用办公室或在其它地区、城市或省份部署销售人员为形式的“销售或服务分支机构”在法律上是不可行的,无论员工在自己的办公室、租用的商业场所还是在家办公。 原则上在中国必须设立分支机构 自2020年年底以来,中国当局一直在对那些长期在外省未注册分支机构却雇用员工的企业加强管理。然而,中国目前还没有强制设立分支机构相关的明确统一的准则。因此,目前仍不清楚当局如何评判哪些属于正式注册地以外被禁止的永久性经营活动。这因省而异,且在很大程度上视个别情况而定。 例如,一家企业的服务人员在外省客户处安装一条生产线——即使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还是可能得到允许。而一家企业的员工在另一个城市或省份经营的服务型工作室可能从第一天起就是“非法”的。这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提供的服务明显是无限期的。 地方当局之前往往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就形成了这种习俗:企业让员工在家办公或租用办公室,从而让员工在当地工作。然而,这些公司并没有为这些员工在当地设立自己的销售或服务办事处。 收紧的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市场主体登记管理条例》于2021年8月24日公布。该条例将于2022年3月1日生效,它规范了市场主体注册分支机构的义务。 注册分支机构的义务取决于该分支机构是否进行“经营行为”。然而,生效的法律法规并不包含这一术语的法律定义。若参照201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其对“经营者”的定义,则“经营活动”包括所有“以营利为目的商品生产、经营或者提供服务的活动”。 此外,当局在实际中还考虑到分支机构是否进行与企业业务相关的“副业”。这包括广告、促销活动、以销售为目的的商品存储或展示,或为签署合同而向分支机构提供场所等。如果既借助“经营者”这一概念来理解“经营行为”这一概念,又参考当局对“副业”一词的解释,那么涉及到的范围将十分宽泛,从而登记分支机构的义务也十分普遍。尽管在本文发表时,法规尚未在国家层面生效,但一些省份的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实施该法规。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感受到了立法和政府做法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企业被当局要求登记其经营活动。 由于在规定时间内建立分支机构的期限往往太短,当局的要求往往导致企业不得不暂时停止在分支机构所在地的业务活动。今后可以预见,政府将在全国范围内采取更严厉的立场,如发现未登记的“销售或服务分支机构",也将作出处罚。 当局有权对违反规定的公司处以最高50万元人民币(约67,000欧元)的罚款。此外,当局可以责令关闭未注册的销售和服务办事处,并没收其“违法”所得利润——如办事处的销售收入。为此,当局可以不经通知就进入办公室,复制文件并带走。而同时需要考虑到的是:违规行为也会在社会信用体系对企业产生负面影响。 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的替代方案? 因此,如果一个公司决定在中国投资,它应该从一开始就在其(财务)规划中考虑到设立分支机构是在全国进行经营行为的前提。虽然这不像成立一个独立公司那样昂贵,但确实会造成额外的费用。企业尤其该仔细考量,如何能通过最少的分支机构覆盖到中国最多的地方,或者与企业相关的部分。此时还应该注意的是,不同省份之间往往存在着巨大的文化差异。 企业还应确认是否可以将业务直接分包给当地的服务商,或者服务和销售人员是否可以作为个体户,从而避免设立分支机构的义务。 人力资源服务商或“伙伴”公司往往会因此提出为企业雇用员工。 但要注意的是:这不仅会在公司法上产生问题,而且会在税法和社会保险法上带来麻烦。 总结 对于投资者来说,文中所述的局势进展意味着,如果企业业务有大量外勤经营行为的需求,公司未来应该考虑到设立分支机构的必要性,并在财务规划中考虑进建设和组织成本。但与此同时,也应研究委托当地服务供应商或雇用服务和销售人员作为个体户的可能性。

星宇股份并购海外破产重组公司

星宇股份在8月27日发表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星宇车灯(香港)有限公司将出资460万欧元收购奥地利I&T 公司70%股权。

山东如意收购SMCP多数股权

山东如意集团拟收购法国时装集团SMCP。这家山东企业将为此次收购支付给私募股权投资公司KKR 13亿欧元。这就意味着旗下拥有Sandro, Maje和Claude Pierlot品牌的 SMCP原本计划,于四月首次公开募股,将要泡汤。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透露报道了这则消息。

Mumm kompakt – Wie endet Chinas politischer Drahtseilakt?

In China sorgt die ungewisse Abwicklung des insolventen Immobilienentwicklers Evergrande weiter für Verunsicherung. Die Andeutung, mit ausländischen Gläubigern in Verhandlungen um Umschuldungen zu ge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