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迪(Audi)在中国和美国创下销售纪录

奥迪(Audi)在中国和美国创下销售纪录

奥迪集团继续保持积极的业务发展。除了2021年第一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的大幅回升外,奥迪还在中国和美国创下了新的销售纪录。 与其他的公司一样,奥迪也从去年因大流行而产生的低数据中受益——按纯百分比计算——当时这家总部位于英戈尔施塔特的企业报告了31%的增长率。鉴于全球汽车市场的平均增长是20%,奥迪公司从新冠危机中复苏的速度明显比其他的竞争对手快很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和大众公司(VW)不同,奥迪并没有提供危机前的数据进行比较。 在2021年第一季度售出的462,828辆奥迪品牌汽车中,仅往中国就销售了其中近一半,创下了新的销售纪录。来自英戈尔施塔特的车型不仅在中国销售得很好,奥迪公司在美国的经销商也报告了55,000辆的季度销售新高。同时,在欧洲的销售量下降了6.1%,这家英戈尔施塔特的企业将原因归咎于大流行导致的各种限制以及持续的半导体短缺。 中国和美国对于奥迪公司来说越来越重要 如果不仅是考虑销售量,还考虑卖出的车型的话,中国和美国作为销售市场的重要性就更加明显了。豪华车型Q7、Q8、奥迪e-Tron和A6主导了海外市场,而在欧洲,则是相对便宜的Q3。 尽管2.85亿欧元的销售额比去年(5.3亿欧元)低,但中国的优秀业务也再次对财务业绩产生了积极影响。
在华德企信心十足

在华德企信心十足

最新的《德国海外商会联盟全球商业展望》(AHK-World Business Outlook)显示,69%的在华德国企业预计未来12个月经济将出现好转。该比例是所调查区域中的最高值。但供应链和物流领域仍然存在问题。 德国海外商会联盟调查了其全球成员的业务状况及其短期内的预期。该调查结果发布于德国工商会(DIHK)的《德国海外商会联盟2021年春季全球商业展望》中。 总体而言,全球德国企业再次将其业务评为“良好” (45%)。只有14%的企业对其情况表示不理想(“差”)。其中工业领域的满意度最高。 平均而言,47%的受访公司中预计当地经济将会好转,21%预计当地经济会恶化。然而,在持积极态度的企业中只有极少数认为2021年仍有望实现持续的经济复苏。43%的企业预计2022年才能实现复苏,而四分之一的企业甚至预计在2023年才有望实现。而若按地域细分,则有更加差异化的现象:在位于中国的德国企业中,坚信未来12个月将实现增长的比例达到69%。这一全球最高的比例值与仅有30%而排名最末的东欧和东南欧形成鲜明对比。排在中间位置的欧元区仅有43%,仅次于亚洲(49%)和北美(64%)。 在华德企存在供应链问题 调查报告还显示,中国和亚洲的氛围并非完全开朗。全球面临供应链和物流问题的受访企业平均有40%,而仅在中国就有53%。在平均值以上的还有整个亚太地区(47%)和北美地区(46%)。据企业称,除了生产停工以外,主要原因还有近几个月海运和集装箱短缺问题,这导致了交货时间延长以及运输成本上升。因此,71%的受影响企业计划调整其供应链。
欧盟停止批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

欧盟停止批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

由于外交关系紧张,欧盟暂时不会批准与中国签订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 中国和欧盟谈判了七年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暂时不会获得批准。根据媒体的一致报道,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瓦尔迪斯·东布洛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是这样说的。其背景是由于相互施加制裁而导致最近的外交关系紧张局势加剧。 世界经济研究所(IfW Kiel)所长加布里埃尔·费尔伯迈尔教授(Prof. Gabriel Felbermayr)在一份有关当前发展的声明中对这一步措施表示遗憾。他认为,外交部长阿尔特迈尔(Altmeier)在2020年12月将该协定称为“贸易政治里程碑”时是正确的。“它(这项协定)的作用范围是有限的。不过,这将使得欧洲公司在中国也同样享有中国投资者在欧盟早就享有的自由,而中国多年来对此是持否认态度的。就连在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的美国也和中国签订了具有类似内容的协议,该协议已生效一年多,并且现任美国政府也将其保留了下来。相对于欧洲投资者,它说明了美国投资者明显的偏好,比如在金融服务领域。” 因此,希望中国和欧盟在螺旋式上升的制裁中找到一条路,能够让双方都保留面子。尤其是根据基尔世界经济学研究所的观点,中国不太可能受到制裁的影响。这也是前外交部长西格玛·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所表示的观点。在接受Phoenix电视台采访中他谈到了俄罗斯和中国:“国家会改变自己,但不会因为别的国家施加经济压力而改变。” 停止《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可能会对欧盟造成损害 我们的专栏作家彼得·蒂查尔(Peter Tichauer)在四月就警告了相互制裁会产生的后果。他认为制裁带来的损害更多的会出现在欧盟方面。正如中国德国商会(AHK China)在今年年初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恰好是在中国的德国公司对该协定寄予了厚望。尤其是该协定强调了进入市场将更容易以及所承诺的平等待遇。承诺进一步开放市场也将为并购领域开辟新的机会。 此外,有合资企业约束的工业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但是,正如费尔伯迈尔教授(Prof. Felbermayr)在他为基尔世界经济学研究所发表的声明中指出的那样,损害仍然是有限的。反正欧盟议会还没有计划会在2021年底之前批准该协定。
中国仍然是大众最大的单一市场

中国仍然是大众最大的单一市场

大众汽车集团(VW)报告了2021年第一季度的强劲表现。尤其是中国这个最大的单一市场的发展正在推动销售。 大众已经发布了他们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并对结果表示非常满意。与其他公司(例如格拉默公司(Grammer AG)、福斯油品集团(Fuchs Petrolub SE)、库卡公司(KUKA))2021年第一季度的数据一样,应当注意的是,在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以及与上年同期相比的经济衰退中,必须看到百分比的增长。 不管这些限制如何,2021年大众公司的数据绝对令人印象深刻。这样,该集团得以继续保持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的良好业务发展。240万辆汽车的交付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中国作为大众最大的单一市场是这一积极发展的推动者。在这里,销售额增长了61.4%。这项增长也反应在624亿欧元的全球销售额中。2020年,受到大流行影响的同期数据为551亿欧元,但是也超过了2019年危机前的水平(600亿欧元)。 大众继续依赖电动汽车 大众汽车称,第一季度电动汽车的销售额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33,300。根据所报告的总数来看,很明显,电动汽车仍然是大众公司的利基产品。然而,向气候中性汽车集团的转变仍在继续,正如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所说:“我们成功的电动攻势正不断加快速度,并且我们也通过有吸引力的新车型大大扩展了其发展。” 有趣的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增长率分别为78%和178%,这可能表明欧洲市场需求在增长。由于不同的融资计划,混合动力汽车在这里占据主导地位,而在中国和美国,绝大多数是由电池供电的。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预计中国出口下行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预计中国出口下行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IfW Kiel)研究出了一种新型的贸易指标,该指标在四月份预测出中国出口将不再增长。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基尔贸易指标(Kiel Trade Indicator)可对国际贸易进行预测。该领先指标是基于集装箱船的实时数据,分析了它们在100个海域内的活动数据。该系统还对吃水深度进行了评估,以记录各船舶的利用情况。此外,500个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也是评估的一部分。然后利用人工智能通过专门研发的算法进行高频评估。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基尔贸易指标提供了一个质量和数量都前所未有的经济领先指标。”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所长加布里埃尔·费尔伯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说道,“高频数据可供我们读取以及预测时间误差极小的经济波动情况,从而可以在商业上和政治上更早地对出现的经济动荡作出反应并采取控制措施。” 机器学习的基本方法可以不断改进算法,发现、纠正错误,并在之后的预测中避免相应错误。 该指标没有考虑到中欧之间的近来强劲增长的铁路货运量。但这与全球集装箱运输相比可能还不是特别重要。 指标显示中国出口下行 基尔贸易指标将每月更新两次。每月首次于20日左右发布该指标,计算本月和下个月的贸易数据,然后在每月3日左右更新数据。 2021年5月3日的最新更新数据显示中国出口大幅下行。对集装箱船数据的分析表明,四月份的中国出口下降了8.8%。同时,进口温和增长了3.1%。 “这是一年来,集装箱船的活动数据展现出的结果首次与中国强劲的出口增长相背离。这可能是苏伊士运河危机所引发的船舶延误所导致的。同时也可能是由于新冠疫苗的接种率上升,欧洲国家和美国的消费者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开始下降,且对餐饮等国内服务业的需求再次上升。”基尔贸易指标的负责人文森特·斯塔默(Vincent Stamer)如此说道。 中国四月份的经济数据将在多大程度上印证这一预测,让我们翘首以待。
EMI指数继续飙升

EMI指数继续飙升

德国制造业在四月份也非常乐观。来自中美两国的强劲需求使得EMI指数接近最高水平。 德国联邦采购物流协会(BME) 发布了2021年4月经季节性调整的IHS Markit/BME采购经理人指数(EMI)。根据进行这项调查的英国金融服务商IHS Markit的数据,4月份该指数为66.2点,与3月份的纪录水平相比下降了0.4个百分点,但仍然是1996年开始测量以来的第二个最高记录。 与财新PMI在中国进行的调查一样,高于50点的数值表示经济产出增长,这意味着EMI指数仍然很明显地处于增长范围。 尽管生产和订单量的增长率有所下降,但仍然接近3月的创纪录水平。出口部门继续受益于来自中国的强劲需求,但最近来自美国、土耳其和意大利的订单也有所增加。同时,不断增加的产能压力和积极的商业前景也大力推动了人才发展。 供应链的持续中断起到了抑制作用,偶尔会导致制造业停产。此外,由于需求增加,采购和销售的价格也在继续上涨。 中国和美国“拉动”EMI指数 黑森-图林根州立银行Helaba的首席经济学家格特鲁德·特劳德博士(Dr. Gertrud R. Traud)在周二向BME评论了目前的EMI数据:“德国工业正在兴起。” 即使现在德国还处于封锁中,后新冠时期的繁荣已经如火如荼。世界经济,尤其是中国和美国,就像机车,拉着大家奋力前进。 高度的商业期望 调查过程中同样也被问及的商业前景在4月仍然极为乐观。相应的分项指数在上月略有放缓后再次上升,并达到2012年7月收集这些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接受EMI指数调查的人之所以乐观,主要是因为希望大流行的结束及其影响与需求的进一步增加联系在一起。
汉堡与徐州之间新的货运列车通道

汉堡与徐州之间新的货运列车通道

汉堡港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货运列车。自从去年11月首班列车通航以来,从徐州到汉堡的列车现在定期运行。 中德之间的货运列车网络不断发展。除了杜伊斯堡,以及最近的法兰克福,现在还有汉堡,确切的说是汉堡港,都成了中国货运列车的目的地。港口现在是“新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枢纽节点,每周有近40列火车通行。2020年,汉堡港共处理了107000个标准集装箱,相当于增长了7%。 汉堡港营销总监阿克塞尔·马特恩(Axel Mattern)说:“新丝绸之路是对全球供应链中德之间海上航路的一个重要补充。良好的发展清楚地表明,这一业务非常受欢迎。” 正如汉堡港所宣布的那样,除了汉堡与20个中国目的地之间已有的232条路线外,现在又多了一条。从去年11月首班列车试运行成功后,已经有六班来自徐州的列车抵达汉堡,五月还有两班即将到达。 两周时间从徐州到汉堡 徐州市在北京和上海之间近中段的地方,也与两座城市之间的高铁线路直接相连。此外还有其他重要的铁路连接和一个内陆港口。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得在铜山区的徐州货运站发展成为了华东地区最大的货运火车站。 徐州中欧班列的运营商是徐州淮海国际陆港集团,现在也开往汉堡。仅去年一年,供应商就从徐州向欧洲发送了300列货运列车。每列货车通常由94个集装箱组成,重约470吨。主要运输的是中国的消费品,但这些列车也从利勃海尔和日立等知名供应商那里承运建筑机械。 自2019年以来,徐州的装卸量增加了56%,该业务目前正不断地进一步发展。徐州淮海国际陆港方面称:“徐州中欧班列和汉堡一起为其客户提供了通往中欧的又一通道。货物从徐州西南部的铜山货运站(…)只需要18天就到了这个汉萨城市。”
福斯油品集团(Fuchs Petrolub SE)在华销售创历史新高

福斯油品集团(Fuchs Petrolub SE)在华销售创历史新高

基于去年同期较低的数据,福斯油品集团在中国实现了46%的季度增长。 总部位于曼海姆的润滑剂制造商福斯油品集团今天公布了他们2021年第一季度的数据。董事长斯蒂芬·福克斯(Stefan Fuchs)非常满意地表示:“我们都很期待福斯集团在新财年有一个良好的开端。6.97亿欧元的销售额以及1.01亿欧元的利润,这样一个令人欣喜的开年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推动这一积极发展的是中国。中国创下了破纪录的季度销售额,为亚太地区的盈利比去年翻一番做出了重大贡献。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以及北美和南美也取得了非常积极的发展,收益分别增长了14%和33%,尤其是去年同期对比亚太地区的盈利,那时他们还没受到新冠大流行的影响。对于未来的几个月,我们保持乐观的态度,也因此提高了我们对前景的展望。(…)。” 福斯油品集团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增加到了2.13亿欧元,不仅仅是在百分比上比以往任何时候增长都强劲,而且在中国的销售额也创下了历史新高。从绝对数字来看,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市场价值为4.19亿欧元,对于福斯集团来说仍然是比中国更重要的市场,但是增长比较温和,增长率为5%。北美和南美的销售额几乎保持不变,为1.11亿到1.10亿欧元。 福斯油品集团前景乐观多亏了中国和美国 参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对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福斯油品集团对业务的进一步发展持乐观态度。因此,销售目标将谨慎地从目前2021年的26亿欧元增加到27至28亿欧元。谨慎的原因是,预计原材料价格上涨,这将导致自身价格上涨,还有今年新冠大流行造成的影响仍不完全清楚。所以,预测的必要条件是,对于福斯油品很重要的地区不再被封锁,供应链将保持稳定。 福斯油品可能会特别关注中国的汽车市场。据公司自称,福斯油品中国公司在OEM润滑油市场中占的市场份额为20%,是中国汽车行业最重要的润滑油供应商。 该公司在中国的核心业务是2019年建立的位于上海以西的苏州吴江工厂,厂址靠近众多OEM工厂以及汽车制造商。
Syngenta

先正达公司(Syngenta)又回到了中国证券交易所?

在由中国化工集团(Chemchina)收购之后,先正达公司(Syngenta)被撤出了股市,但现在可以重返交易大厅并在中国首次上市。 农用化工集团先正达公司可能会在今年重回股市。“商报”希望从内部人士那里得到答案。据称,这家中瑞集团公司的估值约在500亿美元到600亿美元之间。这样,先正达公司将与总部位于勒沃库森的拜耳(Bayer)集团持平,其市值目前为580亿美元。 由于其他原因,这一发展可能会在勒沃库森受到密切关注:拜耳在2018年以630亿美元的估值收购了孟山都(Monsanto),而现在,先正达的市值据说与拜耳制药及农业业务的总和一样高。此外,孟山都的收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回报,只招致了许多股东的批评。由于针对孟山都产品草甘膦的诉讼所导致的数十亿费用以及农业部门的折旧,给拜耳造成了超过100亿欧元的损失。 先正达有望在中国证券交易所首次上市 先正达公司可从新的上市中受益:投资者们对备受关注的公司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该集团将自己定义为全球最大的农用化学品供应商,231亿美元的销售额高于拜耳的销售额。直到五年前,瑞士先正达公司曾有过一次在股市上市的经历。2016年,中国化工公司中国化工集团收购了该公司并将其从证券交易所撤下。从收购以来,新东家就有一个主要目的:合并中国化工集团与中化集团(Sinochem)。在这项计划中,两家集团公司已经将他们的种子和作物保护活动植入新的先正达集团。中国有关部门发出了批准合并的信号——先正达的首次公开募股可能比想象的来得要早。 先正达公司的首次上市有可能是在中国的证券交易所。到现在为止,上海和香港是最有可能的两个候选交易所。之后有可能会在伦敦、纽约或者苏黎世进行二次上市。在问及上市计划时,先正达公司发言人告诉“金融和经济”杂志,计划在2022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我们一如既往地认为这是先正达集团入市的可能时间段。入市的时机取决与市场条件,但是我们仍有望实现这一目标。”
库卡在华提升销售额

库卡在华提升销售额

自动化领域专家库卡公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十分可喜。仅在中国的销售额就同比增长了122.9%。 继格拉默股份公司和福斯油品集团之后,位于奥格斯堡的自动化集团库卡(KUKA)也公布了其2021年第一季度的数据。该公司自2016年起便属于中国的美的集团,在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影响,但此后持续稳步恢复。因此,目前同比去年的增长率也十分惊人。“系统”业务部门以约141%的销售额增长成为了内部的领先者。紧接其后的是对库卡非常重要的中国市场,其订单量增长了122.9%,达到1.103亿欧元。 整个公司的季度销售额增长了29.2%,达到8.905亿欧元。这意味着库卡暂时克服了危机,但仅仍稍微低于2019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当时同期的订单额为8.952亿欧元。 “市场完全恢复到新冠前和经济周期性衰退前的水平还需要时间。尽管新冠造成了不确定因素,但我们仍期望今年的业绩将十分喜人。”库卡公司首席执行官Peter Mohnen说道,“我们尽早地采取了正确的应对措施并改善了我们的成本结构。这对我们的业绩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尽管经济形势困难,但我们仍可以对我们的新发展进行投资,例如我们新的操作系统。” 除了库卡公司的股东外,奥格斯堡的员工应该也对这一好消息感到高兴。因为已决定好的裁员人数低于原计划的人数。
格拉默第一季度在亚太地区表现强劲

格拉默第一季度在亚太地区表现强劲

格拉默这一年在亚太区域的销售额几乎翻了一番。同时,该公司宣布与一汽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并在中国设立新的格拉默总部。 据格拉默股份公司(Grammer AG)今日宣布,其2021年第一季度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84.9%。然而,和中国创纪录的GDP增长一个道理,该数值主要是由新冠疫情和疫情所导致的2020年年初的经济滑坡所造成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它地区并没有得益于这一低值的初始值。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至少保持了4.8%的增长,但美洲地区的销售额甚至下降了5.2%。这说明,格拉默产品再次对亚太地区的原始设备制造商有吸引力了。相反,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以及美洲似乎仍在遭受疫情的影响。 “在新的一年,我们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并能够继续维持在2020年下半年就已经展现出的积极趋势。我们的同比增长得归功于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良好发展,且尤其要归功于在中国的巨大增长。” 格拉默首席执行官Thorsten Seehars对最新数据如此点评道。 格拉默加强在华业务 尽管就销售额而言,亚太地区仍然是格拉默报表中最小的地区,但其重要性正在稳步增长。正如这家总部位于巴伐利亚州乌森索伦的公司今天所宣布的,它将进一步扩大其在中国市场的业务。为此,格拉默在中国与一汽集团成立了又一家合资企业。这家格拉默持有60%股份的公司将为一汽解放生产卡车座椅。 此外,格拉默还宣布在中国设立一个新总部。总部将设在安徽省会合肥。该总部旨在维护与现有客户以及潜在客户的交流,特别是在电动汽车领域。理想的合作伙伴自然应该有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除了在中国的第三家电动汽车工厂外,这家大众的合资企业正在安徽建设自己的研发中心。大众和一汽还为格拉默提供了与奥迪在中国合作的机会。毕竟,奥迪和一汽的合资企业将从2024年开始为中国市场生产电动汽车。
巴斯夫(BASF)加强在中国的研发进程

巴斯夫(BASF)加强在中国的研发进程

巴斯夫上海创新园进入了第三阶段。随着业务的扩张,巴斯夫突显了其在中国及亚洲持续的投入,集团在这个区域的研发活动越来越多。此外,巴斯夫还宣布在研究联盟“亚洲开放研究网络”(NAO)的框架内组建了一个咨询委员会。巴斯夫表示,这加强了集团在亚洲的创新活动。 据这家总部在路德维希港的化工集团报道,巴斯夫上海创新园的第三阶段已经启动。巴斯夫在中国的园区扩建包括了一栋专门用于研发的大楼以及一栋技术中心大楼。按计划,建设工作将于2022年底完成。届时,巴斯夫在上海创新园区的投资总额将达到2.8亿欧元左右。上海创新园现在已发展成为了巴斯夫及其合作伙伴的创新中心。 据该集团称,上海创新园的研究员和开发员在过去五年里申请了超过220项专利。因此,该基地在巴斯夫对于汽车、建筑以及消费品行业的创新发展中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这次扩建标记了巴斯夫继续致力于进一步加强在中国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创新能力。通过这次扩张,巴斯夫将有针对性地扩大在中国的研发能力。创新园的重点在于新材料、新系统以及化学工艺流程。为此,集团希望满足汽车、建筑和涂料等成长性工业的需求。 巴斯夫大中华区总裁兼董事长斯蒂芬·科特拉德博士(Dr. Stephan Kothrade)表示:“上海创新园区研发能力的进一步扩大为我们的业务提供了很好的支持,并巩固了巴斯夫在当地作为创新合作伙伴首选的地位。” 为巴斯夫在中国和亚洲的客户进行研发 与此同时,巴斯夫在研究联盟“亚洲开放研究网络”的框架内设立了一个咨询委员会。这将由来自亚洲顶尖大学的专家组成。委员会的任务是向巴斯夫提供有关研发项目的专业意见,并尽早将中国及亚洲的行业趋势纳入讨论。 同时,巴斯夫也希望加强与这些大学的合作。目的是加快巴斯夫的创新绩效,加快新产品的市场发布。 NAO联盟于2014年起成立,是巴斯夫与亚洲十二所大学及研究所共同的一个平台。已经完成了70多个项目,涵盖了广泛的研究领域。其中包括单体、聚合物、表面和接触面、涂层、催化作用、电池材料、化学和工艺工程、杀虫剂以及研发中的数字化和智能制造。 巴斯夫先进材料和系统研究平台总裁楼剑锋博士(Dr.Jeffrey Lou)说:“创新使巴斯夫成为领先的化工企业,也是我们实现盈利有机增长的最重要驱动力。我们正在扩大在亚洲的研发实力,加强开放创新活动,并进一步扩大我们的能力,为客户在亚洲乃至全球的发展需求开发解决方案。”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