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德国企业在华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德国企业还能从中德间相同的发展趋势和便利的物流条件中受益。但机遇总是伴随着挑战。 除了政策上的支持,中国目前的发展趋势和良好的物流条件也为德国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机遇二:数字化和绿色经济 中国目前非常关注数字化和绿色经济,这也是德国非常重视的发展趋势。 中国“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和“建设数字中国”。大量德国企业目前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这与中国的总体发展趋势相对应。但许多德国公司尚未从中受益。此类公司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机器人、新一代信息技术、能源装备、轨道装备、新材料等行业,在自动化和数字化方面用户有丰富经验。应此类企业的要求,中国目前正在明确数字化框架,并给予这些德国企业与中国企业同等的优惠待遇。 另一方面,在全球零碳转型热议之际,德国企业尤其期待中国推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双碳”行动。中国的措施已经开始产生积极效果。根据汇丰银行为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提供的研究报告《海外企业看中国2021:“双碳”开启新机遇》,近80%(76%)的海外企业认为绿色低碳转型进一步增强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他们看好中国“双碳”目标实施带来的商机。超过一半的受访企业计划为中国市场提供更环保、更可持续的产品。如果考虑到德国也致力于建设绿色经济,中国的“双碳”计划对德国企业而言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 机遇三:便利的物流条件 此外,中德之间良好的物流条件为德国企业在华投资提供了极具吸引力的机会。 在铁路运输方面,DB Cargo Eurasia在中国上海成立了子公司,为客户提供中欧之间快速、定制化的物流服务,即中欧班列。DB Cargo是唯一一家可以将新丝绸之路上的交通与德国铁路的欧洲货运网络相连接的供应商。截至2022年1月底,中欧班列已开行5万多列,运送货物455万标准箱,货值2400亿美元,连接到23个欧洲国家的180个城市。 在海运方面,中国国有航运集团的子公司中远海运港口从港口运营商 Hamburger Hafen und Logistik AG手中收购了Tollerort集装箱码头(CTT) 35%的股份。汉堡港是中国与欧洲之间最重要的海运和陆运物流枢纽。据了解,CTT目前服务于中远集团两条远东航线,一条地中海航线和一条波罗的海支线航线。通过汉堡码头的集装箱几乎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或运往中国市场。在铁路运输和航运条件的双重改善下,德国企业在华投资将更加便利。 挑战一:文化差异 中国市场很大,但由于中德文化差异,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德国企业首先要了解如何更好地为中国消费者量身定制产品和服务。许多在欧洲热销的产品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往往会经历一个适应期。例如,某欧洲汽车品牌在欧洲销量领先,但在中国却几乎没有市场。原因是该品牌不了解中国消费者的需求。该品牌非常注重安全和环保材料,因此在欧洲很受欢迎。但中国消费者更看重汽车的性能,而该品牌使用的3缸发动机因行驶时抖动的问题而饱受诟病。 挑战二:旅行限制和跨境互联网速度缓慢 旅行限制影响了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德国投资者,特别是对于需要更多实地考察的绿地投资项目。然而,我们认为这些困难只是暂时的。疫情终将消退,中德之间的旅行限制将逐步解除。 然而,另一个问题无法这么快解决:在2020/21年度,德国公司仍将跨境互联网速度缓慢和行政障碍列为前两大业务挑战。此类问题由来已久,必须根据中国政府的相关政策来解决。 对中国市场的增长充满信心 为应对市场需求、日益加剧的脱钩趋势和持续的旅行限制,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正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此外,许多公司正计划在中国进一步投资,重点是新的生产设施、研发的扩展以及生产过程的自动化和进一步发展。近日,中国德国商会和毕马威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德国在华企业对中国市场的增长仍然充满信心。毕马威德国管理合伙人Andreas Glunz表示,在接受调查的德国公司中,49%的德国公司计划在中国建立新的生产设施,47%的公司计划增加研发投资,37%计划进一步实现生产自动化,30%则计划加强数字化生产。Glunz表示:“大约71%的受访公司表示,他们将继续扩大在中国的投资。与去年的调查相比,希望扩大研发投资的公司比例增加了15%。” 在中德建交50周年之际,中方欢迎德国企业来华投资,并尽最大努力为外商投资提供便利。

疫情后德国企业在华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中国营商环境的优化对于德国企业而言是最重要的机遇。 根据德国中央银行2021年10月的月度报告,欧元区四大成员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产出尚未恢复到新冠病毒危机前的水平。研究表明,限制人员流动性的措施,例如工厂停工和宵禁,已成功减缓了大流行蔓延的趋势,但也导致了高额的经济损失。此外,与供应链相关的问题,如原材料短缺和交货延迟,也减缓了德国经济的复苏。 另一方面,中国则是相对较快地从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中恢复了过来。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只有中国在2020年实现了经济正增长,增长率为2.3%。虽然中国经济增速较往年有所放缓,但仍然超过了欧美国家,这展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实力。对于德国企业而言,这意味着中国的投资环境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加稳定,是一个合适的投资目的地。 在这里,我们希望向有意在中国投资的德国公司介绍,后疫情时代如何从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受益,以及他们面临的一些挑战。 机遇一:中国营商环境的优化 近年来,中国以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为导向加速优化营商环境。营商环境的市场化特指破除制约市场作用发挥的体制机制障碍,充分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主要包括放宽市场准入条件,保障市场公平准入,促进公平监管和公平竞争,优化政府服务,为市场主体提供便利。 2020年,《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和《外商投资法》同步落地实施,为外商投资奠定基础。《外商投资法》设立的目的在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积极促进外商投资(如第九条:外商投资企业依法平等适用国家支持企业发展的各项政策),保护外商投资的合法权益(如第二十二条:国家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和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严格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规范外商投资管理(如第二十八条: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实施管理)。 2018年12月起,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正式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此后分别于2019年、2020年和2022年进行了三次缩减,列出事项由2018版的151项减少至117项,缩减约23%。2022版负面清单的亮点主要体现在服务业的行政审批减少,尤其是在金融、教育、科研和信息咨询等行业。未来,这些行业将更多地由市场决定。国内外市场主体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化运营空间。加上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和市场需求的急速增长,可为国内外企业带来巨大商机。 2021版外商投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方向是扩大对外开放,完善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其中重点是进一步开放制造业,特别是汽车行业。2021版清单取消了乘用车制造外资持股比例限制(这意味着外资企业现在可以在与中企的合资企业中占有50%以上的股份),以及同一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设立的生产同类汽车产品的合资企业不得超过两家的限制。此前,2018版清单取消了对特种车和新能源汽车制造外资股比的限制,2020版清单取消了对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的限制。经过四年的过渡期,中国汽车产业已全面对外开放。而在金融领域,证券公司、证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和寿险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在2020版清单中已经放开。 此外,中国还实施了许多扩大贸易的措施: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是中国关税区以外的特定区域,实施比WTO规定更优惠的贸易协定,允许外国货物在没有关税的情况下自由进出口)再次扩围,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正式启航,服贸会和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如期举办。 通过多措并举,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善赢得了国际认可。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国的营商环境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31位。此类政策的出台和不断优化,使中国对德国投资者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WeChat:
AdobeStock-Dilok_Steigende-Firmenuebernahmen

中国公司在欧洲的收购案再次增加

中国公司在欧洲的收购自2020年受新冠大流行的影响而陷入低迷之后,在2021年交易数量再次增加:从132宗增加到155宗。交易量也有所上升:投资和收购的价值从15亿美元增加到了124亿美元,有8倍之多。 中国公司在德国的收购案从28个增加到35个 中国投资者也再次在德国频繁出现:在2020年只统计到28宗中国公司的交易之后,2021年这类投资或收购的交易达到了35宗。交易量从4亿上升到了20亿美元。这一数据不包括2021年对德国初创企业高达19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在这些交易中,中国公司作为国际投资者团队的一部分积极参与其中。 这是审计和咨询公司安永(EY)对中国公司在德国和欧洲的投资进行研究的结果。 “中国公司在欧洲的投资总的来说还是持谨慎态度。”安永合伙人及欧洲西部地区中国业务部负责人孙奕观察到:“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仍然是在2021年也继续造成麻烦的新冠大流行,也是因为旅行限制、对从国外入境中国的人员实施严格的隔离规定、欧洲以及中国本身的封锁等等遏制措施。大多已经在国外收购企业的中国公司,近年来更关注在欧洲推进重组,而不是进一步扩张——尤其是在汽车零部件以及机械工程领域。” 孙奕认为,目前外国投资的高门槛,尤其是在某些关键领域,还有来自资金雄厚的金融投资者日益激烈的竞争,这些都产生了抑制作用。“并购市场上的购买价格最近急剧上升,在某些收购案中,中国的利益方不再愿意配合。尤其是已经上市的中国公司,害怕通过高昂的收购活动使得自己的股价受到压力。”孙奕说:“此外,一些潜在的收购对象在美国建有生产设施和研发中心。在这些收购案中可能会担心被美国投资委员会(CFIUS)拒绝,潜在的中国竞标者可能根本不会被邀请。” 对工业企业的兴趣减少 传统的工业公司仍占交易的大部分,尤其是在德国:35宗在德国的交易中有12宗,155宗在欧洲的交易中有30宗,都是工业领域的收购案。 然而,这一数量正在减少:2020年欧洲范围内还统计了36宗工业领域的交易。“中国投资者的兴趣仍然对欧洲汽车供应商以及机械制造商感兴趣——但现在也更多地关注电动汽车、自动驾驶以及高科技材料等子行业,”孙奕说。 但是,孙奕也发现,对于其他方面的兴趣有显著增加:“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和风险投资者正变得越来越活跃。去年德国就有几宗非常大的针对初创公司的投资,中国投资者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除了德国的工程技能外,对电子商务专业技能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高科技/软件公司去年在整个欧洲进行了27宗交易(前年:20)。“我们看到,对游戏开发员和软件程序员的兴趣越来越大。去年最活跃的中国投资者腾讯公司,最近也大量参与了这个领域的投资,”孙奕说。 健康行业的投资和收购数量也有所增加:从16宗交易增加到了26宗。“健康行业——不管是医药、生物技术还是医疗技术——正日益成为中国企业中最重要的目标行业之一,因为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大的需要追补的需求,尤其是在研究和开发方面。” 英国取代了德国成为欧洲最大目标国 去年交易记录最多的国家是英国。英国以36宗收购及投资交易排名略高于德国(35宗交易),并远远超过第三位的荷兰(13宗)。 在头一年前两名的顺序还是颠倒的:2020年德国以28宗交易领先于英国的21宗。 “随着中国投资者的兴趣从传统的工业企业转向科技、软件及媒体企业,英国的目标市场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孙奕说。然而,她相信德国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仍然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市场:“很多中国公司通过他们在德国的投资获得了良好的经验。此外,现在中国和德国在很多层面上都建立了密切且富有弹性的联系。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会看到更多中国人在德国的交易——尤其是当新冠大流行对经济的影响逐渐消退时,”孙奕这样预计。 去年欧洲最大的投资是飞利浦公司(Philips)将家用电器部门以44亿美元出售给了位于香港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集团(Hillhouse Capital)。 第二大的交易是腾讯以11亿美元收购了英国开发工作室相扑数字(Sumo Digital),其次是中集集团(China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ainers)同样以11亿美元收购了丹麦冷藏集装箱制造商马士基装箱工业有限公司(Maersk Container Industry)。

通往“共同富裕”之路以及背离“少数人的财富”:一个突然的转折点

邓小平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宣传说:可以让一部分农民先富起来。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几十年的快速增长,导致了世界上最大的财富差距之一。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一个重要目标:稳固健全的经济作为共同富裕的基础。为了创造这种共同繁荣,未来的发展必须保持平衡。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害处,但实际上是一个突然的转折。 一句格言和它的历史 “共同富裕”这个理念深深扎根于中国共产党。1953年人民日报用这个概念作为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的论据。报纸上曾警告说,资本主义会让少数一些人富裕起来,而绝大多数的人民将仍然贫穷。 三十年后,邓小平颠覆了这个论据,转而提出“让一部分农民先富起来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切实政策。” 在之后的几十年,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社会不平等的情况加剧。共产党开始与贫困作斗争。必须承认,中国的极端贫困到2021年初已经消除。但是,仍然有6亿劳动人民靠每月154美元或更少的工资生活。这一人群的数量比整个欧盟的人口数量还要多,他们与一批第一代的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生活在一起,而这些人几乎消费了全球一半的奢侈品。这使得中国的社会凝聚力成为一项复杂的任务。 习近平坚信中国政府模式相对于西方资本主义模式的优越性。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的重要一步是重新分配财富、创造平等的晋升机会以及减少社会不平等。人们可以通过比如财产税、更进一步的收入所得税或者遗产税等措施来实现,但是这些措施可能会在党内引起争议。党采取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为了建设新的,必须先打碎旧的。 方向的改变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近几个月来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政府正艰难地朝着贯彻加强对社会和经济进行国家控制的方向迈进。继2020年11月针对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在上海和香港入市做出令人意外的决定后,中国当局对科技巨头、富人、教育服务提供商、名人甚至针对青少年的视频游戏发起了一系列不断扩大的打击行动。北京对社会和经济的干预似乎没有了界限。 2021年秋季,有14项同时对公司、行业和个人发起的“突击行动”。其中很多措施都可以用“共同富裕”来解释。2021年8月17日,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的中央财经委员会上将“共同富裕”表述为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有必要平衡增长和金融稳定。委员会在会后呼吁要“适当调整协定”,并鼓励高收入个人和企业“回报社会”。 这些监管措施的涉及面很广,在中国引起了少有的公开争论。一方面是有人支持采取大胆的措施,从根本上重新定位中国的经济和社会,以纠正资本主义带来的不平等。另一方面则是以建制为导向的改革倡导者,旨在不断推进社会进步以及同时促进创新和创业的框架结构。双方对峙相当激烈,也不回避与几十年前的失败改革做尖锐的对比。 这样大范围突击行动的决定有可能涉及国家安全问题。2021年9月1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严肃表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面临的挑战明显增多。导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复杂性正在增加。“总想过太平日子、不想斗争是不切实际的。”这里可以解释为试图让人们适应未来挑战不断增长的可能性。 中国领导人似乎希望能在社会资源配置方面有更多的发言权,以应对未来的挑战。电子商务平台、视频游戏或者食品配送服务的改善对他们来说还不够。他们要达到的目的更多的是建设人才和资本,重点加强在战略性关键行业中的国家竞争地位,例如高端制造、绿色科技、半导体生产、电动汽车以及在“中国制造2025”纲领和十四五规划中所描述的其他国家优先项目。 西方国家的反应以及中国的调整 近年来,西方国家公众对中国的态度明显恶化。北京近期的打击浪潮可能会增加国外对于中国整体发展的不安,此外,也会使得一贯积极支持与中国保持建设性关系的国际商界感到担心。 也许是作为对此的回应,中国高级官员在2021年秋天试图对收紧监管以及“共同富裕”做出新的阐述。高级干部韩文秀在2021年8月指出:“共同富裕指的是,要把蛋糕做大也要把蛋糕分好…我们绝不会杀富济贫”。同一天,国家媒体机构新华社发表了一篇关于“共同富裕”的英文解释文章:“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它绝不是像有些西方媒体错误解读的劫富济贫。” 随后,习近平以及其他高级官员也进一步澄清了这一点。 现在要说这种监管打击会在哪里结束还为时过早。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将对中国的发展方向起到决定性作用。在这里起决定作用的不是公众的沟通,而是实际上政府措施的规划。我们将继续对此进行观察。 下一篇文章:积极加强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中国政府具体在做什么,哪些行业从中受益?
Deutschland China CAI

纪念日应当庆祝

半个世纪。五十年。这是一个纪念日,没有人能想象不去庆祝它。不管是私人小范围还是官方大范围,都没法想象。 目前并没有感觉到存在德中节日气氛。可能是因为疫情。近日在中国各地不断爆发的许多新的不大的疫情告诉大家:新冠还没有被战胜。在乌克兰发生的战争也压抑着情绪。还有总体来说非常不稳定的国际形势。再加上欧中关系也没有过去那么友好。 以前是值得庆祝的。 当联邦德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50年前决定建立外交关系时,中国还处在“文革动乱”中。蓝灰色的统一制服和自行车车流早就让位给了色彩艳丽又时尚的各种服饰以及各类豪车引起的大拥堵,而其中大部分是使用的“绿色”能源。毛泽东在20世纪50年代末给他的国家定下的“大跃进”,是直到20年后随着邓小平宣布的改革开放政策才得以开始。从中受益的不仅仅是这期间在全球各个领域参与顶级活动的中国人,例如这里提到的电动汽车领域。德国人也一样从中受益。中国去年再次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对于很多行业的德国公司来说,中国是市场中的市场。在五十年的外交关系中,两国经济紧密相连,共同成长。 十年前,建交40周年的纪念日还成为了一系列活动的契机。三年来,德国人在中国上上下下都表现很出色。“德中同行”——这个口号表达了在经济、教育和文化方面更加紧密联系到一起的意愿。企业不仅展示了他们的经济业绩,同时也表明他们将自己视为中国社会的一部分。他们为了自己的员工也为了整个社会参与社会活动——这是他们的商业标签。那是留在记忆中的一次盛会。 十年后,世界大不同。这并没有改变德国公司在中国的主张,尽管这个国家如今在欧洲比起合作伙伴来说更多是被成为“系统性竞争对手”。德国和中国,德国公司和中国公司,德国人和中国人,都被要求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做出贡献。共同做出贡献。环境和气候保护就是这些挑战之一。未来的移动出行也是其中之一。摈弃化石原材料。重要的是不要停留在对话层面,而是将其深入——按邓小平的话来说,要暂时放下有些困难的问题,携手“塑造未来”。德国海外商会以此为题,值德中建交50周年之际开展了一系列对话活动。这些活动将在4月至11月之间进行。目标似乎很明确:在50周年之际,我们应该重新开始进行更深入的对话,而不是互相谈论对方。 请允许我在此做一个小小的(历史)附注:随着1990年德国统一,东德驻北京大使馆的大楼被接管。但历史并没有。东德和中国早已在1949年10月27日就建立了外交关系。
VoloPort atop urban building with VoloCity and VoloConnect

ACG为空中出租车公司Volocopter提供10亿美元融资

德国空中出租车公司Volocopter和Aviation Capital Group LLC (ACG)已就融资方案达成协议,用助于最高可达10亿美元(8.7亿欧元)的Volocopter飞机的销售。 通过融资模式实现租赁业务 该协议旨在使Volocopter用户能够通过融资模式租赁飞机。在欧盟航空安全局(EASA)或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等权威机构认证后,将开始进行交付。Volocopter公司首席执行官Florian Reuter说:“这份合同将使我们能够在获取认证后立即开始商业运营。“ 来自全球的战略与金融投资者的组合 与Aviation Capital Group LLC (ACG)的合作建立在Volocopter与Volocopter的早期投资者--ACG的母公司东京世纪(Tokyo Century)之间的现有合作关系之上。股东结构形成了一个全球性的战略和金融投资者的组合。2019年9月,总部位于中国杭州的汽车和摩托车制造商吉利集团牵头进行了一轮融资,为Volocopter带来了5000万欧元的私人投资。 ACG和Volocopter之间的交易有待进行下一步的谈判和最终协议以及惯例成交条件的签署。

四个原因表明中国市场进行新调整的时机已成熟

毫无疑问,2021年对亚洲股市和许多新兴工业国家来说是动荡的一年。对新冠病毒变种奥密克戎的担忧、受疫情影响的导致的产品供应中断以及中国国内严格的防疫政策,造成了令投资者不安的一系列因素。而有四个原因表明,现在中国市场重新调整稳定的时机已经成熟。 1.亚洲股票市场的投资机会 三个趋势为亚洲股票市场带来了投资机会:被消费所带动的国内需求、持续的数字化/数字创新以及推动中的碳中和目标。这些都是长期趋势。虽然可能不时地会因短期趋势造成影响,例如一些规章、会来带新防疫政策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但长期趋势应会在几年内保持稳定。 2.网络营销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数字营销行业虽然在2021年遭到打击,但由于直播等新趋势和政府对数字经济的推动支持,从长远来看似乎依旧前景大好。成年人的线上消费额大幅增长,在网上零售市场渗透率提高。根据普华永道(PWC)的数据,中国2020年数字媒体占总广告预算的75%,而全球平均值为60%。 3.东盟地区的电子商务热潮。 东盟部分地区由疫情导致的出行限制和隔离期将继续推动消费者在线上进行采购。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估计,东盟地区的数字经济的价值将在2025年高达3630亿美元,在2030年达到1万亿美元。新冠疫情加速了数字化进程,电商行业不仅在中国,且在整个亚洲都保持着增长的趋势。 4.元宇宙 元宇宙现在已经不仅限于VR头盔或AR眼镜(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并在提升沉浸式体验的技术方面带来了投资机会,如传感器技术、显示技术或人工智能。

Volocopter sammelt im ersten Signing der Serie E über 150 Millionen Euro ein

Volocopter, der Pionier der Urban Air Mobility, hat im ersten Signing seiner vom südkoreanischen Investor WP Investment geführten Serie E Finanzierungsrunde 153 Mio. Euro...

Heidelberg Pharma和华东医药宣布达成股权投资协议

Heidelberg Pharma AG(FWB:HPHA)和中国杭州华东医药股份有限公司(SZ 000963;华东)今天宣布,两家公司通过签署一份独家许可协议和一份投资协议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些协议由华东全资子公司签订,华东医药是中国领先的制药公司之一,专注于肿瘤学和ADC的研究、开发和商业化。 华东医药获得Heidelberg Pharma授予的HDP-101(一款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BCMA的抗体-鹅膏蕈碱偶联物ATAC药物)和HDP-103在亚洲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益,以及其另外两款在研产品的独家选择权,总价值高达9.3亿美元(8.25亿欧元)。 华东医药还参与配股,并从包括主要股东dievini在内的现有股东手中收购部分当前股份,总额为1.05亿欧元。因此,华东医药成为第二大股东;dievini仍然是最大股东。 Heidelberg Pharma授予开发和商业化权益 华东医药还打算对Heidelberg Pharma进行金额为1.05亿欧元的股权投资,这相当于交易完成后现有股份的35%。股权投资由带配股的增资和股份转让组成。 Heidelberg Pharma授予华东医药ATAC(R)候选药物HDP-101(BCMA-ATAC)和HDP-103(PSMA-ATAC)在亚洲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益,并根据协议有权获得2000万美元(1750万欧元)的预付款和高达4.49亿美元(4亿欧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每种候选药物从个位数到低两位数百分比的净销售额提成费。

中国2021年电动汽车销售量超过了2020年的全球总量

在过去的十年中,全球电动汽车(EV)的销售量大幅增长。从2012年售出约13万辆电动汽车到现在,全球有多达1600万辆电动车在使用中。这一增长的部分原因是由于锂电池价格下降,而锂电池是为其提供动力的关键。此外,全球对可持续交通方式的认识也有所提高。 BanklessTimes对全球电动车销售趋势进行了研究。该网站最新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动车销量突破了660万辆大关。这一数据约为这一年全球汽车销售的9%。此外,这一数据是2020年所出售的3M电动车的两倍,是2019年所出售的220万辆车的三倍。 BanklessTimes还估计,这1600万辆使用中的电动车每年的耗电量约为30太瓦时(TWh)。这相当于爱尔兰的年发电量。这些车在对抗二氧化碳排放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降低了化石燃料的消耗。 中国在引进电动汽车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BanklessTimes的汇编显示,十二月是电动汽车销售最受欢迎的月份。在前三大电动车市场,十二月的销售额在一月翻了一番多。同样,2021年的月度电动汽车零售额比2020年同期至少多出50%。 数据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市场。2021年售出了340万辆。这比2020年全球其他地区销售总和还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这一年的销售额几乎增加了两倍。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处于引进电动汽车的前沿。自2015年以来,中国在这一领域每年的增长速度是最快的。这一电动汽车市场有望在2025年实现政府设下的目标,占到机动车年产量的20%。
(c)sezerozger - stock.adobe.com

“在德国的中国金融投资者 —— 一份现状分析”

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的私募股权(PE)投资者以及以中国为焦点的PE投资者在德国交易市场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20和2021年间的活动受到了更多的限制,除了疫情以外,还有其它的原因。但这一发展对于2022年及以后是否有决定性的意义呢?文׀ Moritz Freiherr Schenck和Fabian Walisch 近年来中国PE行业的发展 在过去十年的最初几年,中国主要推出了风险投资(VC)基金,数量和价值都持续增加。从2015年起,随着本地市场的日趋成熟,筹资活动也从2014年推出的不到300支基金激增到2015年的400多支。2016年新推出的基金数量甚至达到了近500支。然而,这一筹资集会在2018年后由于中国的新法规而严重放缓,而2021年更是由于新冠疫情达到了890亿美元的暂时最低点——相比之下,2014年的筹资额为1170亿美元。尤其是首次成立的基金越来越难以在中国筹集大量的资金。这一发展目前导致基金的平均规模提高到了3.6亿美元。这样的基金规模主要由中信银行(CITIC)、高瓴资本集团(Hillhouse Capital)或者太盟投资集团(PAG Asia)等老牌私募基金设立。 2020年筹集的资金大约有近一半投在了中国四个大都市的公司中: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然而,近年来有向更广泛区域发展的趋势,因为这四个地区在交易中的份额有所下降。不过,大宗交易还是更有可能发生在这“四大区域”。 在中国PE投资者所青睐的行业中,可以找到明显的热门行业:医疗行业,尤其是医药行业,目前位居热门行业榜首。对半导体行业的投资也有所增加——从2019到2020年,其数量从275个增加到了403个项目。一家新成立的芯片公司要为建立芯片工厂筹集资金的时间,目前平均为一年零四个月。中国政府的工业战略以及世界市场对半导体的强劲需求引发了高度的投资势头。其他的重点行业有高端制造和人工智能。然而,人工智能行业的交易从2018到2020年急剧下降——从648宗下降到了338宗。这主要是由于新法规的出台,在总体上降低了PE行业的吸引力,特别是限制了通过外国资本市场的退出机会。 然而,中国以外的投资在中国PE行业中仍然处于次要的地位——毕竟国内市场提供的投资机会已经绰绰有余。不过,即使是相对整个PE市场而言,PE基金的海外活动在可控范围内的份额也不应该因为绝对规模而被低估。中国以外的投资为PE基金提供了机会,能够将中国专业知识引入公司战略中,以及可以投资于在国内市场受到更严格监管并因此缺少吸引力的行业,尤其是科技及数字领域。同时,他们开辟了更广泛的退出选择机会,特别是在资本市场中。 中国投资者在德国的交易活动 2016年到2018年之间,中国投资者在德国进行的并购交易数量下降了近40%。2019年以来又逐渐上升,因此,2021年的交易量只比2016年的水平低了25%。这一增长主要是来源于VC环境的交易。与2016年只有一笔VC交易相比,2021年飙升到了11笔交易,其中尤为突出的是腾讯(Tencent)对CLARK、Gorillas、N26、Scalable Capital几家公司的投资,以及Lilium公司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进行的私人投资公开股票(PIPE)交易。如果不算这些VC交易的话,2021年的交易量几乎比2016年的水平低50%。尤其是PE基金的活动在德国显著下降。与2016年的六笔交易以及2017年的十笔交易相比,2021年仅剩了三笔。就目标领域而言,尤其是汽车和工业行业多年来对于PE基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而消费品行业从2019年以来则一直受到更多的关注。 放缓的活动 按百分比计算,中国国有企业的交易量下降幅度甚至超过了PE交易量(从2016年的17项减少到了2021年的14项)。私营企业的活动也明显减少(从2016年的20项减少到了2021年的14项)。   交易价值上也有相似的情况。2016年,所有中国投资者在德国所发布交易的总价值为137亿欧元,2017年为107亿欧元。2020年,这一数值由于新冠疫情以略低于12亿欧元达到了最低点。2021年有小幅回升,达到了46亿欧元。然而,这个数值几乎完全由价值40亿欧元的VC交易组成,约占2021年所有交易价值的86%。单是Gorillas的C轮融资和N26的E轮融资就各自达到了大约8亿欧元。除了腾讯外,还有其他的全球投资者支持了这两轮融资,因此,实际符合条件的金额只有一小部分。在VC领域活跃的还有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他们分别在2019、2020和2021年参与了Agile Robots的几轮融资,还在2019年参与了粒界科技(GritWorld)的A轮融资以及2018年Omio和GoEuro的D轮融资。2021年还有几个其他的投资者活跃在德国: 无锡创投(Wuxi VC)以及民银资本(CMBC Capital)对GritWorld 吉利(Geely)对Volocopter 宜信(CreditEase)对wefox Skynet Trading对holoride 数码天空科技(DST Global)和和玉资本(MSA Capital)与腾讯一起对Gorillas的几轮融资 数码天空科技(DST Global)和和玉资本(MSA Capital)与腾讯一起对Gorillas的几轮融资 2016年是PE基金以近21亿欧元创纪录的一年,而2021年德国仅有三笔PE交易的投资额不足两亿欧元,其中包括来自香港的群欣投资(Kwanyan Investment)对Hawema...

Mumm kompakt – Wie endet Chinas politischer Drahtseilakt?

In China sorgt die ungewisse Abwicklung des insolventen Immobilienentwicklers Evergrande weiter für Verunsicherung. Die Andeutung, mit ausländischen Gläubigern in Verhandlungen um Umschuldungen zu ge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