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康电子元器件整合在华基地

艾尔康电子元器件整合在华基地

电子元器件制造商艾尔康电子元器件(PTR HARTMANN)将其在中国的现有基地合并至中国乐昌市。 艾尔康电子元器件在深圳和东莞生产电子元器件和数控车削件已有十年之久。该公司现宣布,已于2021年1月1日将其所有产能在乐昌新址进行了合并。乐昌市位于中国南方的广东省北部。这家总部位于韦恩(Werne)的公司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新的生产和销售中心。明年将在此建设新的HARTU电感器和PTR检查设备产品的半自动化组装的新生产线。 同时,艾尔康电子元器件所有产品领域的中国销售中心也将设立在乐昌新址。自此,艾尔康电子元器件(韶关)有限公司则负责对PTR、HARTMANN和HARTU品牌在中国和香港地区的客户提供支持并供应产品。 研发工作将继续在德国的四个技术中心进行,每个中心都设有生产设施。位于乐昌的新工厂主要旨在完善并扩建亚洲地区的生产基础设施。 艾尔康电子元器件在华新基地 乐昌的一期工程包括15100平方米的生产和仓储空间以及相关的办公基础设施。这里将生产PTR印制电路板接线端子和连接器的组件。HARTMANN开关产品系列的开关、其他全球生产基地的组件和各种HARTMANN系列也将在新厂区进行生产。 HARTU电感器的生产准备工作已经启动,生产区域也已准备就绪。艾尔康电子元器件还计划在2021年对HARTU生产区进行必要的投资并启动生产。 艾尔康电子元器件和艾尔康电子元器件(韶关)是瑞士美卡诺集团(Phoenix Mecano-Gruppe)旗下的公司。集团总部位于施泰因(Stein am Rhein),在全球拥有约7千名员工,2019年营业额达到6.8亿欧元。该公司专注于为机械和设备工程、测量和控制技术、医疗技术、航空航天技术、替代能源以及住宅和护理行业的客户提供专业和高性价比的利基产品制造。美卡诺成立于1975年,于1988年在瑞士证券交易所上市。  
勃林格殷格翰战胜危机

勃林格殷格翰战胜危机

该制药公司在2020疫情之年中提升了营业额。人用药品部门的涨幅最大。在该领域中,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仅在中国就实现了10.4%的增长。 这家着传统的制药公司勃林格殷格翰是少数在新冠疫情期间实现营业额增长的公司之一。2020财年的总营业额也同比增长3%,达到195.7亿欧元。增长动力是人用药品领域。该领域的全球营业额增长了5.8%,达到144.2亿欧元。虽然美国以56.6亿欧元的营业额仍然保持着最强劲的销售市场的地位,但只实现了3.4%的增长。相比之下,勃林格殷格翰在中国增长了10.4%达到28.4亿欧元,在日本增长了6.2%达到13.3亿欧元。该公司在EUCAN地区(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营业收入增长6%到达45.9亿欧元。(所有数值均与去年进行对比且排除外汇汇率影响。) 在营业额上涨的同时,勃林格殷格翰的研发投入也上涨了7%。该公司在2020年共为此投入37亿欧元。其中在人用药业领域就投入了32.8亿。该公司从2020年第一季度起就已在该领域开始对抗新冠感染疗法进行针对性研究,自12月以来就在进行抗体临床试验。这种抗体可以被吸入并能直接在呼吸道中抵抗感染。 勃林格殷格翰在华投资 并非2020年的所有活动都围绕着新冠疫情。例如勃林格殷格翰在华入股了专注于家养宠物医疗服务的新瑞鹏宠物医疗集团。该公司在去年九月通过这一步完善了其在华的产品组合,其中包括猪用疫苗。这是中国一个重要的市场。该国家的人均猪肉消费量与德国相似——但人口却多得多。随着非洲猪瘟的消退,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在华猪用疫苗的营业额增长了14.9%。 中国的宠物药品市场也在不断发展。因为不仅中国养宠物的人数在急剧上升,而且中国在动物福利方面的支出也达到了新的高度。成立于1993年的新瑞鹏宠物医疗集团在这个市场上十分活跃。该公司在中国经营的兽医诊所遍布80多个城市,在全国共拥有1.6万名员工。微信服务商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也入股了该公司
中欧全面投资协议:双边并购新的希望

中欧全面投资协议:双边并购新的希望

经过7年的谈判,欧盟与中国的投资协定于2020年底达成。该协议将确保中欧经济伙伴之间的投资环境更加平衡。德国和中国企业都将从新的更具建设性的监管框架中受益。 尽管受到新冠危机影响,2020年欧盟与中国的贸易额仍持续增加,5860亿欧元的年贸易额也使中国超越美国,自欧盟成立以来首次成为其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使得新达成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协定”)变得更加重要,通过其中包含的公平、促进贸易关系的规则,该协定对参与双边经贸的各方均为重要进步。 放宽市场准入 协定旨在减少中欧在市场准入方面现有的不对称问题。在中国,多个行业领域中严格的中外合资要求将被取消。特别是在制造业和汽车行业、包括新能源汽车行业,德国企业将可获得全面准入。同时,近几年中国已经逐步开放的金融服务行业内的中外合资及外资股权上限要求也将取消,包括银行、证券交易、保险和资产管理等领域。此外,中国还承诺解除医疗(私立医院)、环保服务、研发(生物资源)、电信和云服务、商业服务和国际海运等领域的投资限制。 对于德国企业来说,一半以上德国在中国的投资都可从此次协定达成的扩大市场准入中获益,特别是在汽车和制造业,包括化工、电信设备、运输设备和医疗设备生产等领域。现在,这些行业的德国原始设备制造企业未来可以100%拥有其中国子公司的股权并提取利润,而无须与中国合资方分享利润。 公平竞争环境 除了中欧之间市场准入的不均衡,竞争条件的不平衡也是另一个讨论焦点。对此,协定向创建一个“公平竞争环境”迈出重要一步。这其中包括对国有企业市场行为的约束、提高政府补贴透明度以及防止强制技术转让等方面的规定。 首先,中国国有企业被要求今后完全以经济标准为基础进行决策。在其进行买卖货物或提供服务时,应对德国公司一视同仁。同时,协定还对中国政府提出透明度要求,以确保更好的计划性及更高的法律确定性。这些要求主要包括为评价特定国有企业市场行为而进行的信息交流、关于补贴的磋商程序和为外国公司提供平等进入标准制定机构的机会。 协定还禁止未来各种强迫技术转让的投资要求,如向中方合资伙伴转让技术、对研究机构的本地化要求或在技术许可中干涉合同自由。此外,协定还加强了对商业秘密的保护,防止行政机关未经授权披露其在商品或服务认证过程中获取的商业秘密。 德国企业在中国的机遇 在中国企业过去多次对德国掀起并购风潮之时,德国企业主要以绿地投资而非并购交易的方式在中国投资。鉴于协定在大量行业领域取消合资要求、允许外资并购,中德之间上述投资行为差异预计将在未来有显著转变。 市场竞争条件的改善也为德国企业提供了新的、可持续的增长机会。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以及从新冠疫情影响中迅速恢复的经济将创造更多的增长,德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交易量也将随之增加。例如,巴斯夫集团在中国华南地区进行总额高达十亿美元建设投资项目进行同时,巴斯夫创投又于近日宣布投资位于中国杭州的初创生物技术公司恩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展清洁高效的工业合成生物技术。 对中国在德直接投资的影响 与中国市场的全面开放相比,协定只在传统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对中国投资者承诺了少量的额外开放,因为在协定出台之前,欧盟市场已经基本对中国投资者全面开放。不过,各成员国实行的外商投资审查与控制措施不受协定影响。 尽管缔结协定对中国在欧投资条件没有重大直接影响,但其仍然向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发出积极信号,中国对德投资活动有望再次活跃起来,为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处于衰退状态的中德并购交易市场带来转机。 总结 协定为在欧盟和中国之间建立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提供了有力支持并为中德间的双向投资提供了新的机会。然而,对中国在协定框架下所作的逐步开放仍须结合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更广泛的政治经济发展情况来审视。中国政府正日益加强对信息技术、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服务、人工智能及重大设备制造等战略相关行业的控制,以确保技术自主权。而最近出台的外商投资安全审查规定及其他保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及措施意味着德国企业未来在中国的经营中仍将面临障碍。
巴斯夫风投投资中国恩和生物

巴斯夫风投投资中国恩和生物

巴斯夫风险投资公司(BASF Venture Capital)投资中国杭州的生物技术专家恩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Bota Biosciences)。 2019年才成立的恩和生物通过其新一代专属生物技术平台给巴斯夫风投总经理Markus Solibieda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恩和生物的高度创新平台结合了计算机技术和前沿生物技术,能加速产品开发速度,助力可持续、经济化生产,有塑造化学工业未来发展之路的潜力。投资这样一家前途无量的年轻企业,将进一步强化巴斯夫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相关举措,并在飞速发展的亚洲市场中提升巴斯夫的创新潜力。” 该平台可以为广泛的工业应用实现高价值产品的可持续、经济型生产,例如助力甜味剂、维生素、个人护理品以及作物保护产品等。与化学工业不同,这种所谓的“白色生物技术”是依靠活细胞和酶来开发和制造产品的。 恩和生物利用该平台确定合适的微生物宿主,然后将其与所需的表型进行合并重组,从而创造出新的产业菌种。此外,该平台还可以基于糖等绿色原料开发和改善生产工艺流程。 巴斯夫风投和恩和生物期待合作 与恩和生物一样,巴斯夫已在利用发酵和生物催化来生产维生素和酶等产品。因此,合作双方正计划共同探讨合作可能性。“巴斯夫是实力强劲的行业合作伙伴,其技术优势可以完美地与我们互补。我们非常期待巴斯夫能在我们扩大生产规模和推出新产品中给予支持。”恩和生物首席执行官Cheryl Cui博士在谈到巴斯夫风投的投资时说道。 恩和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杭州。这座位于上海西南方近200公里的城市,也是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总部。

中国收购公司势头将有所上涨

作为一家投资银行,林肯国际股份公司(Lincoln International AG)为企业主在结构化销售过程中给予支持,同时也为中国的潜在买家提供服务。服务范围从民营企业、上市公司到国有企业。董事长Michael Drill博士在这次采访中谈到了中德并购市场的发展。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中国收购公司的势头在近几年有所下降。但从中期来看,他认为该势头将持续上涨。 中德投资平台:中方参与的公司收购近来呈现放缓迹象。德国并购市场上还有多少中国买家? Drill:我们预计中德间的并购交易将再次显著增加。我们具体估计持续每年都有约40家德国企业被中国收购。近年来,中国政府对资本输出进行了管制,并十分重视对国内的大力投资,以克服国内经济增长放缓的问题,朝着自给自足经济的长期目标迈进。也由于与美国的贸易争端,2018年和2019年的国民经济增长速度最终达到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然而,中国的经济景气度自入秋以来出人意料地迅速从新冠危机中复苏过来。2021年的GDP预计将增长8%。这一强劲的涨势--加上中国的双循环战略--将极大地增加政策和大企业对拥有特殊专业技术和专业知识的欧洲公司进行收购的意愿。 就另一方面而言,会不会出现中国国企买空德国经济的情况? 不会的。在过去的十年间,中方在德国进行的公司收购和直接投资总共花费了约100亿欧元——相比之下,德国企业同期在中国的投资是这一额度的九倍左右,尤其是绿地工厂和合资企业。 德国企业目前在中国是否比其他欧洲国家的企业更受欢迎? 对的。我们观察到工业企业的吸引力仍尤其强劲。机器人制造商库卡和特种机械制造商克劳斯玛菲的收购绝对只是一个开始。两年半前,我本人为萨克森飞机制造供应商COTESA出售给中国安泰科技提供咨询服务。在这项交易中,高质量纤维复合材料部件的生产技术和专业知识是关键所在。 但德国政府难道不希望通过收紧对外贸易条例来阻止此类收购的发生吗? 政客们担心“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操控的投资项目将助力中国经济崛起,有损德国利益。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于2020年12月禁止中国国有军工企业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收购通信技术公司IMST也因而不足为奇。德国政府于2018年也利用否决权禁止了中国投资者对Leifeld Metal Spinning的收购。 您认为对外贸易条例在哪些情况下会带来交易问题? 如果目标公司属于真正关键技术领域,在德国联邦国防军的供应安全中发挥重要作用或对维护我国内部安全有决定性贡献,就很难得到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的必要批准。但这实际上只对少数交易有影响。   个人简介 Michael Drill博士是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Lincoln International AG的董事长,也是德语国家地区和比荷卢经济联盟地区的战略和运营业务主管。二十五年来,他一直活跃于并购、公开收购、公平意见和分拆公司领域。他的客户包括大型企业、中型家族企业和私募股权集团。
CEP-Indikator für China erreicht Höchstwert

中国CEP指标达到最高值

自2013年起,曼海姆莱布尼茨欧洲经济研究中心(ZEW)与上海复旦大学通过中国经济调查(CEP)项目开始收集CEP指标。该指标目前已达到64.0点的新高。 ZEW在其最近的新闻稿中报告称,该指标达到了自2013年起与中国复旦大学合作收集CEP指标以来的最高值,自一月份以来又上涨了9.1点到目前的64.0点。该指标反映了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对未来12个月内的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评估。 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同一时段内的同期评估上升了13.6点,从而,二月份形势指标达到了55.8点,也创下新高。 CEP预测中国GDP增速将提高 预期经济增长也相应有可喜的预测结果。受访专家预计2021年的中国实际GDP将同比增长6.5%。这与一月份预期的5.9%相比增加了0.6个百分点。按照同样的标准,对2022年的预期从4.9%上升到5.5%。 专家们认为,预期的增长主要归功于中国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88%的CEP项目的受访专家预期中国的政府消费将有所上涨。因此,对政府消费的预期指标上升了23.4点到70.0点。内债指标也上升了11.3点到目前的68.0点。 有意思的是,专家观察到了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二元对立。虽然深圳、上海、广州、北京和重庆的CEP指标数值十分可喜,但中国其它城市如香港和天津的期望值仍远低于平均水平。
财新PMI指数继续下降

财新PMI指数继续下降

中国财新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三次小幅下跌,现在处于自2020年6月以来的最低值。 中国的经济复苏在过去几个月里有所放缓。由财新编制并在中国备受关注的PMI指数从51.5降到了二月的50.9。PMI指数的定义是,大于50的值表示增长,小于50的值表示收缩。这表示,中国经济进一步增长,但幅度轻微。 财新PMI指数的走势和国家统计局(NBS)的最新数据保持一致,他们最近公布了自己的PMI指数。国家统计局二月录得的指数为50.6,比一月的51.3有所下降。 二月份经济活动减少的情况并不奇怪,因为中国春节虽然会导致旅游活动或者购物行为增加,但与此同时,大多的企业也会在很大程度上暂停业务。今年,新冠大流行期间的旅行限制可能也加强了这一指数的下降。 中国经济仍处于压力之下 正如财新PMI指数所表明的那样,中国经济由于受到新冠大流行的影响,各行各业都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对于中国产品的需求持续减少,出口也在萎缩。同时,物价指数在上升,随之而来的是通胀压力。相应的,劳动力市场也还没有真正恢复活力,因此,对劳动力的需求最近也一样有所下降。 官方机构强调了春节对中国PMI指数的影响,并期待三月起能有所恢复。而中国企业则认为,只有成功战胜大流行,情况才会有所好转。不过,他们还是认为机率是很大的。每个月录入的财新PMI指数也记录了对中国企业未来发展的期望。这个指数和德国的ifo商业景气指数一样,在二月升至2014年9月以来的最高值。

IFO提高对中国的出口预期

德国经济在二月份的出口预期上升至201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位于慕尼黑的IFO研究所认为其原因是中国的经济发展趋势良好且美国的生产也正在恢复。 据IFO研究所报告,其二月份收集的制造业部门的出口预期指数从7.5点上升至10.7点,同比2020年2月(-2.1点)上升12.8点,达到了自201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若与2020年4月仍然为-48.4点的该指数进行对比,则称得上是惊人的复苏。 中国和美国是IFO指数的关键 从该指数还可看出期望指因行业而异。据IFO研究所称,目标市场为中国和美国等国家的行业尤其乐观。这些包括化学工业、机械制造商、汽车制造商和电气设备制造商。他们受益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和美国的复苏。作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两个国家对德国出口商都具有相应的重要性。 美国在2020年也曾是德国最重要的出口市场,而位居第二的中国则越来越重要。在电子产品出口方面,中国已经是最重要的买主,其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进口增长了6.5%达到233亿欧元,从而愈发稳固了这一地位。而同一时期,对第二大出口市场美国的电子出口却下降了9.8%。 中国和美国在不同行业的前两名中难分上下,IFO研究所的出口预期指数也与他们紧密相关。这一点也可以从对其它并不严重地依赖这两个市场的行业的评估中看出来。例如,家具和服装行业继续面临着困难时期。接受调查的公司甚至认为其销售额不久后还会下降。
中国或开放个人境外投资权限

中国或开放个人境外投资权限

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叶海生称,中国将来可能允许个人参与境外投资。在此之前,仅中国的银行和有资格的机构投资者才有这一权限。 叶司长在杂志《中国外汇》上撰文表示,目前正在考虑放宽个人的境外投资限制,主要涉及到投资证券和保险产品业务。在此之前,这些业务有严格的规定,并且只有银行和有资格的机构投资者能进行投资。为此,国家外汇管理局正在计划进行可行性研究,论证这一政策将带来的影响。其中,将特别关注放宽政策将如何影响中国的国际收支和人民币汇率。此外,还将考虑这一经济政策在目标市场中造成的后果。 此举背后的原因可能是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大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中国的贸易顺差在2020年升至5350亿美元,创下了2015年以来的新纪录。同时,资本外流又有所减少。中国便通过允许个人境外投资的方式为资金流出打开阀门。 境外投资可行性将接受检验 目前,中国公民每年只有5万美元的外汇额度。但这笔钱只能用于出国旅行、学习或出国工作,不允许用于投资或购买房地产。若此次宣布进行的可行性研究结果乐观,则将来可能会允许个人在年度5万美元额度内进行境外证券和保险等投资。但所有金额都将计入批准的5万美元内。 研究结果尚不明确。中国政府也极有可能打消该计划。他们对无序的跨境资本流动有所顾虑,必须对此进行防范。正如叶司长所言,他们将因此加强对外国资本流入和流出该国股票和债券市场的监管。“我们无疑将面临一些挑战。” 信息来源: Reut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中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

中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

中国与欧盟的贸易额在2020年增至5850亿欧元。从而,中国取代了美国成为欧盟更重要的贸易伙伴。 这些最新数据来源于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新闻报道。贸易额的增长分为两部分:欧盟出口增长2.2%达到2025亿欧元,欧盟进口增长5.6%达到3855亿欧元。累计5860亿欧元的贸易额意味着中国在2020年首次超过贸易额为5550亿欧元的美国。 但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的原因十分复杂。因此,美国再次迅速赶超中国并非不可能。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至今仍未克服的新冠疫情。中国经济自2020年夏季开始便再次复苏。而美国和欧盟的国民经济却持续遭受重创。由于大西洋两岸的封锁,欧美贸易量相比2019年的6160亿欧元大幅下降。中国凭借着同一影响因素成为2020年全球最大外国直接投资接受国。全球几乎所有其他国家的落后促使了稳定的中国经济遥遥领先。 中国与欧盟越来越紧密相连 当欧美之间的国际关系也由于特朗普总统在贸易关税方面的经济政策而变得紧张时,欧盟从中国的进口却在大幅增长。尤其是为抗击疫情而大规模进口防疫所需的口罩和装备。 这两个影响因素最早都将在2021年失效。新研发的疫苗开始遏制疫情。同时,美国在新总统拜登的领导下开始取消关税壁垒的希望也十分合理。世界经济整体恢复常态以及美国外交政策回归正常可能将很快使得美国再次成为欧盟最强大的贸易伙伴。 但即便如此,人们在2020年也清楚地意识到了中国作为欧盟经济的稳定锚的重要性,而这一重要性在未来几年还将继续增长。
杜伊斯堡的中国列车增加七成

杜伊斯堡的中国列车增加七成

根据运营公司duisport的报告,来自中国的列车数量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已增加到每周60辆,与此前通常每周35辆至40辆相比增长了70%。 总体而言,duisport2020年的集装箱转运量同比增长了5%,创下了420万个标准集装箱(二十英尺当量单位,TEU)的历史新高。但由于商品转运量下降了3%,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吞吐量同比从6110万吨下降至5900万吨。但这一下跌并非经济原因,而是政策原因,因为煤炭转运业务近期已被停止。 为中国列车拓广目的地 “集装箱业务的增长并非单纯的疫情后续影响。尤其是在下半年,我们的策略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早在四月——第一次封锁中期,我们的列车目的地便拓展到中国更多城市。欧洲和亚洲所有重要的物流枢纽现已成为我们网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系统性增强了作为欧洲和亚洲前往欧洲货运的首选目的地的地位。我们的客户青睐我们的灵活性和工作效率——尤其是我们迅捷的进一步运输方案。我们已经批准了更多的投资计划,有助于作为散货运输业务领域的合作伙伴,保持强大的吸引力。杜伊斯堡是一个多式联运港口,这一点没有任何改变,”duisport 董事长 Erich Staake 说到。 前景仍不明朗 目前,duisport和母公司杜伊斯堡港口有限公司(Duisburger Hafen AG)计划未来将继续将货运转向铁路运输。他们将不只依赖中国的列车,而且还计划引入东欧的新物流。鉴于新冠疫情尚未克服,人们仅对中期发展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虽然取得了可喜的发展,但我们依然需要保持远见、关注实际,” 杜伊斯堡港口有限公司董事长强调说。“由于欧盟国家的疫苗接种策略相比美国或英国等国家明显不足,因此我们必须预计本国市场会由于封锁政策而导致需求下降和进一步受限制。尤其是受中小企业影响重大的物流领域,消费者之间进一步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在 2021 年,即疫情爆发的第二年,我们依然面临重大的不确定性,远未达到拐点,”Staake 警告道。  
China prüft Beitritt zu CPTPP

中国正在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正如中国日报所报道的那样,中国政府在加入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后,现在正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缩写为CPTPP。 CPTPP于2018年12月正式生效,由11个环太平洋国家组成。其中包括了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还有一些中南美洲国家,如墨西哥和秘鲁。这些成员国目前合在一起占到了世界经济产出的13%。如果中国加入这个协定,这个比例将上升到近28%。 加入该协定的门槛对比RCEP要更高一些,因为它涉及到更进一步的自由贸易协定。重点在于服务业、投资保护以及政府采购等行业。CPTPP还将进一步完善对知识产权的相互保护。 该协定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进一步发展太平洋地区的国际贸易,特别是在IT和电子商务领域。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一位研究员说,这也将为全球公司提供更好更稳定的投资环境。 中国和CPTPP —— 竞争使企业更活跃 加入CPTPP不仅仅是中国在市场开放的道路上迈出的又一步。它也符合旨在加强中国国内市场的双循环经济政策。因为它是为了鼓励中国企业而准备的。随着中国政府让外国供应商能够更加容易地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本土的制造商就必须改善他们的产品,以便能够应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反过来,这些企业对于本国市场的买家以及亚太地区或其他地区的买家来说,也会变得更有吸引力。 此举也是对英国宣布提出加入申请的回应。自从退出欧盟以来,英国政府就在世界范围内签订各种新的商贸协定,自然也包括了寻求与曾经的殖民地之间获得联系。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有兴趣加入CPTPP。通过加入该协定,英国也将会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重新建立更紧密的贸易关系。 中国方面到目前为止还未提交相应的加入CPTPP的申请。作为第一步,中国先与已有的成员国进行了会谈,探讨了可能出现的相似性和冲突线。只有在这之后,中国才能决定进一步的行动。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