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魅力:规模和资金实力

Prof. Dr. Dolores J Schendel is CEO of Medigene AG. From 1998–2013.

德国生物技术公司Medigene AG致力开发用于治疗癌症的个性化免疫疗法,其核心关键为T细胞受体(TCR)。 2019年4月,该总部位于慕尼黑附近马丁斯里德的公司宣布与中国公司Cytovant达成合作协议,其里程碑付款高达10亿欧元。我们采访了首席执行官Dolores J. Schendel博士教授。

Advertisements

中德IP访谈:与Cytovant合作并向其授权的背后有何更重要的战略意义?

Dolores J. Schendel博士教授:细胞免疫疗法能使自身免疫系统对抗癌症,该步骤要求治疗达到精准个性化,而这正是我们Medigene 的T细胞免疫疗法的着手点。我们最终可为全球各类患者群体和市场量身定制TCR疗法。对于特定的适应症和患者群体,我们当然希望公司内部自己开发技术。至于其它的适应症,尤其对于中国等更大的市场,我们则希望与合作伙伴共同研发。

这是否意味着,就中国市场而言,合作伙伴必不可少?

可以这么说,各方都能受益于我们的战略:基于对区域特殊性的认知,我们能精准地为患者制定出合适的治疗方法。另一方面,有了这笔授权款项,我们能够将这些方法投入到昂贵的临床开发中,从而为我们的研究获取重要的患者数据。通过Roivant的子公司Cytovant,我们找到了合适的中国和亚洲市场发展合作伙伴。

在此之前如何与中国展开合作?

从第一次见面到起草具体的合同,合作始终是进展积极且目的明确的。我们对谈判中快速可靠的协议感到尤为高兴,最终也因此成功签署合同。Roivant是我们经验丰富的合作伙伴,他计划通过其子公司Cytovant,将亚洲市场上,特别是中国市场上的癌症疗法模式转变为个性化疗法模式,并让亚洲人群可以接受相应的T细胞免疫治疗。

何为中国市场的风险和机遇?何为德国中型公司必须或应该特别注意之处?

由于资金充足,细胞疗法的临床开发不仅能在西方进行,也能在亚洲地区进行。与此同时,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的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的临床试验数量。这种资金实力以及市场规模正是中国公司作为合作伙伴的魅力所在。然而,另一方面,政治因素不容忽视,专利保护同样也是如此。

中国和德国在生物技术方面有何本质差异?

如之前所说的,中德之间的一个重要区别是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实力,风险准备和大量的临床实验。我们在德国很难找到勇于冒险或专业的投资者可以支持我们有风险的、偶尔亏损的商业模式。与美国或中国基金资本相当的生物技术基金也非常少。

鉴于这些财务差异,德国生物技术行业是否将远远落后?

正如开始提到的,由于药物研发是昂贵的“补丁”——特别是计划开拓和我们TCR疗法一样创新、个性化的疗法——德国生物技术公司必须求助于外国投资者。德国政策也该考虑如何改善风险投资的框架条件并采取相应行动。此外,它应该对初期和风险商业模式表现出更大的开放性。

未来的项目如何进展? Medigene是否计划在亚洲或中国进一步授权许可或展开其他类型的合作?

在几周前宣布与Roivant / Cytovant合作后,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开始展开实际的研究工作。我们的合作伙伴在当地必须建立起一些必要的技术设备,我们Medigene也必须做出相应的公司结构安排。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做的。在另一方面,我们的企业战略的下一步就是单独或合伙进一步研发创新技术,不仅针对血癌,也要对抗实体瘤。正因如此,我们一直不断与各竞争对手进行谈判并探讨办法。

哪些趋势对生物技术行业的未来至关重要?

我们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患者将能体验到针对其疾病的极其个性化、量身定制的疗法。而要做到这一点,专业筛选模型和可以从众多患者数据中得出最优治疗方案的智能分析工具则必须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

Dolores J. Schendel博士教授,衷心感谢本次访谈

在我们的最新杂志《中德投资平台》(2019第2期)中有详细探讨生物技术领域。点击此处阅读该期刊。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