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Automation 持有易森多数股份

MAX Automation股份公司在一项资产交易中获得上海易森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多数股权。杜塞尔多夫的MAX集团第一步首先确保取得易森的51% 股权。之后通过协商,在接下来几年将会收购剩余份额。之后,易森将会首先被引入在一个新的公司进行商业运营。易森创立人和总裁Roger Lee 将会暂时持有49% 的股份。交易金额约为几千万欧元。此次交易将会于2017年第四季度完成。

科瑞集团有意收购Biotest股份公司

Biotest股份公司在临时公告上宣布,北京投资公司科瑞集团正与这家S-DAX上市公司就收购一事进行商谈。中国投资集团将为此向这家生物科技制药公司支付9.4亿欧元。商谈自Biotest公告时开始,最终的协议结果仍然悬而未决。科瑞的收购计划提议对普通股和优先股以不同价格支付,Biotest的股价有望大幅上涨。

助力中国龙腾飞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迫使中国企业另外开拓新的业务领域。中国政府也认识到这一点,将海外投资作为其战略的组成部分。通过研发推进自主创新对此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获取关键技术则成为在欧洲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德国进行越来越多并购交易的一个重要动机。中国政府通过实施简化投资程序以及配套优惠贷款政策推动其现代化发展战略。其中涉及一些重要的关键产业,比如工业部门、能源和发电行业、高科技产业、医疗保健行业和软件开发领域。德国在这些领域拥有尖端技术,现在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在欧洲进行并购交易的首选目标国家。 德国丛林 对于意欲在德国投资的中国企业来说,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于政策和法律以及经济环境的差异。另一个障碍则是文化和语言方面的差异。中国人和德国人对于人际关系的理解和重视截然不同。此外,中德两国企业文化也存在着显著差异。管理风格和经营理念明显有别。而且,很多中国企业对德国市场仍然缺乏了解。投资商首先面临的问题是针对在德收购采取什么样的策略,以及哪些企业才是合适的收购目标。例如,一个经常遇到的难题是如何与一个潜在目标真正建立联系。 长路漫漫 中国投资商对于收购德国企业采用各种不同的方法。与此相应的成功机率看起来也大不相同。但是,关键问题不仅仅是一笔交易能否真正成功交割,也是该交易交割的条件和成本如何,这都必定关系到每个中国投资商的切身利益。一种可设想的情形是只在中国本土对德国境内的收购进行管控。通常情况下,来自中国投资者评价专业咨询服务附加价值的标准跟具有欧洲文化背景的本土投资商差别相当大。离开欧洲本地的专业咨询,这样的收购计划多半收效甚微:例如,在投资商已经确定潜在标的后,问题往往是目标企业是否愿意出售。更不用说所期望的企业是否究竟真正符合买家的战略定位。因此,如果在收购过程中先需要与众多企业接触,而且这些企业可能既不符合战略定位也不愿意出售,那么到后来已经投入的金钱以及尤其大量的时间便会毫无收获。 咨询公司为整个交易过程提供指导,涵盖从目标搜索直至合约签订的每一个步骤。 Marcel Sarzio, Mayland AG 重重阻碍 对于中国投资商来说,另一种可行方式是如果预计有合适的标的出售,在并购开始之前参加拍卖会。当然,这只是跻身于竞标目标企业的诸多竞争对手中。可是,中国大型企业在这里往往备受优待,而中小型企业通常根本无人问津。此外,这样的拍卖程序还大多最终敲定一个更高的收购价格,通常高于通过主动收购委托达成的交易价格。 丛林向导 效率最高的方法是为收购交易寻找专业的协助和支持。聚焦中小企业和集团公司的精品并购咨询公司和精品投资银行可以当作良好的选项。通过专业咨询保证系统化运作。咨询公司为整个交易过程提供指导,涵盖从目标搜索直至合约签订的每一个步骤。第一步是制定或审查战略计划。每一个中国企业家都可能有几个权重不同的目标: 达成最优收购价格 实现成本节约 打造多样化产品组合 提高和增强在本土和国外的竞争地位 实施技术采购 进入欧洲市场 寻找标的 咨询顾问随后会进行细致的市场调查。通过这种方式,挖掘和筛选出最契合公司战略的目标企业。在与客户磋商之后,最终选出最匹配的标的,然后通过咨询顾问进行秘密沟通联络。谨慎操作该步骤尤其重要。在确定双方愿意对话并且已经酌情抛出价格预期后,陪同管理层和关键员工参观目标公司并举行会谈。与此同时,确定可能的指导性收购价格范围。如果最后聚焦一家或多家企业,就将会开展尽职调查。完成尽职调查后,具有依据确定一个的比较全面的报价。最后,咨询顾问主持销售合同谈判,直至合同签订。 借助咨询顾问的优势 委托精品并购咨询公司或精品投资银行可为收购交易带来诸多优势。该领域的服务提供商均熟悉德国和欧洲的法律、经济和文化环境,这对于交易成功具有重要意义。咨询公司的中国同职员协助清除语言障碍,避免交易双方产生误解。理想情况下,咨询公司可在中国业务中提供其成功案例作为参考,这样也可保证咨询顾问对中国企业文化有相应的了解。此外,通过本土代理机构在德国收购一家中小企业的价格普遍较低。其中重要的因素是咨询顾问了解当地市场以及拥有公司网络,而且在欧洲亲自为客户投入有效资源。  结论 一般来说,中国公司将主动收购委托授权给当地精品并购咨询公司,这样操作比自己从中国搜索或参加拍卖会更有针对性,同时节约成本。因此,中国客户享有能够与有吸引力的目标企业业主直接一对一会谈的优势。这样操作显然能获得更具吸引力(也即更低)的评估。与其他运作方法相比,通过该操作产生的收购过程成本则无关紧要。总而言之,该操作方法显然效率更高。最后,中国企业可以准确地从多个候选方案中选出最契合其发展战略的目标企业。

潍柴动力为林德液压投资建新厂

林德液压公司于7月12日在阿莎芬堡举行了新工厂揭牌仪式。新工厂约8000万欧元投资是巴伐利亚州过去10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绿地投资之一。该现代化的工厂由林德液压大股东潍柴动力投资,目的在于巩固其在林德液压的长远利益,加速公司从巴伐利亚向亚洲市场的扩张。 新工厂在阿莎芬堡举办了隆重的竣工仪式,山东省省长郭树清、阿莎芬堡市市长克劳斯•赫佐格、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以及凯傲集团董事长高登·瑞斯克参加了揭牌仪式。新工厂占地22,000平方米,具有宽敞的生产装配车间,以及一座可扩展的综合办公大楼,为700名员工提供了新式的工作场所。

“最终唯有依靠市场力量”

中国正面临着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原因之一就是地方政府对国企的保护。中国欧盟商会主席Joerg Wuttke向我们解释了,并购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解决产能过剩这一难题,以及某些海外收购所带来的问题。

中国大型工业企业成为新的金融投资者

TCL集团联合清华紫光集团创立了一项私募股权基金。TCL旗下投资部门,即TCL创业投资有限公司(TCL Capital)于2月22号表示,该基金计划筹集100亿人民币(14亿欧元)的资金。其投资重点涉及、电子,TMT、工业4.0、“互联网+”以及网络化生产。在去年10月,机械制造企业三一重工就已经建立了企业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启蒙资本(Enlightenment Capital)。

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净资本输出国

2015年中国以2930亿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位居世界第一位。这意味着同样数额的资本对外输出。德国以2800亿美元排在第二位,这也是自2010年以来德国在资本输出方面首次排在中国之后。排在榜单第三位的日本在资本额度方面远远落后。这一结论源自慕尼黑经济研究所ifo的统计。 尽管德国由于中国的进步而排名下降, 2015年德国在净资本输出方面依然取得显著的增长。其驱动力主要来自于出口,而服务业和外汇收入则没有为资本出口带来任何积极作用。资本输出在2015年年度经济产出上占到了8.3%,2014年的该比重为7.3%。根据欧盟的标准,长期合理的比重应不超过6%。因此,按照国民生产总值来衡量,德国在欧洲和美洲算是负债国家的最大债权国。 由于油价下跌和欧元走弱,慕尼黑经济研究所ifo估计,国际收支顺差在新的一年将继续提高并再度在年度经济产出中占超过8%的比重。除了商品交换,其它类型的对外交换,如服务业以及社会福利、礼金和发展援助的转移也将纳入际收支经常项目差额。

金融专家对中国经济增长持悲观态度

中国经济发展预期在年初降至新低。反映国际金融专家对中国未来十二月经济状况预期的CEP(中国经济专家小组)指数在2016年1月份从负4.5点继续滑落至负20.7点,这也是自2013年引入该经济发展晴雨表以来出现的最低值。这一数据是由欧洲经济研究院(ZEW)根据其每月调查问卷而得出的。

均胜通过定增募资为收购注资

宁波均胜电子公告声称将通过定增募资为最近的两笔收购,即收购德国TechniSat汽车电子业务板块及美国汽车安全系统公司KKS,筹集资本。根据这份公告,这家宁波的汽车配件制造商拟通过非公开发行3.6亿股来募集总额为86亿人民币(12亿欧元)资金。其中一小部分资金还将被用于企业流动资金。

中国投资者获得积极评价

德国企业管理者和员工对收购企业的中国投资者大体感到满意。来自中国的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日常业务相对而言不会过多干涉。现有的管理层也大多被保留下来,因为买方自己通常并没有那么多富有经验、精通法律、并在语言上没有障碍的专业人才。而在一些关键领域,中国的企业领导者具有绝对的决策权。这一结论源自德国工会联合会的Hans Böckler 基金会的一项最近研究。

Vega完全收购其合资公司

Vega Grieshaber收购天津天威有限公司所有股份。通过一项权益收购这家来自黑森林的公司获得了其合资伙伴所有的股份。由于对方是国有企业,因此此项交易需要得到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复杂的审批过程显示,有些情况德国方面之前并不了解。

中国对德绿地投资创新纪录

德国继续捍卫了其作为中国在欧洲绿地投资数量第一国家的位置。2014年共有79家中国公司在德国设立分部或生产基地——这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而2013年和2012年该数字还分别只有68个和42。新纪录的产生也意味着德国已占据所有中国在欧洲新投资的38%。排名第二的英国共有40项直接投资记录在案(2013年:29项),同样受到中国投资者青睐的法国则以17个项目占据第三。以上研究结果来自会计事务所安永的一项最新调查。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