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准科技全权收购MueTec公司

天准科技全权收购MueTec公司

苏州天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完成了对MueTec德半导体晶圆检测设备公司自动化显微镜和测量技术有限公司(MueTec Automatisierte Mikroskopie und Meßtechnik GmbH)的分步收购。 天准科技通过购入MueTec的剩余股份,成功完成了2020年6月宣布的收购。卖家是大股东Deutsche Effecten- und Wechselbeteiligungs AG股份公司和董事长兼总经理Ralph Detert。收购的先决条件是得到德国和中国当局的批准。因此,双方在2020年同意分两步进行收购。天准科技子公司SLSS Europe也因此于2020年9月首次收购了MueTec24.9%的股份。 当时,双方已经就全面收购达成了一致,只等待德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而目前已经获得了这些批准。中方通过了境外直接投资规定(ODI)的审查,而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根据《对外贸易条例》第58条第一款)颁发了相应的许可证书。 在获得这两项批准后,MueTec的所有者现已经顺理成章地将他们剩余的股份转让给天准科技。天准科技计划对目前的MueTec基地进行扩建,并将其发展成欧洲的开发中心。重点将依旧是MueTec公司为半导体制造过程中的质量监控所开发的自动检测解决方案。 天准科技在此次收购中咨询了Beiten Burkhardt。双方没有披露进一步收购细节。
中国机械制造产能利用率创历史新高

中国机械制造产能利用率创历史新高

德国机械制造行业在中国的2021年预计将会是美好的一年。这些公司对其目前经营状况的评价大多都很积极,并通报了其产能利用率所创下的历史新高。 德国机械设备制造联合会(VDMA)对在华会员进行了一次关于目前经营状况的调查。结果大多都是积极的。2020年下半年出现的复苏因而得以继续。最近中国德国商会的一项类似调查同样也表现出这样的预期。中国机械工程制造的氛围也明显好转。61%的受访公司认为其目前的经营状况良好,35%的公司表示满意。评价最好的行业是流体技术、电气自动化和纺织机械。认为其经营状况糟糕的公司比例已从2020年秋天的16%下降到了4%。 就像调查所显示的那样,产能利用率创下了历史新高。在机械制造行业,有64%在华公司报告其利用率高于正常水平。至少有29%的公司自称处于正常的水平,还有7%低于正常水平。在销售行业中,制药、汽车(包括电动汽车和电池生产)以及石化、还有风力、航空和木工,目前对这些行业的需求都很强劲。因此,许多受访公司希望能在中国投资机械制造也就不足为奇了。VDMA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克劳蒂娅·巴科夫斯基(Claudia Barkowsky)说:“去年被搁置的公司扩张现在又回到了议程的首位。” 订单接收也相应地表现良好。55%的在华受访机械制造公司表示,他们最近收到的订单都高于平均水平。通报订单接收低于正常水平的公司数量从2020年秋天的20%降到了只有8%。 中国在机械工程领域的重要性继续上升 据中国76%的VDMA成员公司的报告,在大流行期间,本地市场对于他们来说变得更加重要。其中36%的公司甚至报告了显著的增长。克劳蒂娅·巴科夫斯基(Claudia Barkowsky)认为原因很清楚:“中国在疫情大流行中是一个可靠的市场,很快又站稳了脚跟。目前,保持持续乐观是未来五年计划设定的路线。” 中国恢复得如此之快,甚至连当地的机械制造行业都感到惊讶。2020年秋天,当时的调查参与者预估2020年的销售额增长率为5%。而结果,他们以平均9%的增长率大大超过了预估。对于2021全年,受访公司的平均增长率预期为17%。有些公司,比如舍弗勒集团(Schaeffler Gruppe),近期再次上调了销售预期。不过,受访公司对中长期发展也持现实态度:“在上半年大幅增长后,公司预计下半年将继续处于较低但良好的水平。目前没有中断的迹象,”VDMA的专家这样解释。 框架条件尚未达到最佳 尽管报告的数据非常积极,但也有30%的受访公司认为,其业务发展受到外部因素的制约。对于机械制造业最重要的问题仍然是适用于中国的入境限制。中国有23%的VDMA成员称,这些限制将会导致相当大的经济损失。它们导致国内缺乏有资质的服务技术人员,并导致错过交货时间。在某些情况下,订单会输给不受此类人员短缺影响的本地竞争对手。受访公司中只有20%能够在受到限制的前提下将所需人员带入中国,而44%的公司只能通过网上培训勉强应付。11%的公司依靠外部服务提供商或者第三方来维持其业务运营。 由于入境限制及其引起的后果,44%在华的德国机械制造公司抱怨原料和材料短缺。“目前供应链非常紧张,主要是因为中国不再是唯一蓬勃发展的地区。钢铁、钣金零部件、电子产品和许多其他的产品价格大幅上涨,还有像半导体等材料缺乏供应,这些都带来了压力。交货时间也非常的长,”巴科夫斯基(Barkowsky)这样说。这也是之前提到的本月初AHK调查所显示的结果。因此,许多受访的公司正计划改变其供应链。
巴斯夫(BASF)和杉杉股份(Shanshan)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巴斯夫和杉杉股份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巴斯夫(BASF)和湖南杉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shan)成立合资公司,旨在为中国市场生产电池材料。 总部位于路德维希港的巴斯夫公司对外宣布与中国正极材料主要供应商之一的杉杉股份成立合资公司。该合资企业将在当地生产正极活性材料及正极材料前驱体。待获得中国当局批准后,该交易将在今年夏末完成。 “我很高兴巴斯夫将和中国正极材料领导者杉杉股份合作。我们的合资公司将是巴斯夫全球电池材料业务布局的有力补充,同时也让我们更贴近客户,”巴斯夫欧洲公司董事会成员马库斯·凯礼博士(Dr. Markus Kamieth)表示。“通过结合巴斯夫和杉杉的专业知识,我们将加速运输行业向电气化的转型。” 巴斯夫和杉杉的眼光不仅限于中国市场 根据协议,巴斯夫将作为大股东在合资公司中拥有51%的股份。巴斯夫规划与杉杉的合资公司不仅在中国,还将在整个亚洲扩展其地位。到时,将向中国及全球的客户承诺,建立一个独一无二的集成供应链。同时,到明年,巴斯夫还将提高其正极活性材料和正极材料前驱体的产能至16万吨。 杉杉股份董事会主席郑永刚表示,公司希望能通过与巴斯夫的合作可以改善其在中国的市场地位,同时也希望能够进入全球巴斯夫客户网络:“巴斯夫和全球车企具有广泛长期的合作以及强大的品牌影响力。通过与巴斯夫的合作,将进一步强化杉杉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并加速与全球市场的融合,为中国以及全球客户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和产品。”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预测五月份中国贸易陷入停滞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预测五月份中国贸易陷入停滞

新的基尔贸易指标(Kiel Trade Indicator)通过评估集装箱船的运动轨迹来预测世界贸易发展方向。该指标预测五月份全球经济都将轻微下行。与被誉为增长引擎的中国贸易也将停滞不前。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ifw Kiel)宣布,其新的基尔贸易指标表明,全球贸易于五月停止了长达数月的追赶。这将是全球贸易一年来首次停止增长。对于德国、欧盟、美国、中国以及全球贸易来说,该指标预示着进出口在总体上将停滞或下降。因此,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推测德国某些商品也将继续处于短缺状态。 五月份的全球贸易预计会轻微下降1.4%。然而,国家和地区之间也存在差异。例如,该指标显示,2021年五月的德国对外贸易略有下降。出口(-1.7%)和进口(-0.5%)都比上个月略有下降(经名义值折算和季节性调整)。欧盟也为负值,甚至比德国的负值还要低。出口的指标值为-4.7%,在红色区域内略低于指标值-2.1%的进口指标值。 五月份位于德国之后,欧盟之前的是美国。美国的基尔贸易指标显示出口为-2.2%,进口为-1.9%,也发出了负面信号。 与华贸易停滞不前 相比之下,尽管中国贸易同样没有增长,但表现最佳。根据-1.0%的出口指标值和+0.1%的进口指标值可以预计中国将陷入停滞。若四月份数值精确,中国的出口指标则下降了近9%,这是个令人警醒的结果。 “上述国家五月份的指标数整体波动幅度不大,既在贸易的正常浮动范围之内,也在预测误差之内。然而,持续数月的贸易增长趋势将被打破。这可能是由于目前航运集装箱的需求远超供应,推动了运输价格的上涨,而某些产品和原材料的短缺也可能导致打破增长趋势。”基尔贸易指标负责人文森特·斯塔默(Vincent Stamer)说道。 信贷保险机构Credendo认为,目前不仅短缺集装箱,而且整个集装箱船都出现了短缺。正如该企业在一份行业研究报告中表明,2020年的船只受新冠疫情骤减,因而当下的运输能力严重不足。  
纬湃科技(Vitesco)将业务部门出售给艾可蓝公司(ActBlue)

纬湃科技(Vitesco)将业务部门出售给艾可蓝公司(ActBlue)

大陆(Continental)集团的子公司纬湃科技(Vitesco)在中国将其选择性催化还原系统/商用车业务部门进行出售。买家是在中国已上市的艾可蓝环保有限公司(ActBlue),中国尾气后处理系统领域的市场领军者。交易包括了收购Vitesco Technologies Faulquemont S.A.S.100%的股份,以及Vitesco Technologies集团的其他资产。 纬湃科技出售了生产设备等资产,还有专利以及长期许可和供应协议。此次收购使得艾可蓝公司能够直接进入欧洲和美国的废气后处理系统市场。同时,该公司正在优化其现有的研发能力。艾可蓝公司需要这样做,以便从2021年7月1日起引入中国排放标准CN-VI之时也能在中国加速其发展。 然而,交易的完成还有待中国主管部门的批准。 这次出售的背景原因是,原本要作为“大陆集团动力总成事业群”推出的Vitesco Technologies公司将要从大陆集团分离出来。根据媒体的报道该公司可能会上市。 纬湃科技在出售给艾可蓝公司后仍然会活跃在中国市场 纬湃科技,直到2019年还被称为“大陆集团动力总成事业群”,已经在中国活跃了25年,并拥有三家工厂。自2019年以来,该公司一直在天津生产完全集成的电动轴驱动系统。客户包括例如来自韩国的汽车制造商现代汽车(Hyundai)和中国的东风汽车有限公司。直到2020年10月,这家拥有50个研发和生产基地,雇佣了大约4万名员工的全球活跃汽车供应商才宣布在中国成立新的研发中心。纬湃科技在2019年的销售额总计为78亿欧元。 这意味着,纬湃科技/大陆集团在中国活跃的时间比本土买家艾可蓝公司活跃的时间更长。这家公司是在2009年才由一支来自北美的博士团队建立的。艾可蓝公司专注于针对柴油、汽油和天然气发动机的尾气后处理系统的开发和生产。该公司也已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有一年了,目前市值近10亿欧元。他们作为市场领军者的地位仍然是毫无疑问的:艾可蓝公司是中国唯一一家专注于开发和生产尾气后处理系统的上市公司。 艾可蓝公司方面由陆德律师有限责任公司(陆德)领导的国际顾问团队陪同收购了纬湃科技在中国的业务部门。陆德在整个交易过程中为艾可蓝公司提供了全面的咨询。从针对尽职调查和合同谈判以及中国、法国和德国的监管要求进行结构设计开始。除了陆德工业集团移动与物流行业的专家以及陆德中国事务部的专家外,法国Fidal律师事务所还因目标公司的尽职调查以及法国法律规定的所有交易问题也被列入其中。为此,两家公司最近还成立了全球性组织unyer.
Metrans公司在新丝绸之路上的集装箱货运列车数量翻了一番

Metrans公司在新丝绸之路上的集装箱货运列车数量翻了一番

Metrans是汉堡港口和仓储物流公司(HHLA)旗下的子公司,去年为新丝绸之路上的913列集装箱货运列车办理了手续。与2019年相比上升了114%。 HHLA的子公司Metrans成立于30年前,旨在通过欧洲铁路从汉堡港配送集装箱。如今,Metrans公司按其首席执行官彼得·基斯(Peter Kiss)的说法是:“目前欧洲和中国之间铁路运输这个增长最快的市场上最大的供应商之一。” 据该公司的最新报告,Metrans公司在2020年一共处理了在新丝绸之路上运作的913列集装箱货运列车。这相当于30,000个标准海运集装箱(TEU)的运输量。作为比较:2019年Metrans公司处理了426趟列车,在一年内增长了114%。集装箱列车市场仍在继续发展。罗兰贝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Roland Berger)估计,到2025年时,新丝绸之路上的运输量可能会从2020年的87,8万个标准集装箱再翻一番。 Metrans分配欧洲的集装箱货运列车 Metrans公司认为自己在此方面处于有利的地位,并利用其现有的网络向收货人分发集装箱货运列车。这样就不仅能在中国提供像郑州、西安以及金华等起始和终点站。同样在欧洲,Metrans公司也运行在不同的起始和终点站之间。为此,目前每周往返与中国和欧洲之间的60至80列Metrans集装箱货运列车将与中国合作伙伴一起运行。两周的行程后,这些列车就到达在东欧的Metrans枢纽站。在这里,这些集装箱将被重新装载并分发给收货人。 然而,德国和中国贸易的中心枢纽仍然是汉堡港。这里既适用于集装箱货运列车,也适用于海上新丝绸之路。超过一半的德中对外贸易仍通过汉堡进行。欧洲最大的铁路港口正越来越受欢迎。汉堡港最近宣布了往返徐州的班列。 同时,集装箱货运列车业务的极速增长也掩盖不了中国对外贸易大部分是通过海路进行的这一事实。与超过240万标箱的集装箱船只相比,107,000标箱的集装箱货运列车仍然显得非常逊色。
舍弗勒在华发展强劲

舍弗勒在华发展强劲

舍弗勒集团(Schaeffler Gruppe)提高了对2021财年的预测值。主要原因是汽车技术领域的普遍复苏和舍弗勒在中国的强劲增长。 国际企业舍弗勒集团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的数据。该企业对这些数据十分满意。舍弗勒股份公司首席财务官克劳斯·帕扎克(Klaus Patzak)博士表示,“舍弗勒集团在2021年第一季度取得了强劲的业绩。近几个月来严格执行的成本纪律和资本纪律不断获得了成效。业务活动的大幅复兴产生了规模经济,这对特殊经济效应前强劲的息税前利润率和良好的现金流发展十分有贡献。” 鉴于2020年初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舍弗勒上报如此高的增长百分比并不令人惊讶。毕竟,汽车行业是最早受到销售低迷打击的行业之一。舍弗勒自己对数据的归类给出了重要的说明,并没有效仿大众等企业的目前做法,为便于说明结果而提供2019年的比较值。 良好数据改变预估营业额 鉴于良好的数据,该集团提高了之前对2021财年7%的预测值;舍弗勒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就已经实现了11.2%的同比增长。因此,该企业现预计排除货币换算影响后的营业额增长将超过10%。 舍弗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克劳斯·罗森菲尔德(Klaus Rosenfeld)说:“尽管目前存在不确定性,但2021年第一季度的强劲表现足以让我们上调对本年度2021年的预测值。而且我们所启动的结构性措施正在生效,这对此也有所帮助。我们在复苏的趋势下仍然保持着谨慎。通过制定2025年规划图,我们已做好了良好的战略布局,有望在未来领域上实现增长。” 有意思的是,各报告地区的营业额发展情况大不相同。欧洲的营业额为-0.6%,仍然略低于2020年的数据,而其它地区的增长率都为正值。例如,美洲地区的增长率为6.7%,亚太地区为12.2%。表现最好的是增长率达到57.1%的“大中华区”。 在此还应该指出,中国比其它地区更早遭受营业额危机的冲击——而且恢复得更快。因此,欧洲和其他地区2021年第二季度的对比数据也可能再次提高。该情况不仅适用于舍弗勒。 中国推动舍弗勒营业额增长 无论如何,中国地区的数据都令人印象深刻。例如,舍弗勒在中国的汽车技术部门同比增长了74.3%,而该领域在全球范围内的增长率则仅为15.8%。中国市场对舍弗勒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汽车后市场部分的情况也是如此。中国市场在该领域中73.8%的同比增长率在全球市场中遥遥领先。而舍弗勒在欧洲的营业额则下降了3.1%。该领域的总增长率为4.0%。 这几乎与实现了3.9%增长率的工业领域持平。然而,工业部门目前收入为8.36亿欧元,对舍弗勒的营收贡献几乎是汽车后市场(4.44亿欧元)的两倍。
commercetools进一步筹资并着眼于中国

commercetools进一步筹资并着眼于中国

云商务平台commercetools筹集了更多的投资资本,并打算用这笔资金推进其全球扩张计划,尤其是在中国的发展计划。 REWE集团的子公司REWE Digital以及来自美国的主要股东Insight Partners再次参与了新一轮的融资。双方都同意不透露注资的确切金额。然而,新闻稿中提到这是一轮数百万美元的融资。 “commercetools是目前欧洲最有价值的成熟型技术公司之一。” REWE集团董事长索克(Lionel Souque)说道,“我们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潜力并从2015年开始就将这种灵活的技术运用到了我们的数字业务中。” 目前,commercetools的软件即服务模式(Software-as-a-Service-Modell)已经产生了5千万美元以上的年度经常性收入(ARR)。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德克·霍里格(Dirk Hoerig)预计明年年中的营业额将翻一番以上,超过1亿美元:“多亏了新一轮的投资,我们才可以继续加快我们在北美和亚太市场的发展进程。这些市场如今已占据了我们40%的销售额。此次融资的金额再次强调了我们正在成为世界领先商务平台的道路上稳步前进。” Commercetools利用投资资本在华发展 目前,commercetools已在欧洲的企业商务软件领域排名第二,仅次于行业巨头SAP。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总部设在慕尼黑,目前在欧洲、美国和新加坡都设有办事处。这帮助commercetools赢得越来越多的国际领先品牌的青睐,其中包括奥迪、Bang & Olufsen、达能、乐高和松下等来自完全不同行业的知名企业。 现在的下一步计划便是在扩张中国的业务。commercetools的首席执行官霍里格对此十分乐观:“公司必须能对客户的新需求作出快速和灵活的反应,对接多种销售渠道并能应对需求增长带来的压力。我们为客户提供的技术能达到亚马逊运作水平,而又不必使用其成本结构。”这两方面对还没有明确的市场先锋的中国市场来说肯定意义重大。
中国主导多晶硅市场

中国主导多晶硅市场

根据一项市场研究,太阳能电池所用多晶硅市场很快将完全被中国制造商主导。 位于维尔茨堡的市场研究公司Bernreuter Research公布了对于多晶硅市场状况的最新报告。多晶硅是用于生产太阳能电池的。因此,它也是光伏市场发展的良好指标。 就像公司所记载的,到2020年为止,德国供应商瓦克化学(Wacker Chemie)仍是全球最大的多晶硅制造商。但是后来来自中国的通威股份有限公司取代了它的排名。排在第三名的也是来自中国的大全新能源公司(Daqo New Energy)。 但是,这个排名不久之后将再次发生明显的变化。因为按瓦克公司自己的说法,他们并没有兴趣大规模扩大自己的生产能力。但是,中国多晶硅生产商在中国的规模不断扩大。因此可以认为,瓦克公司的排名很快将会跌至第五名,排在通威、大全、保利协鑫能源(GCL-Poly)以及新特能源(Xinte Energy)之后。中国公司得益于较低的制造成本,因此可以比其他制造商的报价都要低。这也是为什么韩国OCI公司在2020年也退出了市场。在此之前,韩国仍是太阳能电池多晶硅的第三大制造商。 西方国家将依赖来自中国的多晶硅 Bernreuter Research研究公司也因此警告,西方国家正在依赖中国的太阳能产业。在未来的几年可以预计,全球为太阳能电池生产的多晶硅将有90%都来自中国。这是一个不可低估的依赖关系,因为西方国家现在刚好需要依赖光伏来转换可再生能源。因此,该公司建议,恢复尤其是硅锭和硅晶圆的自行生产。Bernreuter Research公司还认为,生产成本过高和与发电相关的环境破坏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例如,生产硅所需要的电可以在美国或加拿大相对廉价并不影响环境地从水力发电中获得。
BioNTech und Fosun gründen Joint Venture

拜恩泰科与复星成立合资公司

拜恩泰科(BioNTech)及其中国合作伙伴复星医药正成立一家在中国生产新冠疫苗的合资公司。这家新公司预计年产能可达10亿剂疫苗。 复星医药在周末宣布,将与德国疫苗制造商拜恩泰科成立一家合资企业。生产中心计划建立在上海,每年能够生产多达10亿剂新冠疫苗。 两家公司将各自持有合资公司50%的股份,并将各自向该公司投资约1亿美元。复星集团和位于美因茨的制造商拜恩泰科密切合作已经有些时日。例如,复星集团是拜恩泰科的mRNA疫苗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澳门地区的独家经销商。 有趣的是,拜恩泰科公司的mRNA疫苗在中国还未获得批准。而该合资公司的建立无疑能表明批准指日可待。 拜恩泰科新加坡新总部 几乎在复星宣布成立合资公司的同时,拜恩泰科也宣布在新加坡设立地区总部。拜恩泰科计划在2021年设立一个初步的办公室,并同时启动生产基地的建设工作。在新加坡的支持下,拜恩泰科计划从2023年起每年在新加坡生产多达10亿剂新冠疫苗。此外,这个最先进的、几乎完全自动化的设施将不需要人工。因此,新工厂预计将只能为新加坡创造约80个岗位。然而,新加坡经济发展机构并不完全只通过新岗位数量来衡量拜恩泰科的此次投资。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该公司不仅能对抗新冠疫情,而且对对抗未来潜在的疫情也有重大意义。因为该工厂将不仅只是生产新冠疫苗,若是未来需要,还将生产其它mRNA疫苗。
德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小幅下降

德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小幅下降

与2019年相比,2020年在德国入驻的外国公司有所减少。德国境内的外商直接投资量下降并不让人吃惊,不过,比人们担心的幅度要小。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TAI)最新的外商直接投资包裹显示,2020年一共有1684家外国公司在德国落户。GTAI与各联邦州的经济发展机构共同编制了这个报告。2020的1684个新项目比较起2019年的1851个项目减少了9%。由于全球范围内的新冠危机,这个数量有所下降是不足为奇的,比起GTAI最初的预计还是要低些。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总经理罗伯特·赫尔曼(Robert Hermann)表示:“考虑到全球新冠危机,这样的下降并不让人吃惊。但是,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曾预测在欧盟的投资将下降15%,因此,9%终究是个好消息。” GTAI认为,这9%新的投资项目可能会带来超过35000个工作岗位。2020年德国境内外商直接投资最主要的来源国首先是美国,有254个投资项目,然后是瑞士,有219个项目,以及中国,有154个项目。 对德国的电子类外商直接投资增多 GTAI在其外商直接投资报告中发现了德国的另一个趋势:2020年,德国在电动汽车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成为了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市场。一方面是针对德国汽车业的竞争对手(比如特斯拉Tesla),另一方面是针对像中国电池制造商蜂巢能源(Svolt Energy Technology)这样的供应商。该公司去年秋天在萨尔州宣布建立了一个生产基地,仅此一项就可以创造2000个工作岗位。 罗伯特·赫尔曼(Robert Hermann)解释说:“在这里将会修建起一个超现代的生产基地,并创造出几千个工作岗位,更确切地说,仅在这一区域就有大约15000个岗位。令人欣喜的是,大概20%的企业希望将德国用作研发基地。” 总体而言,国际公司在德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分布广泛,并充分利用了该地区的众多行业。投资重点首先是信息通信技术和软件(19%),其次是企业和金融服务(17%),以及消费品(10%)和机械工程(9%)。

中国投资领域——差异与特点

在本次颇有见地的采访中,投中资本(CVCapital)欧洲团队负责人恩斯特·卢德斯(Ernst Ludes)博士解释了中国投资领域与德国或美国相比的特殊之处和差异所在。他还指出了投资者还可以在哪些领域进行改善。 中德投资平台: 中国投资领域与我们的不同之处在哪儿? 卢德斯博士:中国的投资领域与我们或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风险投资业务和私募股权业务之间的界限更加模糊。中国主要都是成长型投资者,而德国的大多数投资者是希望获得多数股权的收购型投资者。在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者也可以参与早期的C轮或D轮投资。我们在投资成长型公司时明确关注其盈利能力,而中国的大多数成长型公司在未来几年内都没有盈利。人们更关注营业额增长而非盈利增长。他们的目的是争夺市场份额,并坚守盈利能力终将出现的理念。最好的例子是美团,它是仅次于腾讯和阿里巴巴的中国最大数字商务企业之一。美团正计划在香港筹资多达45亿美元的资金,但目前仍处亏损状态。 中国和德国的投资公司在内部结构上有什么不同? 从中国的整个投资领域看来,两者首先在质量和品牌方面就有很大的差异。中国有许多如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或高瓴资本集团等大型的专业品牌,但也有许多还没什么名气的小型投资公司。还有一些至少在欧洲看来决策结构不明确的投资公司。在决策过程中也存在着差异。欧洲的投资公司是标准化的,中国也有标准化的投资公司,但老板往往有最后的话语权,而且还可以推翻许多决定。在我们欧洲,委员会决策往往更常见。而在中国,更多时候是一言堂,这可能会降低可靠性。 中国投资者投资德国或欧盟的理由是什么? 中方目前仍有兴趣投资。尽管美国总统换成了拜登,但在中方看来,无论是美国的政治局面还是欧洲的政治局面都没有提高他们投资积极性。一些中方投资仍然受到阻碍。例如,中国在意大利的投资,如汽车制造商一汽想购买意大利卡车制造商依维柯(IVECO),被拒绝了。这笔交易最终被政府阻止了。我不禁自问,为何依维柯对意大利的安全具有如此重要的战略意义。而另一方面,这项交易若是成功,能将为依维柯在中国带来巨大的机会,而那时依维柯的股东凯斯纽荷兰工业(CNH Industrial)将十分感激。 在德国当地有分支机构的中国投资者表现如何? 我感到惊讶的是,只有几家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在欧洲设有办事处。毕竟,如果员工只在完全不同时区的中国办公,就没有任何机会建立紧密的人际关系网络,而这对找寻项目资源很重要。同时,在我看来,大多数中国金融投资者处理提供给他们的投资项目时十分投机。他们并不积极主动和系统地去分析欧洲市场,及时调查有哪些资产将在未来18个月进入欧洲市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看到他们购买对欧洲私募股权来说不太有吸引力的资产。以被中国高瓴资本收购的飞利浦消费电器部门为例。这是一个绝好的品牌,但不是一个因高利润或特别的增长前景而在欧洲脱颖而出的企业。但这正是西方私募股权公司要寻找的企业。 同时,进入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为飞利浦的消费电器部门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因此,此次收购对中国投资者是十分有意义的。但如果中国投资者现在想购买我们因盈利增长而同样吸引欧洲私募股权公司的资产,那他们可能必须建立起更好、更有实力的本地业务。 中国投资者应特别注意哪些问题? 可靠性是一个重要问题,特别是在内部协调方面。我认为中国基金组织十分可靠性,但我也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已经谈妥的交易又回到了中国投资委员会的手中,然后又得到了一个与谈好的投资建议不同的建议。这种行为是有问题的,因为消息会不胫而走。每个好的投资者都会关注可靠的形象和明确的公司治理。目标公司的管理层也十分在意这些问题。因为他们要了解他们需要向谁报告,有多大的自由度,董事会会议将如何安排等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管理层可能会反对。而收购一家管理层反对的公司往往是不可能的。 中国投资公司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依赖德国员工? 一种具有多元文化的方法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中国的基金组织能派遣负责任的当地经理人且中方不完全掌控流程,这里的交易就会更加受益。如果中国的私募股权公司能够把握住这些问题,那么他们能比欧洲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公司提供更多的附加价值。毕竟,中国的私募股权公司有更好的机会进入中国市场并获得其增长机会。 卢德斯博士,感谢您接受访问!   人物简介 恩斯特·卢德斯博士(Dr. Ernst Ludes)是中国私有投资银行投中资本(CVCapital)的欧洲主管。 以前他是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殷拓集团的合伙人,并曾在投资公司Alchemy Partners以及并购和企业融资咨询公司Drueker&Co工作。他的职业生涯始于麦肯锡(McKinsey)。2010年卢德斯博士(Dr. Ludes)创立了Turning Point Investments顾问公司为处于特殊情况的公司提供咨询。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