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发展

德国Serafin企业集团收购工业纤维专家、福益工业用丝公司,这意味着该集团紧随着其重要的西方客户进入了中国市场。同时,此次入境交易对该集团的继续发展来说具有导向性意义。 承担责任,着眼长远:对于慕尼黑Serafin企业集团的总经理和创始人之一Philipp Haindl来说,这是企业传统的价值观。回顾家族企业Haindl在奥格斯堡超过150年的传统和理念,所经营的造纸厂到21世纪初在经济历史写下了灿烂的篇章。时至今日,Philipp Haindl仍认为必须沿袭这一传统。他与合伙人一起成立Serafin企业集团,在德语地区国家(德国、奥地利和瑞士)投资各种行业的中型企业。为支持其参股的企业实现继续发展的目标,集团通过策略性收购巩固旗下公司的市场地位,并将目标投向了欧洲以外的市场。最近一笔交易在四月份刚结束,集团对位于海宁的福益工业用丝公司进行了收购。“该公司专门制造工业纤维,让我们在‘技术纺织品’领域得到了重要的巩固。通过此次收购,我们能够作为市场领导者,在中国为我们在当地的西方客户供货,同时以集团的形式继续发展”,Haindl先生说道。
Zwang zur Zweigstellengründung in China?

Zwang zur Zweigstellengründung in China?

Dieser Artikel ist die aktualisierte Version des Artikels "Zwang zur Zweigstellengründung" aus März 2021. Fast alle Unternehmen im Flächenland China beschäftigen Mitarbeiter im Außendienst. Im...
新冠疫情之后中国公司的财务结构调整

新冠疫情之后中国公司的财务结构调整

政策支持 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中国首先在政策法规方面推行了优惠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举措包括对依据中国法律在中国成立的公司(部分)减免作为雇主应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目前这种减免优惠政策可以持续到2020年底。对依法缴纳相关费用的公司来说,该政策的意义比那些没有完整缴纳或根本不缴纳社会保险(雇主部分)的公司要明显得多 – 后两者在中国的本土企业中更为普遍。同时,中国政府还允许利润率低的公司延期缴纳企业所得税,这一政策为企业进行调整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但它对于存在亏损情况的公司而言没有帮助。而其他政策法规对很多德国公司而言并不适用 – 例如对提供公共交通运输服务或者生活服务所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 短时工作? 财务规划的另一个重点领域是短时工作。尽管中国劳动法不承认这种就业形式,但它仍不失为一种降低成本的方法。因为中国的劳动合同通常是有固定期限的。到截止日期之后,协议双方可以不再续签合同 – 但是需要支付赔偿金。对此需要了解的是:在中国,劳动合同只能以有固定期限的方式延期一次。第一次延期期满后,再次续签的合同可被视为无限期的劳动合同。但是,如果考虑到中国员工的频繁流动以及由此导致的较短工作年限,只要您对员工的就业时间有大概的了解,肯定还可以找到相应的调整方案。其实,中国员工也经常会对兼职工作感兴趣。不过这种就业方式在中国仍然比较少见。因此,许多中国的企业负责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可能性,甚至出于约定俗成的全职工作传统,拒绝这些可能性。因此,可以通过如下方法来应对目前业务逐渐下滑的情况:坚持通过执行工作时间表和周计划进行工作量评估,并通过母公司的友好提示,督促中国的企业负责人认识到兼职这一就业方式的潜力。 改进控制体系 财务控制和财务报告体系也使得母公司有机会对其中国子公司的发展产生积极影响。重要的是需要建立每月报告的制度 – 其中不仅包括资产损益表的德语或英语翻译,还包括关于业务进展、员工发展以及应收款项管理的全面信息;在此基础之上,可以和中国当地的管理层定期进行详细的讨论,从中发现经营潜力,查找节约成本的机会。而根据我们的经验,特别是在中型企业中,中国当地的管理层经常会抵抗这种透明度,因为这种透明度在中国的企业文化中甚为少见。 但是,如果想优化本地业务,就必须着重要求这种透明度。 结论 根据我们的经验,大多数投资失败并不是由于中国市场的机遇问题或者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而是由于企业结构不完善、公司运作不透明,当地管理层的能力欠缺或者缺乏管理概念所致(大部分则是二者皆具)。通过推行一系列应对措施,很多在华子公司都可以被引导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对在新冠疫情之前或者受新冠疫情的影响而仅略有亏损的企业而言

海航入股德意志银行

海航集团入股德意志银行。这家中国财团获得了德国最大金融机构3.04%的股权,位列投资巨头贝莱德集团和卡塔尔皇室成员控制的两家主权财富基金之后,成为德意志银行的第四大股东。相关人员并没有透露具体价格。在2月17日宣布当天,以德国证券交易当时的股价计算,海航所持有的股权价格为7.63亿欧元。业内专家认为买价为7.5亿欧元左右。

C&A或将被中国投资商收购

为Brenninkmeijer家族所有的德国服装连锁品牌C&A看来正在与中国投资商谈判出售。据明镜周刊援引内部人士消息的报道, 这笔交易即将完成。Brenninkmeijer家族通过名下Cofra控股公司对C&A 进行控股管理。然而,这个位于瑞士的总公司在其一份声明中,并未就相关报道进行证实或者否认。

海尔再次确认D股市场IPO计划

早在四月,中国家电生产商青岛海尔就宣布将在德国D股市场发行上市,现在海尔将履行这一计划,在IPO中发售4亿新股票。由此,海尔将成为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高级标准市场(Prime Standard)之一的中欧国际交易所D股市场首个上市的企业。

“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

Palfinger 公司由 Palfinger 家族控股,是一家上市公司。几年来,Palfinger 公司与中国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集团的起重机事业部开展了富有成果的合作。两家合资企业共同开展业务活动。现在,两位合作伙伴向前更进一步,开拓了交叉持股的合作模式。这一切的背后蕴含着怎样的商业合理性?这一合作模式是否适用于其它德语国家的企业?财务总监 Christoph Kaml(克里斯多夫·卡梅隆)在《企业家》的访谈中给出了答案。
KUKA

KUKA erwartet positives Geschäftsjahr 2021 und definiert gemeinsam mit Midea langfristigen Wachstumsplan außerhalb der...

KUKA und sein Mehrheitseigentümer Midea Group haben einen gemeinsamen Wachstumsplan definiert. So legen beide Unternehmen den Grundstein für eine Führungsrolle in der globalen roboterbasierten...

库卡业务迅猛增长

在被美的收购之后,库卡宣布2016年订单量达到新高峰。据库卡统计,34亿欧元价值的订单量超出去年约21%。汽车行业需求量最高,新订单量增长达30%。紧接其后的是工业(19%)和服务业(14%)。机器人业务部门的订单量增加了22%,达10.89亿欧元,迈入了十亿欧元俱乐部。两年前收购的瑞仕格更是增长了35%的订单量,合计7.43亿欧元。总销售额达到29亿欧元,与15年持平,息税前利润(EBIT)则有所下降。

布鲁塞尔为中国化工开绿灯

欧盟委员会保护竞争总司日前批准了中国化工对克劳斯玛菲的收购。布鲁塞尔方面于周四声称,他们并不担心,这次有计划的合并将使新公司获得过大地市场力量。这宗交易于今年1月份被公布:中国化工、私募股权公司汉德资本以及主权财富基金国新国际组成的投资财团从加拿大私募公司Onex手中收购这家德国的特种机械制造企业。这笔收购以9.25亿欧元成交,同时也创下了中国企业在德最高投资记录。

吉利入股德国空中出租车公司Volocopter

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成为德国巴符州初创公司Volocopter新一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德国空中出租车开发制造商Volocopter完成约5000万欧元C轮融资。由此,这家位于巴登-符腾堡州布鲁赫萨尔(Bruchsaal)的公司共获得了8500万欧元资金。

继峰增持格拉默股份

宁波继峰近期增持汽车零配件生产商格拉默股份至15.7%。在5月24日格拉默股东大会前夕,有消息公开道,中国浙江省的继峰前期认购的强制性可转换债券已转换为普通股,加上新购入的股份,继峰进一步扩大了对格拉默的持股。如此一来,继峰既强化了与安贝格汽车座椅生产商格拉默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又巩固了其第二大股东的地位。格拉默的最大股东是波斯尼亚企业家族Hastor,通过Halog有限责任公司和Cascade国际投资公司共持股19.2%。在股东大会上,Nijaz Hastor和其子接收公司控制权的努力以失败告终。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