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冲击、风险管理和维修抽水马桶

Strom abgedreht: Nach dem US-Lieferstopp fehlten ZTE zentrale Komponenten wie Mikroprozessoren für die Produktion. 科技封锁: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兴进行制裁之后,中兴购入芯片等核心部件的途径被中断。

谨慎的风险管理应该成为每次收购的核心。从标的企业的角度而言,涉及中国投资者的交易常常都侧重于识别并降低企业的内部风险。但却经常都低估了外部的影响因素。鉴于目前的贸易冲突,建议采用整体的风险管理方法。

Advertisements

一段时间以来,美中之间的贸易冲突升级了。虽然过去中美贸易政策存在紧张局势,但目前的贸易冲突恐怕会达到空前的规模。最近,中美贸易争端主要表现在市场准入与调整或减少进口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方面的不同立场。相比之下,当前发生贸易冲突的原因还包括了新的现实因素,中国逐渐成为了美国势均力敌的对手,特朗普政府似乎决心要抵抗这种权力的转移。因此,目前的冲突很有可能会使用更为强硬的手段和投入更多的资源。此外,也不排除会进行持久的贸易战争。这反过来又对中国投资者进行企业收购带来了风险。因此,风险管理的方法应该符合新的现实情况。

中国投资者在收购西方公司的时候,往往会在目标国家引起争议。除了在所有的公司收购中都必须考虑的一般风险之外,首当其冲的还有中国业主特有的风险。中国投资者常常被加上主要对技术盗窃和资产剥夺感兴趣的标签。此外,人们常常对就业岗位和营业据点的安全性感到担忧。人们还是会质疑中国企业,即便是追求长远目标的中国企业,是否具备足够的管理技能来成功运营收购的西方公司。

风险管理1.0

业主、全体员工和员工代表所遵循的风险管理方法应旨在消除或至少减轻这些风险。例如被收购的企业期望中国投资者在技术、工作岗位和保有营业据点等方面的安全性提供担保。还建议中国投资者沿用现有的管理团队,或者是通过当地聘请的管理层进行补充或替换,而不是仅仅使用从中国派出的人才。
这些措施绝对适合对内部风险进行最优化的管控,并从公司的各个层面最大程度地保证收购的安全性。然而,在面对全球经济中可能不断升级和旷日持久的冲突时,这些都只能被视为是整体风险管理的部分必要措施,但不足以成为整体的风险管理办法的全部。

新的风险因素

除了企业的内部风险以外,还应考虑外部的政治风险因素。电信技术集团中兴的案例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典范:

由于未遵守对伊朗和朝鲜的贸易禁运协议,美国政府宣布美国公司对中兴进行为期数年的制裁。由于依赖芯片等美国元件,中兴必须停止大部分的生产。这个攸关存亡的关头也有荒诞的方面:据报道,中兴甚至不再维修损坏的抽水马桶。中兴通讯担心从美国卫浴设备制造商进口备件可能违反了美国的技术禁令。经过紧张的谈判和缴付了10亿美元的罚款后,美国政府才解除了对中兴的技术封锁。
虽然这不是中国投资者对西方公司进行收购,但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突显了外部风险的后果有怎样深远的影响。仅仅是切断和美国技术供应商的联系,就会很快就给中国公司以及其旗下的子公司和新收购的西方公司带来生存的威胁。

整体风险评估

因此,对于中国投资者即将进行的企业收购,应仔细评估内部和外部的风险。尤其是那些核心产品(而不仅仅是抽水马桶)使用了美国供应商关键技术组件、而这些组件又没有直接可替换的供应商。
在某些案例中,中国投资者是标的企业最后的翻身机会,而且往往是受到西方企业欢迎的业主。鉴于目前政治紧绷的全球经济新现实,必须逐案权衡,中国投资者是否会是标的企业最有价值的选择。根据商业模式和对供应链的依赖性,中国公司在整体风险评估中可能并非在各种状况下都是最安全的母公司。对于标的企业的业主、全体员工和员工代表而言,就如当年德国陆军元帅赫尔穆特·卡尔·贝恩哈特·冯·毛奇说的:首先权衡所有风险,然后再冒交易的风险。

 

人物简介

Marc Szepan(司马刚)博士是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的国际商务讲师,同时他也在该校获得博士学位。此前,他曾在汉莎航空公司负责各式管理工作,最后在Lufthansa Systems担任航空运营解决方案高级副总裁。他是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的创办成员之一。

www.sbs.ox.ac.uk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