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金属(Rheinmetall)在南京开设技术中心

莱茵金属(Rheinmetall)在南京开设技术中心

莱茵金属集团旗下的科尔本施密特有限责任公司(KS Kolbenschmidt GmbH)和来自中国及日本的合作伙伴在南京开设了技术中心。 通过在上海附近的南京开设自己的技术中心,莱茵金属的“材料和贸易”事业部正在进一步拓展中国公路用车和非公路用车的市场渠道。这标志着科尔本施密特公司朝着现代钢制活塞领域的全球布局目标又迈出了新的一步。同时,他们在不断发展的中国市场上建立了更加牢固的地位。 “动力缸系统联合技术中心”是科尔本施密特公司和其合作伙伴公司中凯内思汽车新动力系统有限公司(ZNKS Automotive New Power System Co. Ltd., ZKNS),以及理研株式会社(Riken Corporation)的一个联合项目。中方ZNKS自2018年以来获得授权生产并销售科尔本施密特品牌的成套商用车钢质活塞。而与日本的活塞环制造商理研公司从2015年以来便开始了持续性的合作。 莱茵金属计划在中国组建国家队 新的技术中心将致力于打造在中国研发活塞整套系统的可持续战略性高素质专家队伍。科尔本施密特公司及其合作伙伴计划在中国、德国和日本的管理人员指导下组建一支研发和销售的国家队。员工们将在获得全球资历认证之后在南京的联合技术中心开始工作。技术中心的目的在于改善当地的客户服务,提高研发速度。 3月30日在南京举行了盛大的开幕仪式。出席仪式的有南京市政府代表,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秘书长邢敏,以及来自发动机研发领域的客户代表。莱茵金属中国公司总经理魏培德(Peter Willemsen)也出席了开幕仪式。其他的参加者由于旅行限制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发表了致辞。其中有科尔本施密特公司总裁萨沙·普茨(Sascha Putz),科尔本施密特公司研发和技术副总裁约亨·穆勒(Jochen Müller),以及理研株式会社社长兼首席运营官前川马克(Mark Maekawa)。

财新PMI指数持续下跌

三月份在中国收集的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财新PMI)再次下跌。从二月份的50.9跌到目前的50.6。 行业服务商财新报道称其2021年三月份调查的PMI指数继续下降,目前仅为50.6,成为2020年4月以来的最低指数。高于50以上的财新PMI指数表示受访中国企业经济呈增长态势,指数低于50则表示衰退。财新PMI在过去11个月持续上升,但现在却越来越接近50,这就说明受调查的经济情况停滞不前。 财新PMI指数低于中国其他指数 与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官方PMI不同,财新PMI关注的是民营中小企业。《环球时报》已经公布了中国国家统计局三月份可喜的调查结果。例如,主要涵盖大型企业和国有企业的中国国家统计局的PMI的指数为51.9,与二月份相比,仍增长1.3%。 服务业和建筑业的增长幅度更为明显,从二月份的51.4上升到三月份的56.3。
格拉默看好未来亚太市场

格拉默看好未来亚太市场

格拉默(Grammer AG)公布了其2020年的业务数据。除亚太地区外,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均出现下滑。格拉默再次大幅拓展了其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在中国的业务。 受新冠疫情影响,格拉默2020年的业务数据显示其营业额下滑十分严重。虽然2020年下半年已出现明显复苏迹象,且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以及亚太地区第四季度的业绩都出现了同比增长,但息税前利润(EBIT)仍为负数(负4610万欧元)。按年计算,亚太地区是唯一的增长市场。格拉默在此地区2020财年的营业额达到了3.305亿欧元,同比增长5.4%。 因此,格拉默计划进一步拓展这一重要的未来市场也就不足为奇了。 格拉默在华新工厂和合作项目 格拉默在2020财年再次大幅扩大了其中国业务。鉴于汽车和商用车这两个产品板块正持续发展,格拉默在宁波和沈阳开设了两家新工厂。从而,格拉默在亚太地区共有8个生产基地和物流基地以及三个研发中心。该公司认为这一平台能为自己进一步扩大在该地区的客户基础。 自2020年起,格拉默就同其大股东宁波继峰开展了多项合作项目。其中包括在采购和制造领域实现协同效应,扩大产品组合以及改善某些地区的市场准入情况。 两家公司仅通过2020年第一季度协商达成的全球采购合作就能承诺在未来几年内实现千万欧元的节约。此外,格拉默和宁波继峰于10月决定,建立起日本市场的销售合作。从而,格拉默能确保更好地进入日本汽车制造商市场。
中欧全面投资协议:双边并购新的希望

中欧全面投资协议:双边并购新的希望

经过7年的谈判,欧盟与中国的投资协定于2020年底达成。该协议将确保中欧经济伙伴之间的投资环境更加平衡。德国和中国企业都将从新的更具建设性的监管框架中受益。 尽管受到新冠危机影响,2020年欧盟与中国的贸易额仍持续增加,5860亿欧元的年贸易额也使中国超越美国,自欧盟成立以来首次成为其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使得新达成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协定”)变得更加重要,通过其中包含的公平、促进贸易关系的规则,该协定对参与双边经贸的各方均为重要进步。 放宽市场准入 协定旨在减少中欧在市场准入方面现有的不对称问题。在中国,多个行业领域中严格的中外合资要求将被取消。特别是在制造业和汽车行业、包括新能源汽车行业,德国企业将可获得全面准入。同时,近几年中国已经逐步开放的金融服务行业内的中外合资及外资股权上限要求也将取消,包括银行、证券交易、保险和资产管理等领域。此外,中国还承诺解除医疗(私立医院)、环保服务、研发(生物资源)、电信和云服务、商业服务和国际海运等领域的投资限制。 对于德国企业来说,一半以上德国在中国的投资都可从此次协定达成的扩大市场准入中获益,特别是在汽车和制造业,包括化工、电信设备、运输设备和医疗设备生产等领域。现在,这些行业的德国原始设备制造企业未来可以100%拥有其中国子公司的股权并提取利润,而无须与中国合资方分享利润。 公平竞争环境 除了中欧之间市场准入的不均衡,竞争条件的不平衡也是另一个讨论焦点。对此,协定向创建一个“公平竞争环境”迈出重要一步。这其中包括对国有企业市场行为的约束、提高政府补贴透明度以及防止强制技术转让等方面的规定。 首先,中国国有企业被要求今后完全以经济标准为基础进行决策。在其进行买卖货物或提供服务时,应对德国公司一视同仁。同时,协定还对中国政府提出透明度要求,以确保更好的计划性及更高的法律确定性。这些要求主要包括为评价特定国有企业市场行为而进行的信息交流、关于补贴的磋商程序和为外国公司提供平等进入标准制定机构的机会。 协定还禁止未来各种强迫技术转让的投资要求,如向中方合资伙伴转让技术、对研究机构的本地化要求或在技术许可中干涉合同自由。此外,协定还加强了对商业秘密的保护,防止行政机关未经授权披露其在商品或服务认证过程中获取的商业秘密。 德国企业在中国的机遇 在中国企业过去多次对德国掀起并购风潮之时,德国企业主要以绿地投资而非并购交易的方式在中国投资。鉴于协定在大量行业领域取消合资要求、允许外资并购,中德之间上述投资行为差异预计将在未来有显著转变。 市场竞争条件的改善也为德国企业提供了新的、可持续的增长机会。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以及从新冠疫情影响中迅速恢复的经济将创造更多的增长,德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交易量也将随之增加。例如,巴斯夫集团在中国华南地区进行总额高达十亿美元建设投资项目进行同时,巴斯夫创投又于近日宣布投资位于中国杭州的初创生物技术公司恩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展清洁高效的工业合成生物技术。 对中国在德直接投资的影响 与中国市场的全面开放相比,协定只在传统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对中国投资者承诺了少量的额外开放,因为在协定出台之前,欧盟市场已经基本对中国投资者全面开放。不过,各成员国实行的外商投资审查与控制措施不受协定影响。 尽管缔结协定对中国在欧投资条件没有重大直接影响,但其仍然向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发出积极信号,中国对德投资活动有望再次活跃起来,为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处于衰退状态的中德并购交易市场带来转机。 总结 协定为在欧盟和中国之间建立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提供了有力支持并为中德间的双向投资提供了新的机会。然而,对中国在协定框架下所作的逐步开放仍须结合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更广泛的政治经济发展情况来审视。中国政府正日益加强对信息技术、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服务、人工智能及重大设备制造等战略相关行业的控制,以确保技术自主权。而最近出台的外商投资安全审查规定及其他保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及措施意味着德国企业未来在中国的经营中仍将面临障碍。
Schreiner 集团在中国举行五周年庆典

Schreiner 集团在中国举行五周年庆典

Schreiner Group GmbH & Co. KG (Schreiner 集团)为其在中国的生产基地举行五周年庆典。 五年前的今天,总部位于慕尼黑附近上施莱斯海姆(Oberschleißheim)的Schreiner 集团在上海附近开设了他们在中国的第一个生产基地。这家功能标签的制造商原本是在这里为汽车行业生产产品线的。现在,公司也在这里为旗下业务部Schreiner MediPharm生产产品。 Schreiner集团的董事总经理罗兰·施赖纳(Roland Schreiner)认为,成功的原因不仅在于与同样活跃在中国市场的客户间的距离:“上海的基地在过去几年间发展得非常好。我坚信,我们在中国为Schreiner集团铺设了通向成功未来的道路。作为供应商,我们对于全球客户来说是有吸引力的合作伙伴:我们为他们的中国生产工厂提供更高的交付安全性,并通过在当地的存在为他们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提供支持。 Schreiner集团希望在中国得到发展 该公司还提到,他们希望将产品开发从上施莱斯海姆总部转移到中国去。同时,在当地生产的产品数量将会得到提高。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的一个原因应该是奉浦区的成功。自2016年成立以来,那里的员工数量就翻了一番,并且到2019年,仅仅过了三年,就达到了收支平衡。从那时起,Schreiner集团的中国分部就一直在这个盈利区运营。
克诺尔扩大在华生产规模

克诺尔扩大在华生产规模

为了满足中国上涨的需求量,克诺尔制动系统(Knorr-Bremse)正计划用一个产能更大的新工厂取代其在港口城市大连的现有工厂。 对于克诺尔制动系统来说,中国市场发展势头强劲。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公司才在去年秋天宣布计划在首都北京开设一个研发中心并开始建立一个新工厂。不久后,他们便接到了为中国首都新地铁线配备制动系统的订单。 克诺尔制动系统现宣布建立新工厂并同时扩建其在大连的工厂。目的是在中国东北港口城市将研发和测试设施与生产相结合。在该地区的这一结合也是为了加强与大连市政府的合作。克诺尔商用车系统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克诺尔商用车制动系统(大连)有限公司、克诺尔股份公司和大连金普新区管理部门在线上签署了协议。该区是现有工厂和新厂房的所在地。参与线上会议的人员来自大连、上海和慕尼黑。 “我们很自豪,大连工厂近年来继续保持着出色的业绩。我们在这里生产的商用车占我们在中国的商用车业务的一半。鉴于大连工厂的重要性及其快速发展的情况,我们将继续扩大制动系统和转向系统的生产,并继续向我们的中国客户提供顶尖技术。同时,我们也期待与地方政府在轨道车辆业务上的合作。”克诺尔亚太(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徐保平表示道。 克诺尔制动系统称该合同是其公司为满足中国市场的繁荣发展而努力的里程碑。 克诺尔在华新机遇 新工厂最早计划于2021年6月进行奠基并于一年后完成建设。这一4万平方米的厂区最早可在2022年12月开始进行生产工作。此次扩建后,克诺尔制动系统将在大连新增300个新工作岗位。其位于大连的公司自2004年以来以其合资企业Hasse & Wrede CVS的形式开展业务。而此次扩建有可能并非是该工厂的最后一次扩建。市政府已经为克诺尔制动系统将来的在华扩张预留了2.5万平方米的场地。 “克诺尔制动系统正在大力投资其生产能力,以发展世界领先的前瞻性技术。” 克诺尔制动系统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兼商用车系统负责人Peter Laier博士表示道。“我们坚信与当地以及其他商业伙伴的紧密合作可以扩大生产。从而,我们能够继续开发更加符合中国市场要求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这是克诺尔制动系统未来在中国继续扩张的重要一步。” Laier博士表示道。
埃齐向中国出售业务领域

埃齐向中国出售业务领域

埃齐放射及医药科技股份公司(Eckert & Ziegler Strahlen- und Medizintechnik AG)日前宣布,将向中国出售其肿瘤放射设备(HDR)业务领域。买方是来自上海的上海惠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TCL Healthcare Equipment (Shanghai) Co., Ltd)。 埃齐公司在几周前宣布将加强参与中国市场。该公司将在南京和上海之间的中国东部城市金坛建立自己的生产设施。如今,该同位素技术组件开发商和生产商打算将其HDR业务出售给一家中国公司。 该业务领域已经被分拆到BEBIG医疗股份公司(BEBIG Medical AG),其2019年营业额达到1100万欧元左右,2020年也达到小千万欧元的营业额。 如今,惠影先收购了BEBIG 51%的股权,并可以在2024年前收购剩余的49%。该公司获得了相应的认购期权,此后Eckert & Ziegler获得了相应的认沽期权。若行使认购期权,购买价格依照今日所签订合同的购买价格。若行使认沽期权,价格可能会根据BEBIG-EBITDA的发展情况上涨。 埃齐观察到中国市场涨势 埃齐认为亚洲的HDR设备市场正在增长,尤其是中国市场。因此,埃齐执行董事会成员Harald Hasselmann博士坚信,只有与强大的中国合作伙伴合作才能充分发挥HDR业务的潜力。因此,他认为此次出售是明智之举,而且能让埃齐将更多精力放在快速发展的放射性制药业务上。 尽管埃齐已经将肿瘤放射设备业务出售给了上海,但生产仍将在德国进行。

胜伟策中国金坛工厂开始投产

以亏损告终的2020疫情之年结束后,胜伟策电子股份公司(Schweizer Electronic AG)董事会主要鉴于中国金坛的新工厂而预计2021年的销售额将出现跳跃式增长。 印刷电路板制造商胜伟策公布了其集团2020财年的初步数据。由于新冠疫情,该集团上报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负950万欧元,因为该公司及其合作伙伴的销售额均有下降。此外,近300万欧元的坏账损失以及胜伟策位于中国华东地区的金坛新工厂的投产亏损也压低了业绩。胜伟策迄今已为于2020年5月开始运营的新工厂投资了1亿欧元左右。 胜伟策董事会如今将希望寄托在位于南京东南方向的金坛工厂上。它的生产能力是位于巴登-符腾堡州施拉姆贝格市的总部的五倍。目前,工厂仍在进行认证流程。其在2020年11月成功完成的VDA6.3审核是认证流程中里程碑式成就。该工厂持续积极发展,2021年将获得重要的技术资质和认证。金坛工厂及其在中国的相关业务有望使胜伟策公司提高其国际化水平并拓展客户基础。 胜伟策因金坛而十分乐观 根据目前对全球经济发展,尤其是对印刷电路板市场发展的预测,胜伟策认为其中德印刷电路板集团的新结构处十分有利。胜伟策董事会预计,若金坛工厂如期发展,营业额将增长20%至30%,EBITDA也因而将根据相应的营业额大幅提升到0%至-6%。预测结果乐观的原因之一自然是回升的营业额。2020年下半年的营业额已比上半年增加了17%。 然而,该预测能否真的实现还取决于全球供应链的稳定性。毕竟,持续的零部件短缺可能使客户需求和供应商供应都受到限制。 胜伟策集团计划于2021年4月23日公布其2020财年审计后的最终数据以及本财年的详细预测结果。
道依茨(Deutz)提高中国的生产量

道依茨(Deutz)提高中国的生产量

根据发动机制造商道依茨股份有限公司(Deutz)的报道,2021年内,其在中国的产量将翻番。 道依茨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了2020年间的业务数据。由于新冠的影响,这家来自科隆的发动机制造商的销售额下降,不得不蒙受经营亏损。不过同时,该企业在2020年第四季度已有复苏的趋势。 道依茨CEO弗兰克·希勒博士(Dr.Frank Hiller)表示说:“我们在这样艰难的一年中仍然坚持了战略性增长规划。我们与三一重工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的积极发展,以及与约翰迪尔公司(John Deere)在年末所宣布的发展合作,都表明我们可以乐观地展望未来。我们基本认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主要的客户市场应当会表现出改善的趋势。尽管在目前看来,要恢复危机之前的水平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道依茨-三一重工-合资企业有利可图 道依茨和中国最大的建筑机械集团三一重工在2020年一月完成了合资企业 的建立,并在成立的第一年就实现盈利。现在这对合作伙伴希望在整个2021年将产量从大约20000台发动机增加到大约40000台。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旺盛的市场需求,它现在就已经符合合资企业的计划产量。此外,该公司将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因此,道依茨公司已经在2020年第二季度末将中国的销售目标从5亿欧元增加到了2022年的8亿欧元。 2022年计划在位于长沙的新建工厂里生产75000个发动机,该工厂将在2021年投入使用。这些发动机将会提供给合资公司伙伴三一重工的重卡。 道依茨继续在中国的发展战略 位于长沙的工厂不是道依茨在中国进行生产的唯一地点。2020年9月,这家来自科隆的公司在北京附近的海港城市天津完成了一座工厂,该工厂同样也是在2021年投入使用。这里已经被道依茨公司当作亚洲市场的生产中心。他们将在这里和柴油发动机制造商北内公司(BEINEI)共同进行生产。未来,这家科隆公司还将在天津生产用于升降平台、叉车和小建筑机械的发动机。
E-Stream: 与中国横店东磁(DMEGC)的框架协议

E-Stream: 与中国横店东磁(DMEGC)的框架协议

E-Stream Energy GmbH & Co. KGaA (E-Stream)和中国横店集团旗下所属东磁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DMEGC)已就电池交付和销售签订了框架协议。 于1980年成立的横店东磁股份有限公司在全球拥有16000名员工。2020年该公司的营业额达到了11亿欧元。横店东磁在德国、荷兰、英国、法国、美国、巴西、南非、澳大利亚、韩国、香港和日本都设有办事处。该公司是汽车领域的供货商,此外也向(西门子)Siemens、伍尔特(Würth)、(博泽)Brose和(大陆集团)Continental供货。除了生产锂离子电池外,横店东磁还生产光伏系统。 横店集团拥有60家分支机构,200家生产厂房,2019年的年销售额是130亿美元,是在不同行业的全球参与者。 框架协议由两家公司在克雷菲尔德(Krefeld)共同签署。为此,E-Stream的总经理德克·科斯特(Dirk Köster)和托马斯·克雷默(Thomas Krämer),以及横店东磁德国分部总经理顾影先生(音:Gu Ying),在E-Stream的商业楼里碰面,当然也非常严格地遵守了所有新冠保护措施。 E-Stream和横店东磁之间更多的协同潜力 除了框架协议外,双方还讨论了关于两家公司伙伴关系扩展的问题。很快就明确了在家庭储存系统方面也存在很多协作关系。因此,将会有一个专门工作组对家庭储存系统的开发直到仓储系统生产产业化的工作进行推进。 科斯特(Köster)说:“横店东磁和E-Stream签订了电池生产的框架协议,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高兴。我们的伙伴关系是可以进一步扩大的。”据科斯特说,两家公司未来将在家庭储存系统领域更加深入地合作。因为他很肯定:“家庭储存系统的意义在德国仍然被低估了。随着电动汽车的扩张以及按德国可再生能源法(EEG)的规定在将自发电供应到普通电网时产生的费用,让德国家庭的家庭储存覆盖率大幅增加是非常重要的。” E-Stream和横店东磁在该领域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尤其是像科斯特(Köster)所解释的那样,中国合作伙伴也是“光伏系统的领先制造商”。因此,双方都能够提供完整的系统。 最近在《中德投资平台》(GoingPublic)杂志中发表了一篇对E-Stream总经理托马斯·克雷默(Thomas Krämer)的采访,名为“德国最先进的电池技术?”
海德堡印刷机械在华兼顾生产出口产品

海德堡印刷机械在华兼顾生产出口产品

单张纸胶印机制造商海德堡印刷机械股份公司(Heidelberger Druckmaschinen AG)于2005年在中国设立的基地目前有19%的产量销往国外。 海德堡公司近日公布,其上海基地目前生产的19%的产品都被出口到国外,该公司目前在中国的业务也因而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大部分客户自然是在亚洲地区,但中国生产一些印刷机也销往了欧洲甚至德国。 该上海的基地尤其在这段新冠疫情期间及其在欧洲导致的产量和需求量下降期间证明了其价值所在。亚洲市场的需求已经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海德堡印刷机械在中国的产量也相应地回升了。 “我们在中国上海基地的生产不仅就中国市场而言是成功的典范,而且逐渐就世界其它地区而言也同样如此。”海德堡印刷机械的首席执行官Rainer Hundsdörfer说道,“随着亚洲市场经济从新冠疫情中迅速复苏,我们贴近市场的生产被证明是克服危机的战略优势。我们因而能逐渐在这些地区实现增长。” 中国不仅是海德堡印刷机械最大的单一市场,该公司凭借着超过50%的市场占有率也成为了中国的市场先锋和技术先锋。 海德堡印刷机械在中国发展壮大 海德堡印刷机械在中国积极开展自主生产的时间相对较短。该公司在2005年才在上海青浦区建立生产基地。海德堡印刷机械最初在这里雇佣了130名员工,为中国市场组装折页机和小幅面印刷机。然而,2006年开始生产后不久便取得了成功。海德堡公司于2010年就建起了第二座厂房,从而将生产的空间增加了十几倍。 “亚洲市场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看到了对机器定制和大量型号的强劲需求,尤其是在包装印刷方面。”海德堡上海基地的经理Achim Mergenthaler解释道,"我们为我们的高质量感到自豪。多亏了海德堡生产网络的高标准才使我们的质量与威斯洛赫-瓦尔多夫(Wiesloch-Walldorf)生产的机器水平一致。” 自2015年起,海德堡印刷机械通过附属的上海印刷媒体中心扩增了基地。该中心为亚洲各地的客户举办产品演示和培训课程,积极为技术转让做贡献。该中心不仅注重理论和教学,还配备了许多自己的机器,从而能重现完整的生产工作流程并提供用户培训。 2020年,上海基地交付了中国生产的第1万台印刷设备。目前海德堡印刷机械公司30%的印刷设备都来自中国。该基地将继续发展,员工数将从目前的450人增加到700多人。 海德堡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黄连光表示道:“上海工厂产品组合的扩大和产能的提升为海德堡中国树立了新的里程碑,从而可以进一步扩展我们的包装印刷解决方案。”
德国对中国投资者仍有吸引力

德国对中国投资者仍有吸引力

在一份政治文献中,基尔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IfW)的研究人员研究了新冠疫情对中国在德国投资的影响。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德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者仍具有吸引力。 简而言之,德国现在和将来都是中国投资者最看重的目标国家之一。以中国在海外的资本存量为衡量标准,德国在中国所有的投资国中排名第十。近几年来,中国投资者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运输领域和科技领域。一带一路倡议的新重点并没有影响德国企业对中国获取关键技术的重要性。 "中国对德国进行境外投资的决定性因素是中国政府的范式转换,即计划主要通过创新和高质量的生产活动来提高国内经济增长,而不再像过去那样通过劳动密集型的制造来实现增长。IfW研究员Wan-Hsin Liu指出:"对德国进行直接投资是中国获取国外专有技术和先进技术的重要手段。 中国投资者重点关注物流和技术 在超过1亿美元的投资项目中,中国投资者近期的重点是德国的运输领域和科技领域。因此,在过去的15年里(到2019年),共有超过21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运输业。其中近65亿美元都来自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笔资金有九成以上都来自过去五年内的投资。这一涨势与2015年宣布的 "中国制造2025 "战略不谋而合。 在同一时间段内流入德国科技领域的资金将近达到60亿美元。与运输行业不同的是,该领域内大部分的投资并非来自中国国有企业。但该领域内也有近九成的资金来自最近五年的投资。 中国对房地产行业则没那么感兴趣。自2005年以来,投资总额下降到65亿美元,国有企业投资的58亿美元是其中的最大份额。能源领域的情况类似,该领域内共有36亿美元来自中国投资者,其中多达30多亿美元来自国有企业。 德国在投资者青睐排行榜中位列第十 截至2019年底,中国的海外资本存量达到21万亿美元,成为目前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仅在2019年,中国就有117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国外,而在2000年,中国仅对外投资了9亿美元。以中国在海外的资本存量来衡量,德国在中国投资者青睐度方面排行第十,落后于排行第七的荷兰和排行第八的英国,但领先于排行第十二的卢森堡和排行第十五的瑞典。 “德国作为中国投资目的国的重要性还会继续增加。到目前为止,对新的五年计划的消息表明,中国计划进一步加强国内企业的创新实力和专有技术。为此,中国十分需要包括德国在内的国外的知识和技术的转移。” 在对新冠疫情进行研究的同时,IfW对德国咨询公司也进行了一次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德国对中国投资的吸引力受疫情的影响微乎其微,而且应该十分短暂。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