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军世界强国之列的长征之路

中国经济崛起锐不可当的趋势引发西方忧心忡忡。然而西方列国对中国采取的外交战略却大相径庭。何为应对中国的最佳方式?何为北京的战略规划?

Advertisements

全球化的大赢家
中国是全球化的主要牟利者之一。在过去的十二年里,中国的对外贸易额增长了十多倍。2017年,中国出口商品价值高达2.1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若论购买力平价,早在2016年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如今似乎难以想象,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中国竟还有数百万人死于饥荒。

在经济扩张的道路上,中国的目标坚定而又明确。引发德媒广泛关注的新丝绸之路如若顺利进展,将能确保中国在欧亚地区的经济霸权地位。然而,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如巴基斯坦、伊朗及中亚各国——的政治动荡和社会骚乱使该项目中存在着诸多政治不稳定因素。北京计划通过“中国制造2025”战略,推动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现代化。但一段时间以来,国家媒体对此项目一直保持沉默,这或许是为了避免引起西方的恐惧。

中国银行业
德国公众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成立的关注度远不及新丝绸之路,然而它对促进中国出口贸易至关重要。亚投行由中国倡议成立,以抗衡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亚投行共有57个签署国,其中包括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亚投行为整个亚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成立亚投行之前,中国曾试图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改革,希望为新兴经济体赢取更多的影响力,当然更重要的是,其本身也能受益于此。而美国对此加以抵制的做法让中国领导人坚信,在某些情况下无需与华盛顿合作,甚至得与其对抗才能保障中国的利益。

中国进军非洲
中国对非洲及拉丁美洲的投资同样运筹帷幄。在非洲国家,中国已成为最重要的外国投资者,投资额超出法国,英国和德国三个前殖民大国之和。对原材料的兴趣是中国对非洲的大力扶持的主要原因。中国在道路建设等基础设施项目中格外积极。对许多非洲领导人而言,中国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对人权和环境标准的要求没有欧洲人那么严格。近些年,对于巴西和阿根廷等拉丁美洲的主要国家而言,作为贸易伙伴,中国的重要性已远超于美国。中国在拉丁美洲——常被称为美国的“后院”——的经济发展也势如破竹,这加剧了华盛顿对中国的担忧。

在东欧日渐增长的影响力
在东欧,中国也成为国际领先的投资者。例如中国计划扩建贝尔格莱德和布达佩斯之间的铁路线,这将成为希腊和中欧之间交通走廊的重要枢纽。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希腊大规模投资: 自2016年以来,比雷埃夫斯港一直受中国控制。该港口将被大规模扩建,并将成为未来通往中欧的货运枢纽。比雷埃夫斯现在是欧洲八大港口之一,集装箱吞吐量已大幅增加。

被经济问题苦苦困扰的塞尔维亚和希腊也非常欢迎中国的投资。此外,希腊政府也一再阻止欧盟对中国的批判。例如,在2017年夏天,希腊否决了欧盟关于中国侵犯人权的决议。一些欧盟国家怀疑,有着众多中国投资的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也深受中国影响。例如,站边自由民主党的基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在2017年的一项分析中称,“中国对捷克经济和基础设施的核心领域影响力日益增大。”中国在捷克媒体行业的投资尤为显著,其中包括与“亲华”捷克总统泽曼(Miloš Zeman)关系密切的媒体。

近年来,俄罗斯也不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普京早在几年前就强调:“中国的经济增长蕴藏机遇,应当让俄罗斯经济之帆乘上这股‘中国风’。”在能源领域,两国不断谋求合作,推动共赢。俄罗斯正尝试着通过建设中俄原油管道摆脱对欧洲市场的依赖。即便如此,俄罗斯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同样有所畏惧,中国在西伯利亚日渐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则尤为担忧所在。

来自欧盟的阻力
在西欧和德国,过去两年来对中国经济扩张的抵制之声显著增多。德国前外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于2017年在巴黎的讲话中警示道:“如果我们不能制定出一套应对中国的有效战略,中国则能分裂欧洲。”通过与16个东欧及东南欧国家的合作,中国不断加深对欧洲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力,这正是加布里尔的主要顾虑。

在经济层面,欧盟也试图遏制中国的前进。例如,欧盟于2017年年底出台新的指令,继续否定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以此对政府补贴促进的中国产品实施贸易限制。2017年,欧盟对中国生产商共发起了100多起反倾销调查。

中美冲突
贸易限制措施与德国及欧盟先前制定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在先前的政策中,中国被视为共同打击全球范围内变本加厉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坚定盟友,这一合作尤为针对美国政府的保护主义经济政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8年初强调“中国坚定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他更不会错过对欧盟和德国强调这一点的机会,并试图以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理念反衬自己正面积极的形象。

早在竞选时,特朗普就着重批评了美国与中国及德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对此,特朗普不仅计划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还希望“保障美国人的就业机会”,最终目的是在经济上削弱中国,以便能够遏制中国的经济扩张。

2018年夏季,随着美国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中美贸易冲突升级。2018年9月,美国政府持续大幅加征关税。目前,中国受此影响的输美商品价值2000亿美元,高达中国对美出口的一半。然而,2018年年底,中美双方又恢复了贸易谈判。

北京的灵活策略
这次会谈能否促使惩罚性关税的取消仍有待观察。中美双方正在进行谈判,并计划将关税纠纷暂停至三月份。值得注意的是,与美方相比,中方采取的应对措施显得更为灵活。例如,中国将美国进口汽车的关税从15%提高到40%,又于2018年12月对美国汽车关税暂停加征三个月,并解除对美国进口大豆的抵制。这项措施似乎也为贸易谈判提供了更好的氛围。与此同时,北京一再向美国发出信号,表示准备采取强硬措施应对美国新一轮制裁。不同于美国的惩罚性关税,中国目前采取的制裁方式并非全方位攻击,但非常有针对性。例如抵制美国大豆主要是针对特朗普最为忠诚的农民选民。这一进口禁令是对农民的致命一击,因为中国是他们全球最重要的市场。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远远超过美国对中国的出口,这是北京在此次贸易争端中的最大劣势。中国政府意识到这种劣势,并采取灵活的策略作出回应,为其争取时间开拓其他国际出口市场,同时增加中国国内消费,以减少其对美的出口依赖。

党的地位日益提高
北京将此次中美贸易战视为美国企图阻止中国前进的手段。共产党领导则利用此次中美贸易争端事件,动员民众对抗外敌。如今政府对付潜在的批评者以及如新疆少数民族等反对派人士变得更加强硬,这似乎并非巧合。

华盛顿的封锁政策最终更有可能巩固北京统治者的地位。此外,从长远来看,美国经济上的自我隔离也将成为美国出口经济的负担。那些拒绝参与国际竞争的人在创新竞争中也注定失败。

相比之下,德国对待中国的立场似乎更为理性睿智、深思熟虑:坚持合作共赢,推动经济交流,而非盲目对抗。这也恰恰迎合德国的经济需求。长期以来,中国市场对于德国来说举足轻重,无法被忽视。然而,经济合作并不意味着可以对其毫无防备。德国将来应降低对中国投资者的期望。龙是中国的传统象征,平日温和友善,但若龙颔夺珠,必危在旦夕。

Mathias von Hofen

本文转载于smartinvestor.de.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