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没有人信任我们”

Looking for attractive targets: This year, SGSB acquired the German companies Pfaff and KSL Keilmann. / 寻找有吸引力的目标:上工集团 (SGSB) 在今年收购了德国公司 Pfaff 和 KSL.

上工申贝公司于 2005 年对 Dürkopp Adler 公司的收购是在德国与中国战略投资者最早的第一并购之一。今年,上工申贝收购了另外两家德国公司 Pfaff 和 KSLFR。上工申贝首席执行官张敏解释了隆重德国情节的原因。

Advertisements

Unternehmeredition(《企业家》杂志) ­:

张先生,到现在为止上工申贝已收购两家德国公司。是什么让德国企业如此吸引您?

张:我们对德国的技术(研发)以及德国制造生产感兴趣。Dürkopp Adler 和 Pfaff 是缝纫机行业历史非常悠久的公司。此类品牌对于我们提高企业形象非常重要。这两家公司都拥有许多具有领先技术的产品,可使我们匹敌我们的日本竞争对手。在缝纫机行业,日本公司仍占据着行业第一和第二的市场地位。如果我们想要战胜他们,我们就需要良好的技术。因此从战略的角度来看,Dürkopp Adler 公司和 Pfaff 公司是我们正确的选择。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改善了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

Unternehmeredition(《企业家》杂志) ­:

Dürkopp Adler 公司收购案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因为当时没人相信我们,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挑战。特别是银行不愿意贷款。一个成交条件是 900 万美元的信贷额度。我们与几家德国银行进行了商谈。他们认为,我们的方案非常好,但是我们无法获得信贷额度,因为 Dürkopp Adler 公司正在亏损。他们甚至不会借给我们少量营运资金用于目标公司。最后在上海银行的帮助下我们做到了。他们向西德意志银行作出了担保。因此,西德意志银行给了我们 900 万美元的信贷额度。七个月后我们完成了交易并且成为 Dürkopp Adler 公司的大股东。作为中国股东,最大的挑战是要得到我们的伙伴、员工和银行的信任。

Unternehmeredition(《企业家》杂志) ­:

德国员工和工会怎么样?

张:德国工会比中国工会更加强大,德国员工的平均基本素质是好的。我被要求参加员工大会并承诺公司的生产不会转移到中国。我的答案是明确的:根据我的战略,比勒菲尔德是整个公司的营销和研发中心。因此我承诺保留比勒菲尔德工厂作为高端生产工厂。我与高级管理团队就欧洲比勒菲尔德生产工厂场所的重组有过激烈的讨论。由于劳动力成本,我们将零部件低端生产转移到罗马尼亚子公司并且将压铸件加工转移到捷克共和国的子公司。我们在九个月内完成了该些项重组工作。此后,Dürkopp Adler 公司立即扭亏为再次盈利。一瞬间,每个人都信任我们,因为我们显然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工作仍保留在了比勒菲尔德。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