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ische Käufer bleiben zu Hause

2020年年中报表:宅家的中国买家

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与荣鼎咨询确定,2020年前五个月内的中国境外并购活动与往年相比明显下降许多。 已公布的并购交易数量从2016年至2018年高峰期的每月约90宗下降至2020年一月至五月的每月近30宗。与2019年同期相比,中国的境外并购交易数量下降了71%,交易金额下降了88%。 中国境外投资的下跌是一种全球现象。2020年迄今公布的所有中国公司的海外收购交易量大致相当于2016年海航集团对希尔顿全球控股公司的投资(即65亿美元)。亚洲的交易量下降了65%,而欧洲的交易量从195亿美元下降了93%至14亿美元,此时,北美的交易量也从60亿美元下降了89%至7亿美元。 与繁荣时期相比,中国投资者在海外的初始地位已完全改变了。关键原因包括公司债务增加,更严格的资本往来管制和国际贸易限制。此外,欧美国家对外商投资的管制也让要求越来越高。 低需求,高门槛 尽管如所说的那样,外国投资在下降中,但各国政府仍收紧了对外商直接投资的管控。这与G20峰会中签署的谅解备忘录相背,并未做到在新冠疫情期间促进外商直接投资和国际贸易。例如,欧盟于2020年3月更新了外商直接投资筛选指南,呼吁成员国支持欧洲公共安全。这旨在保护医疗保健行业的公司和重要资产免受外国收购。 许多国家和欧盟限制外商投资 德国扩大了对医疗保健行业外商投资的外贸管制程序。英国、瑞典、新西兰和波兰也宣布了筛查立法的计划。 而在欧盟方面,欧盟委员会最近发布了有关新监管手段的提案。其中包括对非欧盟成员国的公司用国家补贴进行收购的申报义务。因此,委员会将能首先对这些公司进行审核。如果欧盟内部市场出现竞争失衡,委员会应该就能颁布条例。 中国公司的收购 然而,对中国在国外的境外并购活动的关注不应掩盖一个事实,即在过去的18个月中,欧美公司的在华收购一直保持相对稳定。例如,2020年前五个月,外国公司对中国公司的收购总额为90亿美元。从而,外国公司收购中国公司的数量和价值数十年来首次超过中国境外收购数量和价值。
Thyssenkrupp veräußert E-Mobilitätssparte

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出售电动汽车部门

JHEECO是中国汽车供应商万得汽车集团(Wonder Auto Group)的全资子公司,并且是为汽车行业提供电子产品的领先制造商之一,尤其是在交流发电机和起动机领域。这个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现在是该领域在中国的市场领导者。目前该公司并购了蒂森克虏伯公司的电动汽车部门。 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几年前建立了“ 电动出行能力中心”,其主要目标是增强自己在电动汽车领域的能力,并满足汽车行业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该公司位于列支敦士登,主要在列支敦士登和匈牙利设有研发基地。但是,重要的工业产权始终归德国母公司所有。 在资产交易过程中,蒂森克虏伯将其与电动汽车部门一起出售给了JHEECO。这部分相应的资产以及专利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已经被蒂森克虏伯股份公司(Thyssenkrupp AG)分离出去。之后,它们被转移到一个由JHEECO全资拥有并在瑞士新建立的公司中。 虽然所有权结构有所变化,但职员安排几乎不会改变。 关于交易额,合作伙伴迄今对此保持沉默。该合同于今年一月签订,但是新冠大流行的爆发使得交易的完成被大大推迟了。 在此交易中,中方的收购由国际律师事务所金杜律师事务所(King & Wood Mallesons,KWM)的法兰克福律师团队提供咨询服务。
Mercedes-Benz erwirbt Anteile an Farasis

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入股孚能科技(Farasis)

自2019年以来,这家斯图加特的汽车制造商与这家中国电池制造商一直在可持续发展伙伴关系的框架内合作。在先前的协议中,他们共同制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电池。为了进一步加强合作,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现在收购了孚能科技公司(Farasis)3%的股份,并参与孚能科技(Farasis)的新股发行。对于这种交易所需的百万金额量还没有确切报道。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和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董事会成员,负责戴姆勒集团研究并担任梅赛德斯-奔驰汽车公司首席运营官的Markus Schäfer将获得孚能科技(Farasis)监事会的一个席位。该协议还包括一些附加条款,这将使得孚能科技(Farasis)尽早成为下一代EQ电动模型的供应商。当然,这还需要满足许多未详细解释的前提条件。 孚能科技(赣州)股份有限公司在全球约有3500名员工,专门从事锂离子电池技术的开发和制造。在中国,生产在赣州和镇江两个地点进行,国际生产地点正在计划和建设中。 这也包括坐落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比特费尔德-沃尔芬的工厂,该工厂计划至少有600个工作岗位,预计将于2022年底开始运营。该工厂将由新成立的子公司Farasis Energy Europe运营,该公司将为新工厂投资超过6亿欧元。 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入股也因此将为该电池制造商进一步扩大其生产能力的规划安全性提供保障。 到2039年的宏伟目标 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对孚能科技(Farasis)股份的收购,不仅仅是为了更加紧密地绑定战略合作伙伴,更是在实现2019年宣布的“ 2039愿景”计划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这家汽车制造商在该计划中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到2039年将完全实现二氧化碳中和。这既是生产目标也是整个新车队的目标。合作伙伴和供应商还必须承诺尽可能环保的进行生产。因此,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孚能(Farasis)工厂将相应地从一开始就努力实现碳中和。
Symbolbild Chinas erstes Zivilgesetzbuch

聚焦中国首部民法典

总体来看,《民法典》将私法编成法典,调整的是个人之间的关系,基本上涵盖了公民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关于人身权和财产权、婚姻、继承、侵权和合同的法律规定。《民法典》的重要性也体现在公众对立法过程的积极参与,其公布的草案征集到约900,000条公众意见。 《民法典》将现有单独民事法律规范,例如《物权法》、《合同法》等,编订纂修成统一的法律文件。因此,《民法典》的主要影响在于建立了一套完整且合乎逻辑的民法体系,从而减少了1986年至2009年间颁布的单行民事法律之间的不一致。 民法典简史 中国共产党于1997年确立了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但其民事相关的法律制度建设可以追溯至新中国成立之后。当时,建立市场经济迫切需要民事法律,而制定民法典在短期内被认为是不现实的。因此,中国遵循循序渐进的立法模式,制定了深受德国民法典影响的单行民事法律。该进程始于《婚姻法》(1980年),随后是《继承法》(1985年)、《民法通则》(1986年)、《收养法》(1991年)、《担保法》(1995年)、《合同法》(1999年)、《物权法》(2007年)和《侵权责任法》(2009年)。 2014年,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编纂民法典。在“两步走”的编撰思路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首先于2017年通过了《民法总则》。随后两年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各分编草案进行了整体审议和拆分审议。2019年12月,由民法总则和各分编草案合并形成的民法典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最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2020年5月通过了《民法典》。 实施细则 自2021年1月1日起,《民法典》将废止现有单行民事法律,届时包含大量规范的众多实施细则也将废止。如果没有这样的实施细则,那么在很大程度上充斥着模糊措辞的《民法典》将缺乏规范。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度司法解释立项计划表明,其将在2020年底前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以进一步澄清未解决的问题。 《民法典》概览 《民法典》包括总则、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侵权责任七编。本文将重点探讨《民法典》对商业活动的重大影响,因此,人格权、婚姻家庭和继承编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之内。 此外,由于篇幅限制,作者无法深入探讨所有(经修订)段落,而仅能就与商业活动有关的最重要的创新进行探讨。 对商业活动的影响 物权 物权编主要以2007年《物权法》为基础,论述了人对物(即动产或不动产)享有的绝对权利,如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即抵押权、留置权等)。 物权编带来最实质性的变化涉及用益物权: 用益物权:《民法典》第367条引入了居住权,与承租人基于租赁合同享有的合同权利相比,居住权具有绝对性质。相较于公寓房屋所有者和第三方,强化了对于居住权人的保护。 合同 合同编主要以1999年《合同法》为基础,共526条,是《民法典》中最全面的一编。本编由三个分编组成:通则、典型合同、准合同。其中,《民法典》规定了十九种有名合同,相较于原《合同法》,增加了保证合同、保理合同、物业服务合同以及合伙合同。 合同编带来较大变化的规定涉及合同的解除: 持续性义务的终止权:对于涉及一方持续性义务的不定期合同,第563条规定了双方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对方后解除合同的权利;但是,双方可在基础合同中就该解除权达成一致的范围尚需司法解释界定。 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编主要以现行2009年《侵权责任法》为基础编制,该编规定了侵犯民事权利(“侵权”)面临的民事责任。 《民法典》最后一编中值得注意的一项创新是下述有关环境侵权的条款: 环境污染侵权责任:在产品责任或知识产权侵权等特殊领域中,现有侵权法已将对侵犯民事权利行为的所谓“惩罚性赔偿”引入中国侵权法。一般而言,侵权法的主要功能是补偿受害方,因此,在这种“补偿性赔偿”之外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则被视为例外。除现有的惩罚性赔偿外,《民法典》第1232条还规定了故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严重后果情况下的惩罚性赔偿。 结论 《民法典》是中国法治建设的里程碑,其规范财产权、合同、人身权、家庭、婚姻继承和侵权,涵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作为广泛而统一的汇编法典外,《民法典》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现有单行民事法律的归并。 由于《民法典》各段的措辞晦涩,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计划将制定并颁布相关司法解释。因此,中国《民法典》的实际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司法解释和后续的实施细则。
Maxim Group kauft Klaus korte Etiketten GmbH

美声集团收购Klaus Korte Etiketten

自1962年以来,Klaus Korte GmbH&Co. KG一直专注于为德国市场生产定制标牌以及提供标识解决方案。该北威州的标牌制造商希望此次通过与美声商标及包装集团的合并打入亚洲地区和其它国际市场。此外, Klaus Kort有限公司可借助美声集团的产品扩大现有的服务范围。新范围包括高技术含量的RFID解决方案。通过这一技术可实现无形、无接触、全自动地进行产品识别。 成立于1973年,总部位于上海的美声集团已经在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设有站点。收购Klaus Korte有限公司同时也可以扩大其全球生产力。除了Korte特别感兴趣的RFID解决方案外,该集团还生产价格牌和自己的标签。但到目前为止,其商业重心更多在热转印标上,而非Klaus Korte 有限公司的织标。因此,此次合并也产生了新的协同效应。包装行业的解决方案也完善了这家中国集团的服务。 收购之前,还从2019年底开始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试运行,以测试两家合作企业是否合拍并能提前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在试运行圆满结束后才由位于伦敦附近的布伦特福德的美声集团进行了正式收购。 Klaus Korte有限公司的美声集团收购事宜的顾问是杜塞尔多夫并购咨询公司Mayland AG。
Semicon China in Shanghai

上海博览中心再次开放

在上海举行的Semicon China贸易展览是全球半导体行业最重要的活动之一,也是中国首次再度于线下举行的大型博览会。自新冠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所有博览会或展会都被取消或者改为线上举办。例如,作为中国最大的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的著名的广交会于今年春季在线上举行。与慕尼黑博览集团(Messe München)合作组织的半导体展也将采取这种措施于六月举行,而非三月。此外,同样由慕尼黑博览集团组织的慕尼黑上海电子展和慕尼黑上海电子生产设备展本应如往年一样与半导体展同期举行,但如今却被分开并于下个周末举行。这种划分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对展客进行分流。 从6月27日至29日,将有1000多家参展商在上海Semicon China展会上展示半导体产业的整个价值链。交易会将于约8万平方米的上海浦东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与往年不同,今年国际性贸易展的参观者主要来自中国。主要原因仍是对外国人的入境限制:2020年3月28日之前签发的所有签证均无效,并且自3月29日起,仅在特殊情况下才向外交官和专家签发签证。 销量下跌,依旧乐观 如同大多数行业,今年对半导体行业而言预计也是艰难的一年,销售额下降的一年。早在新冠危机爆发之前,行业协会SEMI就预计,相比2019年,销售额将至少下降5%。而新冠肺炎应将造成更糟糕的结果。但中期前景却更加乐观些。业界预计来年的增长率将超过20%。这相当于将创造670亿美元以上的新销售记录。
TZTEK Technology kauft MueTec

天准科技收购MueTec

天准科技以约2500万欧元(约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慕尼黑公司MueTec Automated Microscopy and Messtechnik GmbH。这笔收购额包括了为MueTec偿还约680万欧元的债务(约合人民币5,400万元)。这家于1991年在慕尼黑成立的公司的卖房是其大股东Deutsche Effecten und Wechselbeteiligungs AG以及持有该公司8%的管理合伙人Ralph Detert。 天准的欧洲子公司SLSS Europe GmbH将此次收购分两步进行。一旦获得中国政府对境外直接投资(ODI)的批准,SLSS将先收购MueTec 24.9%的股份。然后便等待联邦经济部的批准,如果其同意并出具了所需的“无异议证明”,则将接管公司剩余的75.1%的股份。这笔交易预计将在本财政年度内进行。 MueTec是半导体行业内检验和计量领域的专家。这家慕尼黑公司去年净利润为62.2万欧元,营业额约为600万欧元。而天准主要专注于人工智能和工业视觉系统领域,计划通过此次收购提升其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 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去年已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科创板上市。在天准科技宣布收购MueTec的当天,该股份受收购影响在上午下跌了17%之多,在收盘时总计上涨了11%多。中国其他证券交易所允许股票交易价格每日的涨跌幅不超过10%,而科创板以美国技术交易所纳斯达克为蓝本,每日的涨跌幅均为20%。
VW Concept Car

大众汽车为电动化转型而确保电池供应

长期以来,大众汽车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来提供电池,这是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公司在电动化转型中所需要的。现在,这家汽车制造商已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一月份传出谣言后,大众汽车现在已经确认了其对国轩高科(Gotion High Tech)投资的计划。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公司将收购这家来自合肥(安徽)的公司约26%的股份。为此,他们向这家又称为国轩(Guoxuan)的电池制造商支付了约10亿欧元(约合80亿人民币)。这不仅使大众成为国轩高科(Gotion High Tech)的最大股东,并且也成为首家直接投资中国电池制造商的外国公司。该交易有望在年底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电动汽车领域正在迅速成长”,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就这宗交易强调指出,“凭借我们对国轩(Gotion)的战略入股,我们也在积极推动中国电池的发展。” 目前,国轩(Gotion)正在为了让自己有资格成为大众的电池供应商而通过认证过程。完成该操作后,国轩电池就可以被安装在基于模块化电动平台(MEB)的所有汽车中。 电动化转型的基础 这次入股对大众汽车来说是非常正确的时机。 一方面,它精准地配合了其对江淮汽车公司(JAC Motors)的投资以及在与江淮汽车合资公司中对大众汽车股份的扩大。而另一方面,分析师对大众汽车极具攻击性和野心的战略持怀疑态度。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将来完全依靠电力驱动器并在驱动器问题中拒绝技术开放的计划,似乎过于有野心了。迄今为止,大众汽车缺乏电池使用的足够保障,而这是现在向电动汽车进行电动化转型的核心。 宝马汽车(BMW)等竞争对手已经与电池制造商达成了广泛的协议,或者直接投资了锂电池生产商,例如比亚迪(BYD)。沃尔夫斯堡这家公司还缺乏这样的消息。随着现在对国轩(Gotion)投资的敲定,大众汽车在其战略方向上填补了这个空白。
VW Logo

大众接管

这家总部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公司早就立下目标,要与其竞争对手宝马并驾齐驱,并获得其中国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目前,至少与江淮汽车集团(JAC Motors)共同运营的江淮大众汽车公司的相关计划正在落实中。大众希望增持该合资企业75%的股份,并掌握江淮大众汽车的管理权。 据江淮汽车称,大众汽车将通过增资提高其合资企业的股份,以45亿元人民币(约5.6亿欧元)的价格认购新发行的股份,从而持有合资公司75%的股份。江淮汽车又将认购价值8.4亿元人民币(约合1.05亿欧元)的新股。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从20亿元增加到74亿元人民币。自中国发改委于2018年取消了汽车制造业的外资股比限制后,大众汽车成为了除宝马外持有最多合资企业股份的外国汽车制造商。此外,大众还计划投资其中国合作伙伴并收购其50%的股份。为此,沃尔夫斯堡计划再准备5亿欧元。两项交易还需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但这应不成问题。 专注电动交通 大众计划与江淮大众汽车继续专注于生产电动汽车。目前已设计了五种新车型,在2025年之前,每年将能生产25万辆汽车,目标销售额为300亿元人民币(约37.5亿欧元)。到2029年,产量将逐步增加至40万辆,届时预计销售额可达到500亿人民币左右。为了实现这些宏伟目标,大众计划投资至少10亿欧元(约合80亿元人民币)。为此还将在安徽合肥建设新工厂。 然而,到目前为止,下萨克森州在江淮大众一事上还是不走运的。相比起与一汽和上汽的合作,成立于2017年的江淮大众作为大众汽车在中国成立的三家合资企业中最年轻的一家,迄今仍毫无收益。在过去两年中,江淮大众汽车累计亏损6.3亿元,2019年的营业利润仅为2.2亿元人民币。大众接管江淮大众以及投资江淮是短时间内在中国的第二次行动。就在几天前,这家汽车制造商才宣布投资中国电池制造商国轩。
Boehringer Ingelheim Webseite auf Smartphone

肺部药物及实验室开放经第二次批准于七月实行

这家位于莱茵河畔英格海姆(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制药公司于6月8日在微信频道上宣布,Ofev已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第二批批准。在此之前该药物仅获得批准用于治疗肺纤维化,现在也可以用于治疗由系统性硬化症引起的间质性肺疾病。 这使得Ofev成为中国治疗此类疾病的首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药物。 系统性硬化症是一种非常罕见但可能致命的疾病,目前无法治愈,只能尽量延迟其病程的发展。该病大约四分之一的患者,其肺功能会在确诊后的三年内显著下降。Ofev大大减缓了这种下降。经批准,治疗费用预计将由中国的医保公司承担。这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因为这种药物非常昂贵:在中国,每半个月的剂量,30片含150毫克有效成分的药物,其价格为11200元人民币(约1400欧元)。 不久前该药物在美国和日本获得了第三次许可,用于治疗慢性纤维化肺病。 为此勃林格公司(Boehringer)在去年12月也同样申请了在中国的批准。而且,他们还和中国相关机构一起研究该药的其他使用可能性。 上海的新实验室 总之,中国对于这家德国制药公司而言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也体现在计划于7月在上海开设的第二家BI X实验室。 “数字实验室”的概念旨在利用数字创新来扩展和加速针对人类以及动物的治疗方案的发展。该公司的观点认为,东西方的数字格局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 因此,在上海开设新实验室是顺理成章的一步,可以更好地认识到并满足中国患者和客户的需求。 位于上海的实验室将与2017年在英格海姆总部成立的首家BI X实验室紧密合作。同时,他们还希望加强外部伙伴关系以及与本地创业公司的合作。到目前为止,勃林格公司(Boehringer)已向新实验室投资300万欧元,首先为“数字人才”创造20个工作岗位。

在华布局充电桩

昨日(6月3日),即本周三,宝马(中国)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国网电动汽车在上海签署了合作协议,旨在进一步扩建中国的电动汽车充电网络。宝马将通过合作接入国网高速公路快充网络,拓广其充电基础设施分布。现有的充电桩规模将一举实现翻倍,提升至27万根,其中包括8万根直流快充电桩。宝马和国家电网电动汽车合作运营的充电网络将覆盖5万公里左右的高速公路。通过此次合作,宝马还成为了国有企业合作伙伴中首家全球汽车制造商。 两家公司还计划在研发方面紧密合作,共同探索各式各样的充电领域前瞻技术,制定大功率充电技术标准,研究车-桩-网互动技术。宝马希望能将纯电动车充满电的时间控制在10-20分钟内。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还希望为客户提供“数字化一站式充电体验”。 宝马用户将能通过宝马云应用程序进行搜索充电桩,监控充电过程以及付款等操作。因此,该巴伐利亚汽车制造商希望进一步个性化这些服务,从而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产品,以满足其各自需求。与网络服务提供商腾讯的成功合作正为这些计划奠定了基础。 斥资数十亿美元的研发 根据协议,国家电网电动汽车将在今年内再建设7.8万根充电桩,从而确保中国公路网的充电桩覆盖范围更大更广。宝马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乐表示,宝马计划在2025年前共投资300亿欧元以上进行研发。迄今为止,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公司已交付了约50万辆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他们预计该数字到明年年底能够翻倍。而宝马与国家电网电动汽车之间的合作使中国现有的充电站规模翻了一番,这是实现目标道路上的重要一步。

迈科珍生物技术获380万美元A轮融资

工业污染和工业化农作物产量导致食物中含有重金属已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稻米、小麦、可可和绿叶菜会吸收这些重金属残留物,并通过食物在人体中不断累积。摄入重金属的会引发中毒和致癌,尤其对婴幼儿影响很大。多达95%的婴儿食品中含有有毒重金属。迈科珍生物技术有限公司(MicroGen Biotech)的微生物组技术能够阻止农作物吸收重金属,从而提高食品安全性。 迈科珍生物技术:在华进行大规模田间试验 迈科珍生物技术目前已从A轮融资中筹集了350万美元。“此次融资对于我们在北美和欧洲施展抱负至关重要。”创始人刘雪梅(Xuemei Germaine)博士说到。该公司如今有能力加强团队建设,扩大生产力度并加大对新技术和产品开发的投资。 此轮融资由Fulcrum Global Capital领投,The Yield Lab Europe参投。拜耳作物科学美国分公司(Bayer CropScience USA)前首席执行官比尔·巴克纳(Bill Buckner)也加入了迈科珍的咨询委员会。 仅在中国,就有19.4%的耕地含有污染物。因此,中国计划通过“食品安全和土壤清洁”项目减少重金属。在面积超过8万平方米的试验田进行试验之后,迈科珍生物技术已在中国农业部注册了两种产品,目前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其产品。 应用于土壤修复 迈科珍的EcoPiling技术还可通过分解煤和油的残留物而达到修复土壤的作用。它已被用于爱尔兰最大的生物修复项目中清除油污,并得到了中国环境部的认可。迈科珍宣布已成功清理了中国第二大油田的油污土壤。 迈科珍生物技术由刘雪梅博士于2012年在爱尔兰卡洛理工学院成立。该公司总部位于爱尔兰卡洛,在中国山东省设有子公司。   该文献由goingpublic.de提供。 (来源仅有德语界面。)

ANZEIGE