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的最爱——杜塞尔多夫

中国手机巨头VIVO和小米既OPPO落户杜塞尔多夫后也分别计划在北威州首府设立欧洲总部。
Symbolbild. Gavel und Geld.

德国再次收紧投资监管

通过该修正案,《对外贸易法》(AWG)将与2019年3月21日发布的欧盟第2019/452号条例(“《欧盟外商直接投资审查条例》”)相适应,该条例旨在建立针对外商在欧盟境内进行直接投资的审查框架。《欧盟外商直接投资审查条例》在欧盟层面对投资监管进行了规定,但是对外商投资进行审查或处以禁令仍属于各欧盟成员国的责任。 新冠疫情下投资保护成为焦点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间,《对外贸易法》的修订受到特别关注。全球范围内出现的防护服、消毒剂、药品以及呼吸器的供应紧缺凸显了在危机时期为国民提供安全的医疗保障的重要性。在受疫情影响而削弱的经济环境下,可能会发生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公司成为容易的收购对象以及新冠危机相关的工业领域的公司面临出售的情况。此类担忧目前对于研发新冠病毒疫苗或治疗药物的公司尤为明显。国际投资者对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的争夺赛已经开始。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欧盟委员会于2020年3月25日要求其成员国保护制药行业的公司不受外国投资的影响,并在必要时修改国家法规,其中重点关注美国和中国。柏林在这方面已经做好准备,作为庞大的国家新冠疫情援助计划的一部分,柏林已经启动了新的经济维稳基金,通过该基金,德国政府可以参股德国公司以防其被外国投资者收购。但是,这样的“强心剂”可能只在极端情况下发生。预计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BMWi)将通过修改后的《对外贸易法》更加频繁地禁止交易。 《对外贸易法》以及《对外贸易条例》的主要修订 《对外贸易法》(AWG)和《对外贸易条例》(AWV)为审查在德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提供了法律依据。近年来德国收紧外商在德投资政策,其中包括将特殊安全行业的投资审查门槛从外商投资者收购德国公司25%的投票权降至10%的投票权,并且将关键基础设施(例如能源供应商)纳入投资监管范围内。 迄今为止,若收购会对德国的公共安全和秩序造成实际并且足够严重的危害,则可以根据《对外贸易法》第5条第2款采取《对外贸易法》第4条第1款中所规定的与非欧盟收购方收购内资公司相关的限制和负加行为义务。而从现在开始,根据《对外贸易法》的修正案草案,只需要对德国的公共秩序或安全造成可能的侵害,而不需要造成实际的危害。与此同时,所保护的利益不再仅限于德国,而是延伸至整个欧盟及其成员国。此外,就军备和信息技术安全产品,不仅要审查其制造商和开发商,而且还要审查使用或改造此类产品的公司。联邦政府称,此项举措可以促成更具前瞻性的投资监管。 此外,该修正案草案将《对外贸易法》第15条第3款规定的“交割禁令”扩展至所有根据《对外贸易条例》(AMV)需要进行申报的法律行为。到目前为止,“交割禁令”仅适用于特定领域(军备和信息技术安全公司)的投资审查。相反,在《对外贸易法》修改之后,在审查期间,不能对跨部门领域(适用于所有行业)的负有申报义务的收购进行交割。该项新规定旨在防止“抢跑”,即在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决定以及审查程序结束之前使其成为既成事实(如获得关键技术或安全相关的信息泄露)。 除《对外贸易法》的修订外,联邦政府拟对《对外贸易条例》作进一步的调整和补充。特别是,应对《欧盟外商直接投资审查条例》第4条中所提及的“关键技术”进行定义和编目。例如,可能将人工智能、机器人、半导体、生物和量子技术包括其中,在上述领域中,若外商收购股份比例超过10%,则存在申报义务并且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可能对其进行审查。在目前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不排除该目录将扩大至医疗健康领域或其他领域。 对新修订的评论 与近年来对《对外贸易条例》的修改一样,《对外贸易法》的第三次修订受到了商界的广泛批评。例如,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德国工商总会(DIHK)和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反对《对外贸易法》的再次收紧,并一致认为此举在当前全球经济困难的情况下是错误的信号。不断涌现的新监管障碍正在削弱德国作为投资目的国的吸引力。尤其是在危机时期,比如眼下的新冠疫情,都凸显了全球经济之间的联系以及德国工业为能够保障充足的国民供应对开放市场的依赖度。 在未来,德国联邦政府将比以往更容易限制欧盟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并且通过目前所计划的法律修订干涉受宪法保护的私有财产和私人自治。联邦政府早就表示要对“关键技术”采取与“关键基础设施”类似的限制规定,以便联邦政府未来能够在不通过立法机构的情况下扩大相关领域的目录。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实际和足够严重的危害”这一饱受争议且未予界定的法律概念,将预计转为对公共安全或秩序的“可能的侵害”这一更为模糊的概念。随着投资管制的一再收紧和审查标准的不断放宽,德国距离透明度和法律确定性也越来越远。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在其判决中要求,为满足宪法的禁止过度原则(Übermaßverbot),干涉性的规范必须足够确定。《对外贸易法》修正案草案未对德国监管机构广泛扩张的衡量空间进行具体化,尽管这是宪法所要求的,而这可能导致法律争议。但是,比上述法律思考更为重要的是德国以此发出的政治信号。尤其是在中国,人们警惕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因此,更为重要的是,为了不影响德国的国际声誉和对外商投资的吸引力,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应当就审查标准颁布具体的指示。 结论:对并购实务的影响 对于并购交易实务而言,《对外贸易法》的修订对相关各方都意味着不确定性。未来,在涉及外国投资者(尤其是中国投资者)的交易中,需要更仔细地审查收购交易是否属于《对外贸易法》和《对外贸易条例》的适用范围,或者是否主动申请“无异议证明”。修订后,所有依《对外贸易条例》负有申报义务的法律交易在审查程序结束前为效力待定的状态。因此,必须更多并且更早地对该问题进行关注。德国正在跟随世界趋势,而投资审查将成为跨境交易中越来越重要的话题。

北汽欲增持戴姆勒股份至10%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十月有相关人士透露: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今后不再有增持戴姆勒股比的打算。戴姆勒提交的监管文件中表明,截至11月底,汇丰银行通过直接或通过股权互换等方式持有戴姆勒5.3%的表决权。正是在汇丰银行的协助下,让北汽顺利获得了最初的5%戴姆勒股权。 北汽这次增持股份的首要目的是超越浙江吉利集团,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后者曾在2018年初获得了戴姆勒9.7%的股份,目前仍是戴姆勒最大单一股东。此外,北汽此次还寻求能够在戴姆勒监事会获得一席之地。不仅北汽计划增持戴姆勒股比,更有趣的是戴姆勒欲收购或大量增持北京奔驰(BBAC)的股比。2022年将取消50:50外资股比限制,在此前是禁止乘用车外资企业持有50%以上的股份的。 就在去年夏天,戴姆勒的竞争对手宝马,与合作伙伴华晨宝马达成协议,持股比例从原本的50%增加为75%。由于吉利是戴姆勒的最大单一股东,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股比可能不像宝马增持华晨宝马的股比一样能够较快地实现。北汽增资戴姆勒的真相目前还不清晰。如果北汽此次可成功成为戴姆勒最大单一股东,那这三方的关系走向也将会看到答案。

汉诺威再保险计划为中国子公司增资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银保监会CBIRC)已批准德国再保险公司汉诺威再保险(Hannover Rück)为其上海的全资子公司增加注册资本。从而,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从25.5亿元人民币(约3.3亿欧元)增长了75%以上到45.1亿元人民币(约5.85亿欧元)。这已是短短一年内的第二次增资。2019年9月,其上海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当时还是15.5亿元人民币,汉诺威再保险为其增加了约60%的注册资本。 自2008年成立以来,这家下萨克森州唯一的中国子公司便一直不断发展壮大。仅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再保险业务的销售额就增长了46%,达到约139亿元人民币(约合18亿欧元)。母公司2019年的总收入达226亿欧元,合并净利润为12.8亿欧元。 再保险业务的成长市场 总体而言,中国的再保险市场在近些年来正稳步快速地发展。中国银保监会将这一发展归因于开放和竞争的市场环境,且监管机构不断推动着市场开放。 2019年12月,韩国的再保险公司大韩再保险公司(Korea Re)被批准在上海开设分公司。在华运营的外国再保险公司便从此增加到了7家。此外,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了德、美的通用再保险公司(Gen Re)和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为其在上海和北京的分公司进行增资。 中国银保监会作出这一系列决定,并指出外国保险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兴趣正不断增长,也因此需要增资。只有这样,这些公司才足以应付中国市场和业务发展的要求。总体而言,中国保险市场发展迅速,在2013年还位居全球第四,而2016年就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

中国魅力:规模和资金实力

德国生物技术公司Medigene AG致力开发用于治疗癌症的个性化免疫疗法,其核心关键为T细胞受体(TCR)。 2019年4月,该总部位于慕尼黑附近马丁斯里德的公司宣布与中国公司Cytovant达成合作协议,其里程碑付款高达10亿欧元。我们采访了首席执行官Dolores J. Schendel博士教授。

中国对外贸易显着下降

据中国海关总署(GCA)表示,今年头两个月,中国对外贸易总额5920亿美元,同比下降11%。

力世纪有限公司收购Ideenion德国汽车零部件设计开发公司

力世纪有限公司收购Ideenion德国汽车零部件设计开发公司。这家注册于开曼群岛的公司实际上是一家中国公司,并于2017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Symbolbild Krankenhausflur

谊安 (Aeonmed) 医疗集团接管禾珥医疗(Heyer Medical AG)

来自北京的谊安(Aeonmed)医疗集团接管了饱受打击的普法尔茨医疗制造商禾珥医疗(Heyer Medical AG)。禾珥医疗在2018年已经陷入困境,并且正在寻找一个强大的合作伙伴。随着北京谊安(Aeonmed)医疗集团对其的收购,必要的企业重组现已成功完成。 禾珥医疗(Heyer Medical AG)是一家传统的医疗设备制造商,专注于麻醉和呼吸器。其产品已在全球80个国家销售,该公司在EMEA地区,亚太地区和美国都设有代理商。而总部位于北京的谊安(Aeonmed)医疗集团自2001年成立以来,已经成为手术室设备的领先制造商之一,并且像禾珥医疗(Heyer Medical AG)一样活跃于麻醉和呼吸器制造领域。凭借在研发方面的大力投资,该集团及其产品已成为全球领先的供应商之一。目前谊安(Aeonmed)医疗集团的产品资料册在全球130多个国家都可以获得。 在重组过程的框架内,谊安(Aeonmed)医疗集团将接管禾珥医疗(Heyer Medical AG)是早就很明了的事,但复杂交易的实施持续到了2020年3月。 收购案由奥睿律师事务所(Orrick)为谊安(Aeonmed)医疗集团提供了咨询。它是侧重德中交易并购支持方面的领先公司之一。

潍柴动力收购德国ARADEX

潍柴动力位于山东省潍坊市,该公司始终致力于研发发动机以及汽车零部件。此次潍柴动力与德国ARADEX的合作为实现“2030年新能源业务要引领全世界行业发展”战略目标奠定了先进的产品技术基础,也对潍柴动力发展史具有里程牌的意义。

电子杂志新期刊

您随即便可在新一期的电子杂志中阅读所有当前文章: 在本次的封面故事《买家时刻》中,我们分析了令人担忧的收购潮并未出现的原因。 其一,德国再次收紧投资监管。托马斯·魏德利希(Thomas Weidlich)深入分析新法规,并列举了制定日益宽松,注释却越发严格的法规对德国经济的后果。 相反,收购中国公司的法规依旧未变。如果您作为中国集团的德国子公司不被允许在中国收购公司,那么您必须了解如何获得帮助:特思通集团收购安徽中鼎胶管制品有限公司 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中国的人事状况就有其特殊之处。邱少荣和克里斯蒂娜·霍巴赫(Kristine Horbach)在他们的文章《针对危机需求的新招聘方法》中提到了需要对此多加留意的地方。此外,塞巴斯蒂安·温德克(Sebastian Wiendieck)还补充了在新冠危机期间中国的劳动权的相关知识。 隐藏在当前危机的一个机会很有可能是更快地转型成现代在线交流模式。在专家访谈中,总编辑Georg von Stein与中国专家们就新冠危机中的商业交流进行了探讨。 即使与新冠肺炎无关也始终最前沿的话题:并购后重组。德国破产法在此处为中国投资者埋下了一些不容小觑的陷阱。倪思昊博士(Nils Krause)和Mirjam Rüve博士将告诉您在紧急情况下最重要的事情。 愿您读有所享,品有所悟! 您还可以在我们的商店中轻松订购或订阅您的个人杂志。

大众联手小牛

大众集团计划将与中国初创企业小牛共同打造电动滑板车和踏板车。 大众正从各层面落实其电动化转型战略。早在三月份,他们就与中国生产各类电动摩托车和滑板车的初创公司小牛签署合作协议。
Pipette adding fluid to one of several test tubes

复星医药参股BioNTech

“在我们看来,此次合作是全球共同努力开发信使RNA(mRNA)疫苗、预防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的重要一步。复星医药提供了有关药物开发方面的深入知识和庞大的中国医药市场网络。”BioNTech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Ugur Sahin教授如此说道。

ANZE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