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行业的全新合作

七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被认为是全球汽车行业的先锋。2019年,中国生产的汽车超过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然而,经过了30年的增长,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和初创企业正在通过创新产品进入市场的同时,中国的销售额自2018年以来还是一直在下降。新冠疫情对汽车销售造成严重打击,加速了下降趋势。中国汽车制造商协会中国汽车工业协会(CAAM)估计,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整个2020年中国的汽车产量将比去年减少100万辆,销量可能将下降多达15%。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将在2020年连续第三年萎缩。尽管如此,绝大多数人目前还是对中国将弥补因新冠疫情造成的衰退很有信心,中国政府也已经对此采取了多项措施。在某些行业也将会有德中伙伴之间的合作。

中国的合资企业:从“强迫婚姻”到“恋爱婚姻”?

自2018年以来,中国对汽车行业外商设立合资企业的约束逐步废除。2018年7月以来,外商就可以设立新能源汽车和特种车辆的全资子公司(外商独资企业WFOE),今年开始也允许外商设立商用车的全资子公司。2022年起,对乘用车生产的限制也将取消。但是,与中国合作伙伴以合资企业形式进行合作仍然可以继续保持优势,例如,为了更好地与电动汽车制造商接触。尽管宣布了终止合资企业约束,2018年仍掀起了一轮中德合资企业设立的浪潮,其中包括汽车供应商本特勒集团(Benteler)和中国第一汽车集团(FAW),采埃孚公司(ZF)和安徽合力(HELI),海拉公司(HELLA)和海纳川公司(BHAP)以及博世(Bosch)和中联汽车电子(Zhong-Lian Automotive Electronics)之间的合作。中国新的《外商投资法》(FIL)于2020年生效,废除了先前的三部有关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和外商独资企业的法律(所谓的FIE法),以便使公司法现在适用于在中国的所有投资形式。《外商投资法》主要的革新包括了改变合资企业的组织结构,增强拥有至少三分之二股份的大股东的决策权,以及与自然人合资的可能性。即使新的《外商投资法》现在正式禁止强制性技术转让,一些地方政府仍继续对(技术)合作施加影响。根据《外商投资法》第22条,技术合作原则上应基于双方之间公平和自由的谈判。对此还没有做出实际的检验。

将新能源汽车作为关键市场

中国也是全球范围内替代驱动汽车的最大销售市场。这个市场不仅包括了电动汽车以及插电式混合动力车,还包括了氢燃料电池以及合成燃料等等。在这个领域的成长是基于中国政府的定向补贴,目的是让城市交通中的消费者能够买得起带有替代驱动装置的汽车,此外,政府需求也促进了大量的购买。自2014年以来,中国通过销售奖金和税收优惠为这个领域提供了支持(本该到2020年截止,现延长至2022年)。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的目标是,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应占到所有售出汽车的20%。随着国际原始设备制造商大规模进入电动汽车领域,以及中国政府对国家资金使用的集中和减少,这一部分有可能将进行重新调整,从而减少初创企业、制造商和供应商的数量。在这方面我们也能看到有许多中德合作和合资企业。

“数字化vs马力”:充满活力的初创公司和技术巨头之间的紧张关系

与新能源汽车相似,中国也是除德国以外有着明确战略目标的智能网联汽车(ICV)先驱。中国也希望到2030年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市场领导者。外国投资者只能与中国合作伙伴一起为中国ICV市场服务,例如大型互联网集团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或腾讯(Tencent),他们必须与这些合作伙伴一起研发在中国运作的系统,或者必须与中国合作伙伴共享自己的系统。一个知名的例子是百度运营的Apollo平台,有100多家国内外公司参与,其中还包括戴姆勒(Daimler),博世(Bosch),大陆集团(Continental)和宝马(BMW)。替代方案可能是完全依靠在中国开发的软件,但是即使那样,很大一部分的ICV技术基础设施也必须来自希望从外国汽车制造商或供应商的专业知识中受益的本地公司,当然还得愿意为使用他们的系统而付费。

为了阐明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监管限制,我们选取四个对在中国的外国公司构成特殊挑战主要类别:

  1. 增值电信服务(VATS):中国所有类型电子通信的监管框架都很复杂,且往往不明晰;对颁发许可证有很高的资本要求和严格的前提条件。总的说来,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领域,通常不允许外国投资者持有多数股权。
  2. 导航系统:中国的地理数据访问受到国家安全法律的严格管制,只有在非常严苛的条件下才能得到许可证;外国投资者无法进入中心区域,特别是电子导航系统的自行开发。
  3. 数据保护:中国对此已经颁布了大量的法规。中国的数据收集尤其对于外国公司而言是受到严格监管的;向国外传输数据是由职责范围很广的中国网络安全法进行管控。
  4. 道路交通测试:这个方面对外国制造商(包括持有许可的宝马和戴姆勒)同样有很高的要求,这实际上与上述各领域密切相关

总结

未来我们还将看到大量与行业内部的深刻变化息息相关的合作。中国正处于从使用带内燃机的传统运输工具向按需出行主导的市场(滴滴出行)转变的过程中。此外,在中国正发生从燃油发动机到新型驱动器的转换,例如电动或氢气发动机,而且这个转换的速度比其他任何大型市场都要快。谁想加入这个市场,就必须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这不仅是考虑到成本和复杂性,还鉴于中国的监管框架。

Porträt Thomas Weidlich
来自托马斯·魏德利希(Thomas Weidlich)

托马斯·魏德利希(Thomas Weidlich),法学硕士 (Hull赫尔),自1996年以来便成为陆德律师事务所(Luther)的一员。 在2000年至2005年间,他领导了新加坡办事处。 自2005年以来,他一直是整个亚太地区法律咨询的负责合伙人,重点关注中国和印度。 托马斯·韦德利希(Thomas Weidlich)是咨询和协调跨境公司收购,合资,股票发行和重组方面的专家。

Porträt Eva König – Luther Law
伊娃·柯尼希(Eva König)

伊娃·柯尼希(Eva König),工商管理硕士(尼尔廷根-盖斯林根经济与环境应用科学大学)是一名汉学家和商业经济学家。她曾就读于图宾根,尼尔廷根,北京和厦门的大学,并在中国工作了多年。 她的中文非常流利,在中德伙伴合作方面拥有十多年的经验。自2019年起,她加入了陆德律师事务所,并服务于德中公司交易中的中国业务部。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