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国外盲目投资是中国企业家的一大弱点”

Moderne Produktion: China ist stark an Automatisierungstechnologie interessiert. 现代化生产:中国对自动化技术非常感兴趣。

在进入国外市场时,中国投资者往往面临着诸多挑战。郭育芳先生在欧洲有着近30年从事海外并购的经验,因此,他了解到了许多进展不顺的并购案例及其原因。作为一名律师,他清楚地知道企业家和顾问们的缺点在哪里。不过,他也看到了中德合作非常吸引人的一面。采访记者:Stefan Gätzner (斯特凡.葛茨纳)

Advertisements

Unternehmeredition (企业家杂志):您在今年上海跨境投资并购峰会的一次论坛上批判了中国公司在欧洲并购后的态度和行为,您能具体说说中国公司在这方面有哪些缺点吗?

郭育芳:中国投资者到海外投资最大的缺点就是盲目。他们自己对欧洲不了解。但由于这些企业家在中国已经很成功了,他们就认为中国的成功是完全可以复制到欧洲的。他们来欧洲之后就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其实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有些企业家带着自己的董秘、副总来和欧洲企业的总裁见面洽谈后,就认为这件事情已经完成了。那些应该做的企业评估、尽职调查等工作就被忽略了。这样一来,交易本身的风险就非常高。另一个问题在于,并购在中国需要一定的审批程序,比如外汇投入需要经过审批,这在时间上会造成一定的拖延。中国企业为了避免这些拖延,就采取变通的方式把资本投入欧洲市场,之后又没有足够的安全意识,不对交易进行相关的权利保障措施,导致了许多投资亏损。这样的案例非常多见。在国内的盲目自信和来到国外以后盲目投资,是中国企业家的一大弱点。

根据我们的经验,也有许多中国企业在德国进行了非常成功的并购。您认为刚才您所说的问题是一种普遍现象还是仅是个例?

这是普遍的。成功的并购是特殊现象。

所以您认为中国企业在并购方面的专业知识水平还不够。他们是不愿意接受服务机构的协助吗?

不是的,一般中国企业都会找服务机构的。而且他们一般都喜欢找一些比较有名的、比较大的投行,他们认为那样是有质量保证的。这里也存在一个问题:中国企业家和咨询公司之间关系本身就不正常。因为中国企业对服务机构的费用方面要求是很苛刻的。而且有的时候一些中国企业家认为,既然对方已经有律师和会计师了,为什么我自己还要请。所以中国企业在并购案中和他们的服务公司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非常难处的。在一个多月前上海的第二届并购高峰论坛中您也听到,无论是律师、会计师还是投行都抱怨说他们和中国企业家的关系非常难处。这个问题本身就让服务质量大大降低了。而且欧洲的咨询服务商对中国企业家并不是完全了解,因此他们给中国客户提供的服务也具有盲目性。所以当时我说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是“盲人骑瞎马”的状况,“盲人”就是中国企业家,“瞎马”就是海外服务商。海外服务商一方面不了解中国企业家,另一方面,在中国企业和欧洲企业匹配度上的判断不准确。因此造成了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失败案例远远大于成功案例这样的局面。

Dieser Post ist auch verfügbar auf: 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