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Search

tailor - search results

If you're not happy with the results, please do another search

中国人欲资助Tom Tailor

又一家德国中小企业将被中国投资者纳入囊中:复星国际今日宣布,打算收购德国SDAX上市时装连锁品牌Tom Tailor。最近,Tom Tailor的财务困境成为了头条新闻。 该时装公司周二表示,复星计划首先以增资10 %的形式以每股2.26欧元的价格收购Tom Tailor的股份。 因此,该公司的股本将从约3850万欧元增至约4230万欧元。此次增资预计将于2月22日完成。发行价为每股2.26欧元。

Wisco Tailored Blanks——无缝焊接

蒂森克虏伯被认为是Tailored Blanks、即拼焊板技术的先驱, 这是一种为汽车工业定制生产金属胚料的生产方法。然而在2011年,这家德国企业决定出售此项业务。以未来为导向的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就是一个对此感兴趣的企业,他们也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带入了谈判。自2013年起,这家中国钢铁巨头便以Wisco Tailored Blanks之名继续生产。
(c)sezerozger - stock.adobe.com

“在德国的中国金融投资者 —— 一份现状分析”

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的私募股权(PE)投资者以及以中国为焦点的PE投资者在德国交易市场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20和2021年间的活动受到了更多的限制,除了疫情以外,还有其它的原因。但这一发展对于2022年及以后是否有决定性的意义呢?文׀ Moritz Freiherr Schenck和Fabian Walisch 近年来中国PE行业的发展 在过去十年的最初几年,中国主要推出了风险投资(VC)基金,数量和价值都持续增加。从2015年起,随着本地市场的日趋成熟,筹资活动也从2014年推出的不到300支基金激增到2015年的400多支。2016年新推出的基金数量甚至达到了近500支。然而,这一筹资集会在2018年后由于中国的新法规而严重放缓,而2021年更是由于新冠疫情达到了890亿美元的暂时最低点——相比之下,2014年的筹资额为1170亿美元。尤其是首次成立的基金越来越难以在中国筹集大量的资金。这一发展目前导致基金的平均规模提高到了3.6亿美元。这样的基金规模主要由中信银行(CITIC)、高瓴资本集团(Hillhouse Capital)或者太盟投资集团(PAG Asia)等老牌私募基金设立。 2020年筹集的资金大约有近一半投在了中国四个大都市的公司中: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然而,近年来有向更广泛区域发展的趋势,因为这四个地区在交易中的份额有所下降。不过,大宗交易还是更有可能发生在这“四大区域”。 在中国PE投资者所青睐的行业中,可以找到明显的热门行业:医疗行业,尤其是医药行业,目前位居热门行业榜首。对半导体行业的投资也有所增加——从2019到2020年,其数量从275个增加到了403个项目。一家新成立的芯片公司要为建立芯片工厂筹集资金的时间,目前平均为一年零四个月。中国政府的工业战略以及世界市场对半导体的强劲需求引发了高度的投资势头。其他的重点行业有高端制造和人工智能。然而,人工智能行业的交易从2018到2020年急剧下降——从648宗下降到了338宗。这主要是由于新法规的出台,在总体上降低了PE行业的吸引力,特别是限制了通过外国资本市场的退出机会。 然而,中国以外的投资在中国PE行业中仍然处于次要的地位——毕竟国内市场提供的投资机会已经绰绰有余。不过,即使是相对整个PE市场而言,PE基金的海外活动在可控范围内的份额也不应该因为绝对规模而被低估。中国以外的投资为PE基金提供了机会,能够将中国专业知识引入公司战略中,以及可以投资于在国内市场受到更严格监管并因此缺少吸引力的行业,尤其是科技及数字领域。同时,他们开辟了更广泛的退出选择机会,特别是在资本市场中。 中国投资者在德国的交易活动 2016年到2018年之间,中国投资者在德国进行的并购交易数量下降了近40%。2019年以来又逐渐上升,因此,2021年的交易量只比2016年的水平低了25%。这一增长主要是来源于VC环境的交易。与2016年只有一笔VC交易相比,2021年飙升到了11笔交易,其中尤为突出的是腾讯(Tencent)对CLARK、Gorillas、N26、Scalable Capital几家公司的投资,以及Lilium公司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进行的私人投资公开股票(PIPE)交易。如果不算这些VC交易的话,2021年的交易量几乎比2016年的水平低50%。尤其是PE基金的活动在德国显著下降。与2016年的六笔交易以及2017年的十笔交易相比,2021年仅剩了三笔。就目标领域而言,尤其是汽车和工业行业多年来对于PE基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而消费品行业从2019年以来则一直受到更多的关注。 放缓的活动 按百分比计算,中国国有企业的交易量下降幅度甚至超过了PE交易量(从2016年的17项减少到了2021年的14项)。私营企业的活动也明显减少(从2016年的20项减少到了2021年的14项)。   交易价值上也有相似的情况。2016年,所有中国投资者在德国所发布交易的总价值为137亿欧元,2017年为107亿欧元。2020年,这一数值由于新冠疫情以略低于12亿欧元达到了最低点。2021年有小幅回升,达到了46亿欧元。然而,这个数值几乎完全由价值40亿欧元的VC交易组成,约占2021年所有交易价值的86%。单是Gorillas的C轮融资和N26的E轮融资就各自达到了大约8亿欧元。除了腾讯外,还有其他的全球投资者支持了这两轮融资,因此,实际符合条件的金额只有一小部分。在VC领域活跃的还有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他们分别在2019、2020和2021年参与了Agile Robots的几轮融资,还在2019年参与了粒界科技(GritWorld)的A轮融资以及2018年Omio和GoEuro的D轮融资。2021年还有几个其他的投资者活跃在德国: 无锡创投(Wuxi VC)以及民银资本(CMBC Capital)对GritWorld 吉利(Geely)对Volocopter 宜信(CreditEase)对wefox Skynet Trading对holoride 数码天空科技(DST Global)和和玉资本(MSA Capital)与腾讯一起对Gorillas的几轮融资 数码天空科技(DST Global)和和玉资本(MSA Capital)与腾讯一起对Gorillas的几轮融资 2016年是PE基金以近21亿欧元创纪录的一年,而2021年德国仅有三笔PE交易的投资额不足两亿欧元,其中包括来自香港的群欣投资(Kwanyan Investment)对Hawema...
DDW Ranking

德国经济媒体排名榜:在德国的中国企业主

事态的发展与多数警告的声音背道而驰,德国经济并未面临抛售给中国的危机。根据德国经济媒体(Die Deutsche Wirtschaft,DDW)平台的数据,仅有274家德国企业的多数股权掌握在中国企业主手中。 美国企业主以拥有1,853家德国企业中的大部分股权而位居首位,其次是法国(889),瑞士(825)和荷兰(626)。 即便是在累计销售额榜单中,中国企业主也仅排名第11位:其名下的德国企业总销售额为400亿欧元,而美国拥有的德国企业的总销售额为2540亿欧元。但在中国拥有的德国企业中有许多知名企业:从奥格斯堡机器人专家库卡(KUKA)到汽车供应商格拉默(Grammer)、机械工程企业克劳斯玛菲(KraussMaffei)、叉车制造商Still到服装制造商Tom Tailor。 其中甚至有17家企业都在DDW所列举的德国的全球市场领军企业名单上。其中包括普茨迈斯特(Putzmeister Holding)、凯毅德(Kiekert)和Biotest。德国1,413个全球市场领军企业中约有百分之一都在中国企业主手中。 就区域投资活动而言,根据DDW的报告显示,大部分被中国收购了的企业位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53家),其次是巴登-符腾堡州(50家),巴伐利亚州(49家)和黑森州(43)。其中,美因河畔法兰克福有14家被中国收购的企业,从而成为了中国企业并购的“大本营”,紧接着是有13家企业的汉堡。杜塞尔多夫和慕尼黑分别有7家,科隆和斯图加特分别有6家。 最后,就商业领域的重点而言,77%的中方投资是针对工业企业的。20%是服务业企业,而贸易企业仅占3%。 本文参考了德国经济媒体DDW所给的数据。DDW是主攻德国经济的多媒体信息网络平台,欢迎您访问。  
Claudio Chiandussi

为何中国对“德国制造”热情依旧

经济研究员于2019年中期分析称,与德企合作或对德企进行的并购交易项目(M&A)大幅走低。欧洲经济研究中心(ZEW)四月份发布的并购指数创下其自2005年首次统计以来的历史新低,五月份指数也紧随其后成为历史第二低值。德国经济在2019年也仅增长了0.6%,为六年来最低。但至少去年共达成了219笔交易,仅比2018年减少了十笔,且交易规模都较大,其中最大笔规模为E.ON集团收购INNOGY,该笔交易规模估计可高达245亿美元。 五年拉力赛急刹车 并购市场上的涨势在五年后停滞不前并非意料之外——尤其是当中国公司在前几年里进行了大量的收购后,如中国化工收购克劳斯玛菲(KraussMaffei)或美的收购库卡(KUKA)。 对醒目数据//图表的猜想:8.8%中国并购交易(包括香港)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占比从2018年的11.4%降至2019年的8.8%。中国并购交易所占份额从去年的11.4%下降至2019年的8.8%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该国国内及全球的经济形势都十分艰难——与美国旷日持久的贸易争端也是原因之一。其二,当前急缺满足以下要求的收购候选人:(a)能为当前产品组合提供适当的技术支持(b)在允许范围内迎合中国政府目前支持的外商投资方向。此外,卖方对估值期待值提高也使投资者(包括中国)比在2016年景气时期变得更加挑剔。 德国外商收购壁垒更为森严 尽管如此,中国仍对德国的专有技术感兴趣。戴姆勒和吉利近期宣布成立合资企业以计划在中国生产纯电动汽车Smart,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然而,中方竞标者也有时候根本没有决定权,除了对价格的预期值不同之外,这还归因于联邦政府如今愈发频繁地使用其否决权。外商投资“准入产业负面清单”主要涵盖了关键基础设施领域。当该清单对收购库卡一事的说明仍含糊不清,德国政府便从安全政策出发,禁止中国入股输电系统运营商50Hertz。当前关于是否将华为排除在5G网络供应商名单之外的争论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时尚及体育用品:消费主导行业被看好 日益增多且乐于消费的中国中产阶级具有无限潜力:许多公司希望在该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此外,减少对重工业和出口的依赖,并推动消费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的投资项目是受中国政府鼓励的。 同样具有吸引力的还有时尚及体育用品、旅游服务和包装业等以消费者为导向的行业。知名品牌在2019年也很受欢迎。例如中国综合性企业集团复星上头条的收购项目:该集团收购了时尚品牌TOM TAILOR以及英国旅行社托迈酷客(Thomas Cook)的冠名权和两家连锁酒店。传统的巴黎老牌时装屋卡纷(Carven)、瑞士奢侈鞋履制造商巴利(Bally)、法国时装品牌浪凡(Lanvin)以及奥地利纺织品商WOLFORD都已在去年被中国纳入麾下。 展望:2020年有何期待? 尽管欧洲和德国的并购市场环境在“具有挑战性”一项被评估为“不足”,但2020年仍呈现出以下四个趋势。 1. 并购交易将在2020年升温 几宗较大型的并购交易将在本年度内进行。制药业和汽车工业、机械工程或服务业等许多行业的形势正发生扭转。所有非未来核心业务将抓住机会,争取在2020年找到匹配的新买家。如慕尼黑的广告门户网站运营商Scout24于年前出售了其二手车分类信息平台Autoscout24和贷款中介平台FINANZCHECK。巴斯夫(BASF)将其颜料业务转让给了中国人,拜耳(Bayer)和朗盛(LANXESS)将化工园区运营商科伦塔(Currenta)出售给了澳大利亚投资银行麦格理(Macquarie)的子公司MIRA;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也将启动电梯业务出售流程未来几个月内,大多数在德并购活动的出发点都可能是认识到了合作伙伴对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也正是出于该原因,汽车制造商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 Chrysler)和标致雪铁龙(PSA Peugeot-Citroën)最近进行了合并,两家化工巨头杜邦(DuPont)和陶氏(Dow)同业也进行了合并。 强制出售:属于金融投资者的时刻 放缓的经济增长、中美间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或英国退欧等政治和经济发展问题都可能进一步加剧现有的危机,特别是对于汽车工业、机械工程和媒体领域。特别是处于困境中的中型公司常常成为了金融投资者的关注焦点。这些金融投资者得益于利率水平而腰包鼓鼓。此外,许多私募股权公司在2019年发行了大型基金。因此,有大笔的资金正在寻求投资机会。 3. 收购复杂程度增高 鉴于交易规模、复杂程度或某些特定行业领域等因素,并购交易不仅愈发频繁地受到卡特尔监管部门批判性的审视,涉及到跨境收购时,也愈发频繁地受到投资管制——且不仅针对目标公司的总部,有时还针对该公司活跃的其他地区。国际投资管制很快将不再是个例,交易双方必须对此做好心理准备。 4. 中国买家的回归 一旦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开始缓解,中国买家将再次关注国内市场。在寻找专有技术和知名名牌的同时,他们除了将注意力放到德国技术公司和汽车公司外,也更加关注时尚界、食品业和制药业的潜在投资对象——因为德国技术完美地契合了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该战略正是要在以上这些领域推动创新发展。从并购的角度来看,2020年将是激动人心的一年。

复星子公司Hauck & Aufhäuser接管传统银行Lampe

Hauck & Aufhäuser首席执行官Michael Bentlage表示:“此次收购将使我们成为德国领先的私人银行之一。”合并后的银行将拥有约1400名员工,总资产约为1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83亿元)。其直接管理资产将达约350亿欧元,“管理资产”(包括基金和其他第三方管理的资金)预计将达到约1350亿欧元。银行的最终新名称尚未确定,但两家传统公司的名称仍将被保留在新品牌中。

复星收购德国自动化专家FFT

中国民营综合企业控股公司复星收购德国富尔达的生产线解决方案提供商FFT。卖方是Aton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是赫利俄斯诊疗所集团的创始人Lutz Helmig的家族理财室。FFT是全球汽车行业及其他工业的自动化生产设备提供商。本次收购是复星在一年内对德国汽车行业的第二次投资。目前,双方均未对收购价作出表态。此次交易还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

复星集团收购德国汽车轻量化解决方案提供商

复星与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钢联“)共同收购位于拜仁州科勒公司的多数股权。此次交易结束后,复星集团于8月3日对外公开宣布。投资者南钢联是复星国际和南钢集团的合营公司,其中复星持股60%。 对于复星合营公司而言,此次交易是第一次对境外汽车供应商进行投资。交易价格暂未对外披露。

复星投资德国金融科技创业公司

复星加入Naga的首轮资本融资。这家来自上海的巨型联合企业在三月末为金融科技创业公司Swipestox的总公司投资1250万欧元。这笔资金将用于继续扩大该社交交易应用的服务范围和市场。对于Naga和Swipestox而言,复星的加入则打开了他们中国市场的新局面。

复星否认有意收购Stada

复星医药官方声明无意或没有具体计划收购Stada. 多家媒体在上周四援引可靠人士报道上海复星子公司——可能联手卢森堡私募基金协会CVC——竞购德国非专利药制造商Stada. 复星的出现本可以成为竞价Stada的第三家财团,在此之前已公布收购意向的是投资公司Advent和Permira所组财团, 还有Bain Capita和Cinven组成的财团.

复星收购Hauck&Aufhäuser多数股权

复星国际收购了私人银行Hauck & Aufhäuser 80%的股权。中国投资者控制一个德国银行的多数股权还是头一遭。之前,一些企业家们和富裕家庭占有Hauck & Aufhäuser大部分股权。股东委员会代表大多数股东接受了这一收购要求。这家私募股权公司(复星)的参股还必须通过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和其他行政机关的批准。在巴伐利亚农产品合作社股份公司(BayWa)前任主管沃尔夫冈·戴默尔(Wolfgang Deml)主持下的股东委员会建议那些持有剩下20%股权的股东们也接受复星的投标。这样一来,复星将会以2.1亿欧元的价格完全收购Hauck & Aufhäuser。

复星入股KTG

复星拟收购KTG农业欧洲股份公司(KTG Agrar SE)9.03%的股份。股权收购会通过投资组合公司忠诚保险(Fidelidade)来完成。去年伊始,这个上海的入股集团就收购了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忠诚保险。在满足经济以及法律框架条件后,收购协议就会实行。 KTG公司共有675万股,新的股东(复星)打算购买其中的62万股。交易实施后,KTG的所有权就会下降到60.1%。交易双方至今都没有透露合同条件。根据复星最新的股价可推算出,这次参股花费了900万到1000万欧元。 KTG透露,此次参股后双方将会有长期的合作关系。上海私募股权公司复星应在参股后帮助德国农业公司KTG打开中国的食品市场,同时需促进KTG旗下子公司C. Mackprang jr.在中国的农产品交易。 KTG集团现有超过1000名员工。过去三年里,其销售额每年增长40%以上,在2014年达到了2.34亿欧元。这个汉堡的农业集团的市值将近1亿欧元,主要致力于大面积种植有机农作物和常规农作物,比如谷物、土豆、油菜和大豆。 复星和它旗下管理的基金在短时间内已经参股了不少知名企业,比如法国旅游集团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现场艺术表演剧团太阳马戏(Cirque du Soleil),希腊时装公司芙丽芙丽(Folli Follie),意大利男装定制公司卡鲁索(Caruso),美国奢侈时尚女装公司圣约翰(St. John),好莱坞电影公司Studio 8以及英国旅游公司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在德国,复星参股了时尚品牌汤姆·泰勒(Tom Tailor)和德国BHF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