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宇股份并购海外破产重组公司

星宇股份在8月27日发表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星宇车灯(香港)有限公司将出资460万欧元收购奥地利I&T 公司70%股权。

通过中方投资获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到访上法兰克地区Waldrich Coburg机械设备公司的人,一定会留意到办公楼前面的四面旗帜——德国国旗、巴伐利亚州州旗和Coburg市的市旗,这些都不稀奇。然而从2005年起,这里偶尔也飘扬着五星红旗。这是因为在2005年,中国国企北京第一机床厂收购了这家企业。
Car assemly line

汽车零配件厂商Paragon建立合资公司

与中国汽车零配件厂商江苏日盈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一起,paragon股份公司成立了它在中国的第一家合资公司。合资企业的生产基地将会设在中国合作伙伴的所在地、距离上海大约160公里的常州。目前,该合资企业还在等待中国有关部门的审批。
Shanghai Nanpu Bridge

共同占领市场

来自中国北京的国有企业中航工业机电系统股份有限公司(AVICEM)对德国汽车配件供应商KOKI的收购表明,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收购活动越来越专业。那么他们对这家中型企业有什么打算?
Nun mit Sitz in China: Firmenzentrale von Sanhua Aweco in Wuhu

了解和信任

在博登湖边的Neukirch区居住着约2600位居民。该区域不仅拥有一片田园风光,还孕育了一个中德并购项目的成功案例。家电制造商Aweco在1960年建成的Neukirch区于2013年被三花集团收购,此举也挽救Aweco公司于危难之中。现在Aweco的业务又重新蓬勃发展起来,超过950位员工每年创造1亿欧元的年营业额。只是该公司的生产基地从德国完全转移出来,并非转移到了中国,而是波兰。

“当时没有人信任我们”

上工申贝公司于 2005 年对 Dürkopp Adler 公司的收购是在德国与中国战略投资者最早的第一并购之一。今年,上工申贝收购了另外两家德国公司 Pfaff 和 KSLFR。上工申贝首席执行官张敏解释了隆重德国情节的原因。

“大部分的担忧在短期内就化解了”

Unternehmeredition(《企业家》杂志): Bremer(布雷默)博士,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铁路设备供应商——中国南车集团(国有公司)的子公司,株洲时代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MT)对ZF橡胶和塑料制品业务的兴趣点在哪里?

“如果投资者没有可以信赖的人, 这是很危险的”

位于法兰克福-奥得河畔的太阳能供应商Conergy公司已经破产,现在处于最后关头。中国正泰集团全资子公司的收购挽救了Conergy于危难之中。Thomas Volz(托马斯·沃尔兹)是新成立的Astronergy Solarmodul GmbH的总经理,讲述了未来的挑战和发展前景。

“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

Palfinger 公司由 Palfinger 家族控股,是一家上市公司。几年来,Palfinger 公司与中国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集团的起重机事业部开展了富有成果的合作。两家合资企业共同开展业务活动。现在,两位合作伙伴向前更进一步,开拓了交叉持股的合作模式。这一切的背后蕴含着怎样的商业合理性?这一合作模式是否适用于其它德语国家的企业?财务总监 Christoph Kaml(克里斯多夫·卡梅隆)在《企业家》的访谈中给出了答案。

“赢得客户和员工对新投资者的信任”

在被中国重庆轻纺集团公司 (CQLT) 收购时,汽车供应商 SaarGummi 正面临着一段艰难的时光。Markus Wittmann(马库斯·魏特曼)博士将分享这家由中国业主接手的德国-卢森堡企业的切身经验。

Joyou(中宇卫浴)与众不同的中国企业发展之路

在过去几年中,众多中国企业力图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Joyou (中宇卫浴)便是其中之一。 这家卫浴企业的发展战略与其它在法兰克福上市的中国企业不同 – Grohe(高仪)收购了 Joyou (中宇卫浴)

“有关德国企业与中国企业合作的典型案例”

德国叉车制造商 KION(凯傲)于前不久在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潍柴动力成为其锚定投资方,目前潍柴动力在凯傲的持股比例达到 30%-。在企业家专栏记者的采访中,KION(凯傲)董事长 Gordon Riske(高登·瑞斯克)对中国企业与德国企业在合作中各自如何获益作了解释。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