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北威州之间的新生命科学桥梁

生命科学技术将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生活条件,其中许多领域将会得到改善。无论是在比如糖尿病、癌症、炎症疾病等方面采用的个体化的基因疗法还是基于微生物组的疗法,其效果范围是巨大的。这一领域已经发展成为德国的关键部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及受其州政府委托而组建的北威州生物产业联盟(BIO.NRW),在德国未来生命科学结构的发展和扩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个联盟在人口最多的联邦州发起并促进了研究机构,公司,投资者和政治之间在联邦州层面上以及国内和国际上的合作,尤其是与中国的合作。

中国与北威州之间的新生命科学桥梁
图片来源: fotolia; © SergiyN

根据安永的报告,2019年,德国生命科学行业的销售额增长了10%,达到48.7亿欧元,其中仅北威州就占了约42%,员工人数增长了16%,达到33,706名员工,而研究及发展的支出则增长了21%,达到17.9亿欧元。中国(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与北威州之间的贸易总额也很庞大,2019年增至427.3亿欧元左右。因此,中国是北威州的第二大贸易伙伴。1,200多家中国公司在这里开业,约占德国所有中国公司的一半。其中包括例如华为(西欧总部)(Huawei),中兴通讯(ZTE),三一重工(SANY Heavy)或中国国际航空公司(Air China)。此外,来自北威州的2700多家公司在中国设有代表处,在那里进行投资或开设分公司,这大概占了所有德国在华投资的25%。中国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公司之间将在生命科学领域建立起许多桥梁,就像北威州生物产业联盟(BIO.NRW)那样。

对中国生命科学企业的多元化支持

北威州生物产业联盟(BIO.NRW)的明确目标是可持续扩张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生物技术的实力。为此,它为初创企业和中小型企业提供支持,成为青年科学家的联络点,加强技术转让,扩大公司与科学家之间的网络,并促进与生命科学公司以及中国对话伙伴的联系。为了促进交流,北威州生物产业联盟(BIO.NRW)组织了各种活动模式,例如 BIO.NRW.red的平台会议,BIO.NRW资助活动,BIO.NRW商业天使大会,MEDICA论坛以及在BIO USA和BIO-Europe的北威州代办处。所有这些活动都有助于扩大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生命科学网络。中国在这个网络中扮演着特别重要的角色。与中国及其生命科学公司牢固的业务合作伙伴关系可以帮助北威州在生命科学领域大力推动地区发展。为此,北威州生物产业联盟(BIO.NRW)与北威州生物集群管理公司(BIO Clustermanagement NRW GmbH, 简称BIO CM)合作。2017年联邦教育与研究部还将BIO.NRW和BIO CM与合作伙伴国家中国选入了其“前沿集群国际化”的计划中,并资助了“ ChInValue”项目(中国-北威州创新生命科学价值链)。该项目成功推动了新的行业合作。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与中国生命科学公司之间的代表团频繁互访也促进了商业活动。总的来说,北威州与中国多省之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历史可追溯到三十年以上。遵循这一传统,BIO.NRW和BIO CM现在正努力建立在生命科学领域中长期并成功的合作。 BIO CM依靠中国员工,他们可以通过其专业知识和关系直接访问中国网络和信息源。这样,以北威州为基础的中国生命科学公司将获得最佳的业务发展支持。作为服务提供商,BIO CM还在北威州和中国额外组织了商务研讨会,包括在中国主要活动中拥有展位套票的代表团出访,并帮助确定潜在的合作伙伴。公司研究也提供了有趣的支持。BIO CM根据要求为中国和德国公司创建了这样的研究,其中包括北威州的高科技开发研究,市场和技术研究,最重要的是进入中国市场的研究。因此,如果在中国和北威州生命科学领域交流框架内有需要,可以找到很多对话伙伴。

贸易战时期与中美开展安全的业务

Bio.NRW Cyber Security Workshop2020年10月8日,由BIO.NRW出资的BIO CM第二届网络安全研讨会举行,主题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如何以安全的方式方法与美国和中国进行商业活动。” 这次在线活动首先是关于美国和中国之间日益加深的裂痕。 德国商业杂志Handelsblatt的托斯滕·里克(Torsten Riecke)在他的报告“ 美国与中国:21世纪的决斗“中阐明了德国企业的影响。他的论点是:德国公司的经济危机和对中国及美国的依赖性已经随着新冠疫情变得更加严峻。在脱钩的背景下,也就是西方公司从中国撤离并点燃中国制造商华为的“技术战争”之时,里克(Riecke)建议将弹性作为地缘政治的一张新的好牌。受调查的公司中有多达40%希望将来生产更接近其市场的产品。弹性供应链将被放到公司最重要的位置。中国作为市场仍然毫无争议地保持其重要性,尽管地位已经从合作伙伴变为“系统性竞争对手”。外国公司在中国进入市场的权利和机会比起中国公司来说仍然更少。中国公司所获得的政府补贴仍然极度缺乏透明度,这使得他们挤占或收购竞争对手。

在讲座之后的特邀嘉宾座谈会上,泰勒·韦辛(Taylor Wessing)的合伙人托马斯·帕特洛赫博士(Dr. Thomas Pattloch)也总结说,欧洲正在与中国正处于明确的系统竞争中。中国领导层现在正和美国一样积极捍卫自己的立场。这种脱钩正在进行中,不过不是出于政治原因,而是出于经济原因。由于中国不断上涨的工资和成本,纺织业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现在,保护专利非常重要,因为中国在这方面非常积极。

ASW-Bundesverband的董事会主席沃尔克·瓦格纳(Volker Wagner)表示,德国公司在贸易战中没有面临“选美国或中国的决定”。可以将华为因为安全隐患排除在5G扩展之外,但另一方面,还是要从中国购买太阳能电池板。在这一点上,他主张借鉴美国安全理事会建立一个欧洲层面的机构,以便为欧盟负责地做出权衡后的决定。美国与中国之间日益加深的隔阂对于德国供应商可能是一个机会,因为他们可以发现其中的空档。同时,他对德国公司在中国面临的IT安全风险进行了差异分析,例如在中国新的强制性税收软件中,其中就包含了安全漏洞和后门。在放弃整个市场之前,必须认识到风险,加以限制且使其可控,并作为成本因素在定价时加以考虑。

最后,NGN Capital LLC公司常务合伙人彼得·约翰博士(Dr. Peter Johann)谈到了生命科学公司在同时拥有美国和中国的合作伙伴时遇到的障碍。他警告,越来越严格的控制要求将更详细的信息传递给审批机构,而潜在的合作伙伴或竞争者可能会查询部分信息。

即使负责人们讨论了由于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生命科学市场的政治发展而导致的日益严酷的框架条件,但BIO.NRW还是很清楚:要不断扩展中国网络,并将在进入和扩展中国市场时整合合适的本地及区域合作伙伴,以此给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公司提供精确的支持。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