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企业提供智慧资本”

对于众多德国中小企业来说,通往中国的投资道路是充满挑战的。为了建立对本地市场的了解和经销商网络,往往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况且,并非每一家企业都能够获得所需的必要资源。对于这些中小型家族企业来说,在某些情况下,选择让精通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予以协助不失为一个诱人的选择。而合作在实务中究竟情况如何?曼达林基金法兰克福办事处的负责人Inna Gehrt女士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并阐述了她的观点。

中国初创企业

在过去的几年,中国的初创企业越来越大的规模和影响力几乎是不被外界所察觉的。尤其通过私人捐募的投资, 中国现在也加入到了美国和以色列的初创企业浪潮之中。许多中国先锋人物很快的意识到是网络巨头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让年轻的企业家们的眼睛闪闪发光。许多企业家深受鼓舞,竭力效仿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或者腾讯的马化腾。他们反问自己,“为什么我不可以那么成功呢?“

网络性能欠佳阻碍欧洲企业在华发展

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7.31亿,堪比美国总人口的二倍、相当于欧洲人口总量。中国互联网络中心认为电子商务是网民数量迅速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同时,中国作为工业产品的贸易合作伙伴也在国际上也广受欢迎。因此,企业或组织若想成功扩张中国市场,一个在线网站无论是对于B2C还是B2B市场都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很多企业却并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原因何在?

中国投资热:游戏升级而并非结束

62宗并购交易,110亿欧元交易总额——2016年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收购和参股如火如荼,并购意愿似乎毫无止境。然而在今年三个月过后,交易宗数却屈指可数。因此很多地方得出结论:中国在德国并购市场上的投资热已然成为过去时。然而即使在2016这一创下纪录的年份里,第一季度也只不过有9宗交易,仅凭这个数字是无法解释其后180度的转变的。

“如此设想,收购欧宝极有可能实现双赢”

欧宝在近九十年后再度易主。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从美国通用集团处耗资22亿欧元收购欧宝。在收购之后,PSA将以17%的欧洲市场份额成为仅次于大众集团的欧洲第二大汽车生产商。与此事有间接关系的是东风摩托。这次收购对欧宝员工意味着什么,会不会给欧宝带来重新进入中国市场的商机,以及这次收购是否是最佳的解决方案,详情请见以下对Berners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Lutz Berners的访谈。

中国对外投资为何频频引发争议?

德国市场对来自中国的资本充满了吸引力。高素质的劳动力、高度专业化的生产工艺和德国制造的品质保证,都是中国企业选择德国进入欧洲市场的主要原因。德国作为掌握多个前瞻性行业核心技术的工业强国也备受中国政府关注。与此同时,许多德国企业在被收购合并后对中国投资商给予了正面评价。中国企业的积极投资究竟对德国经济有何宏观影响?贝塔斯曼基金会的一项最新调查探讨了这个问题。 中国对德直接投资使两国经济相互交织,为德国市场带入新资本,并为当地保留和创造了更多就业岗位。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看,中国投资商的加入也有其特殊意义。“许多在过去几年被中国投资商收购的德国企业和新股东都有很好的合作经验,其中包括中国股东对保留当地公司的运营及就业岗位的承诺和德国企业从此进入中国市场获得的便利。”贝特斯曼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及该项调查的撰稿人Cora Jungbluth解释道。 当然随之而来的也有负面的声音,首先就是对中国政府可能会对企业施加影响的担忧。中国企业内部的权力架构通常相对不透明,同时在中国政府职能与经济领域在非官方层面频繁交集。因此中国的民营企业尚不能被看作单纯为经济效益驱动的经济主体,更不用说其他直接受中央控制的国营企业。 Cora Jungbluth认为,中德两国在经济合作中所处的地位并不平等:德国为中国投资商提供了自由的市场准入,且未对行业关键技术建立保护机制。相反,中国政府对战略性行业的对外合作则采取有意识的保护政策。“中资企业在德国享有很高的自由度,在中国的德资企业则无法享受同等待遇。”Cora Jungbluth评价道。她认为解决这一矛盾的关键在于,德国和欧盟政府要在毫无顾虑的出售本土企业和彻底的贸易保护主义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显然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请点击链接阅读调查报告全文(英文)

中国自由贸易区

虽然中国自由贸易区的政策大体一致,但是这四个贸易区的一些特殊规定上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比如说,四个区域内企业税与个人所得税的制定有所不同,同时上海和天津对待跨境流金也是不同的。此外,虽然贸易区内对外商直接投资的法制十分宽松, 出资者也须关注这四个自由贸易区内不同的限制与许可。

“重要的是正确归类中国伙伴的行为”

一个潜在的中国合作伙伴有多诚恳?不管是正在计划销售合作还是要建立合资企业,抑或是正在计划将自己的企业卖给中国投资者,都应当在签订合同之前进行一次彻底的背景调查。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发生不愉快的意外事件。德国丰伟律师事务所上海办事处的负责人Patrick Heid向我们解释应该注意的要点。 《企业家杂志》:在中国,一家德国企业能够信赖哪些资料并对一个潜在的中国合作伙伴进行第一步的背景调查? Patrick Heid:一般来讲,第一步就是中国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德国一样,通过电子工商登记信息可以获得一个潜在的中国合作伙伴或者买家的重要信息。想要获得更多的信息,就要复印工商登记档案并且查询最高法院的数据库,该数据库当中记录了所有被执行过法院判决的企业。 到底应该了解哪些要点呢? 首先肯定要确认这家中国企业是否真实存在。下一步,我们通常会检视企业的成立日期、股东身份、注册资本及其缴纳情况。特别是后者能够提供有关企业资本实力的线索。此外还要在工商登记信息中确认谁是法人代表?与德国不同的是,这一角色一般不是由总经理来担任,而是通常对外都比较低调的董事会主席,作为国企的法人代表,他甚至根本不会露面。最后还要了解中国合作企业的经营许可是否涵盖计划中的合作范围,例如销售、合约制造商或者(共同)投资等。否则经常会导致无法开展预期的业务。 对您来说什么是警告的信号或者剔除的准测? 剔除标准一般是:如果我们在背景调查中确认,合作伙伴所列举的核心数据例如股东集团、资本配置或者员工人数不属实。如果我们证实,中方遵循特定的战略思想,但却未告知德国合作方,这也经常意味着对话的终止。例如最近有一个案例:其中中方合作企业已经全面完成了上市的准备,他们所计划的合资企业只是为了加快自己的上市进程。当德国合作方通过我们的背景调查得知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就失去了对于中方的信任。 什么时候德国企业能够独立进行这样的调查或者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寻找专业的咨询公司才算是有意义的? 电子工商登记信息是每个人都能查阅的,就算在德国也可以进行查阅。由于只有中文的名称才能作为正式的公司名称并且工商登记信息只有中文版,所以只有拥有相应的语言能力才能实现目的。如果某些迹象导致企业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那么通常只有寻找一家在中国运营的咨询公司才能成功,该公司不仅要了解中国法律,而且还要熟悉中国商务交际的文化特色。也包括如果想要在当地和通过中国互联网获得工商登记数据以外的背景调查信息,如所谓的项目、客户、生产能力等等。那么,中国当地的专业协助是不可或缺的。 如果中国企业发现了机会,那么他们就会冒险进入他们并没有什么经验的业务领域。对于德国合作伙伴来说,这可能意味着风险。德国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对于德国方面来说,首要要正确归类中方的行为:因为在传统上,中国企业的增长是依靠机遇来实现的,所以在中国普遍的做法是:如果一个业务领域有利可图,那么即使该企业对于计划中进行的合作或者成功交易后该如何执行只是有很多的想法,却并没有把握,但企业仍然会在短期内进入该领域。在合同签署之后,这些想法经常被证明是无法实现或者只是能够部分实现。这样的行事方式一般也不是恶意的欺诈行为,而更多的是中国企业敢于冒险的表现。即使收购中国企业或与中国企业合作乍听起来很有说服力,但建议德国企业还是要在签署合同之前对其中国伙伴的计划书进行可信度审查,必要时也审查计划书的可执行程度。 德国企业还应该注意哪些由于文化而造成的商业行为差异? 这种差异确实不少。我一再留意到的是,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采取完全不同的方式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以及可靠性来获取对方的信任:一家德国企业一般对业绩保证、销售预期以及时间跨度保持低调,并且还会坦诚地向对方指出自己的产品以及组织的能力界限。中国企业的做法正好相反,为了表达对完成交易的诚意和强大意志,他们会承诺在极短的时间内清除所有的绊脚石,而且还会再次提高已经非常野心勃勃的销售预期,并且还会承诺在规定的时间内保质保量地提供所需的产品。与此相对应的是让双方都失望:中方会抱怨德方没有完全投入,而德方经常会对最终没有被实现的承诺感到失望。所以双方在谈判阶段就要约定符合现实的期望值。   Heid先生,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   人物简介 Patrick Heid (海德)是德国丰伟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以及合伙人,他自2010年起是上海办事处的负责人。他的专业领域是为在中国运营的中型企业以及集团提供企业建立、并购交易、法律以及战略主题方面的咨询。除此之外,他还向在德国收购企业的中国投资者提供咨询。Patrick Heid拥有15年的中国经验,并且讲一口流利的汉语。

“我们的交易流量十分强劲”

工业4.0在中国和亚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当地的很多企业寄望于欧洲先进企业的技术专长。这对于私募股权投资者来说是个令人激动的机会。其中一家完全专注于欧亚工业技术合作的持股公司就是汉德资本。公司于2015年由蔡洪平先生和Wolfgang Seibold先生共同创立,最近作为克劳斯玛菲收购案中的联合投资者,汉德资本为自己赢得了声望。

在德外国投资者的指导手册

德国现已成为最受外国直接投资青睐的国度之一。地处欧洲中心整合欧洲大陆及全球经济网络,巨大的市场、雄厚的科研实力、世界领先的“高精尖”工业制品、相对较高的就业率以及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这些都成为了德国的优势所在。但在德国成功投资并非易事。在开设公司难易度的全球排行榜上,德国位于第107位。而在税务方面,这个国度也因为复杂的法律环境排名靠后,仅列第72位。外国投资者在进入德国市场前,必须全面彻底地了解德国的具体投资环境。 为了使外国投资者更加方便快捷地进入德国市场,全球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出版了相关指导手册《在德投资》。这份英文出版物主要包括了公司法、财务申报、公司及自然人纳税以及劳动法的信息。在最新出版的2016年新版手册中,来自毕马威的专家重点关注了管理方面的最新变化,例如《税务变更法 2015》、《资产负债准则-转化法》、《变更及简化企业纳税法》等。这些法律性框架文件及其透明性对企业意义重大。同时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了解法律监管、资产负债及税务方面的有关规定,有助于企业作出正确的决定。 电子版手册(英文)请点击这里免费下载。纸制印刷版请联系毕马威德国中国业务发展中心总裁、审计合伙人Andreas Feege订购。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关于避免双重征税的新协定

中国和德国的经济关系在近二十年来越来越密切。因此在2007年,中德两国开始了关于新的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的谈判,目的在于更新1985年的税收协定。2014年3月双方已经签订新的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但是两国政府最近批准实施的进程冗长,且有延迟。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的消息,新修订的双重征税协定将有望自2017年1月起实施生效。协定改变了包括纳税地、预扣税及税务局之间的合作等内容。

中国计划占领机器人市场

中国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成为世界领先的机器人供应商。中国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印发的一项规划提出,2020年中国自主品牌工业机器人年产量将达10万台。《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还明确了销售目标,即用于医疗和养老的服务机器人年销售收入将超300亿元人民币(合40亿欧元)。 这项最新规划提出,到2020年,中国企业将覆盖整个机器人行业的产业链。达成这一目标的关键在于核心技术,包括伺服电机及驱动器、控制器在内的关键零部件取得突破。中国此举剑指国际市场。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解释说:“我们不仅要把机器人水平提高上去,而且要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抢抓先机。”该规划将机器人视为衡量国家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发展水平的一项重要标志。中国现在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其机器人市场的发展蕴藏无限可能。因此,提早布局未来市场显得尤为重要。 组建机器人创新中心是实现该规划的一项重要举措。此外,中国政府在规划中还明确了三个自动化产业未来需要强化的重点领域,即实现机器人质量可靠性、市场占有率和龙头企业竞争力的大幅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